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DA|太和】那个人

#八神光视角
#总觉得把小光写成病娇了……病娇的兄控好可怕(抖
#阿和并没有出现所以……想看俩人腻乎的可以点叉叉了ojz

#OOC突破天际
#私设有







 >>


八神光有一个哥哥。

她的哥哥和其他的邻家男生不一样,他温柔又坚强,而且不调皮捣蛋,从未做过出格的事,更不会幼稚地欺负喜欢的女孩子。


不过说实在的,八神光认识他这么多年,也没发现他的哥哥有喜欢哪个人的迹象。


在人生的前八年,八神光几乎天天都能见到八神太一。


父母担心年幼的她无法照顾好自己,便让他们住在同一个房间,只要她想,只需敲敲床柱或者小声唤声哥哥,八神太一的脑袋就会从上铺探出来,眨巴着深褐色的大眼睛看着她,问她怎么了。



 
但这些都在那一天发生了些许改变。

小学二年级的暑假,她生了场病,凑巧在夏令营的第一天早上开始发热。本来,这是她第一次和哥哥去夏令营,在前几天八神太一还颇为兴奋地从柜子深处翻出心爱的单筒望远镜,向妹妹介绍其使用方法,脸上满是兴奋。那种表情,她只在他球赛获胜或是从妈妈那里收到喜欢的礼物时看到过。

可是这一切,都因这该死的感冒病毒而泡汤。

八神光被妈妈塞进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露在外面,她吸了吸鼻子,小脸红红的。

“小光,”八神太一从门边探出半个脑袋,走到床边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皱起眉毛,“你听妈妈的话,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就回来了。”

八神光小幅度地点点头,嘴唇抖了抖,想说些什么,可偏偏这时感冒药发挥了效力,她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眼皮重重的。



——下次一起……夏令营……



 


她做了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梦,梦里的她并没有生病,她背着小小的双肩包,牵着八神太一的手走到夏令营的集合地点,他向她介绍最好的朋友和队友,给她讲他们认识的经过和种种经历,直到一阵令人目眩的光侵袭了她的眼睛。

再醒来已是正午时,不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的,她想起那句未出口的话,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呢。

明年,后年,还是更后一年。

大概是睡得时间太长,她只觉得嗓子干干的,估量着烧退了不少,便光着脚丫从床上跳下来,打算去厨房倒杯热水。

结果看到了本不该在家的八神太一和久未见面的滚球兽。

“哥哥,你回来了?……滚球兽也一起回来了啊?”

八神太一倒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好像自己不应该认识滚球兽一样,明明一直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电视屏幕里的数码兽。

她并不清楚八神太一口中的“那边的世界”究竟为何物,不过用脑袋想想也能猜到一二。

八神光跪在沙发上和滚球兽玩着拍手游戏,沙发尾的太一眼神躲闪,像失忆似的跟她核对着今早才发生的事情。



“哥哥你才是,为什么你会在家?”

“这个嘛……因为我担心你啊。”


 
明明哥哥从来不会对自己说谎的。


八神太一穿的还是出门时的那身衣服,头上戴着他最爱的护目镜。

明明是不久前才告别,八神光却觉得,眼前这人温柔地摸着她额头的人和早上做着相同动作的人有哪里不同了。

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在她没有经历过的地方发生的。


“哥哥,你去了什么地方?”
“那边是有滚球兽的世界吧……”
“果然不是和大家去夏令营呢。”


八神光从小就很聪明,面对朝夕相处的哥哥,对方的一言一行全部都能读懂。

明明她只是想知道他去哪里了。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


八神光放下了和滚球兽击掌的手,抬起头安静地看着太一。

覆在额头上的手掌温热厚实,手心微微出汗,温柔地探着自己的体温。小时候就是这个手掌牵着她穿过马路,穿过街道,从刚会走路的小肉球一直走到现在。

直到她从他的嘴里听到了个并不熟悉的名字。



八神太一是个很招人喜欢的人,性格开朗又健谈,像个小太阳似的吸引了许多人,理所当然的也有很多朋友。

不过说到最好的,八神光只认识两个人。

泉光子郎和武之内空。

他们都是八神太一的同社团的好友,区别是前者低了他一年级,后者是同班。

八神太一带他们回家玩过很多次,多到连光都和两人熟的不行,偶尔在校园里碰见了还会聊会天。

三个人几乎算是从刚入学便认识了,一起长大的同时也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泉经常抱着这个年代不算常见的笔记本电脑来八神家,聊些男孩子间的话题顺便陪八神太一打打游戏;武之内则更喜欢抱着足球敲开八神家的门,两个人出去玩到日落才会回来,偶尔武之内还会一起吃顿晚饭。

八神光曾经在学校看过哥哥收到女孩子的礼物,每年的大小节日总会有或本命或义理的礼物塞进八神的置物柜,数量算不上多。可她也没见过哥哥对哪个女孩子特别留意过。

她也曾拿武之内和他开过玩笑,除了得到一颗微微脸红的八神番茄头外并无所获,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处在对这种事刚刚开始敏感的时期,上次有女生送他巧克力被自己撞见时也是这个样子,结结巴巴地说不上话。


“……对了,阿和他们说不定也回来了。”




那个人和八神太一同年级的男生,有着日本男孩所没有的浅色发色和淡蓝色瞳色,长得也很好看,偶尔还会在同班女生的口中听到他的名字。

但是他们应该不太熟才对。

可是八神光看着八神太一拔出电话,前两个都是耳朵都听出茧子的名字,第三个却是从未在八神家电话拨出过的号码。

石田大和。


后来她提议吃点东西,跳到桌子上的滚球兽兴奋地立起耳朵(其实我不知道那算手还是算耳朵……),嚷嚷着吃午饭。

八神太一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边说着等一下一边跑进厨房。他拉开冰箱门拿出几个鸡蛋,把它们一个个磕进碗里,再挑出细碎的鸡蛋壳,圆滚滚的蛋黄在蛋液里挤来挤去,最终化为平底锅里的蛋饼。

八神光趴在料理台上,看着他熟练地翻转着料理的样子,闻着从厨房传出来的熟鸡蛋的香气,即便因为生病没什么食欲,肚子也收到饥饿的错觉。

后来,八神光回忆到这段往事时还会打趣八神太一,说他是如今人们口中的暖男也不为过。当然,太一免不了又是一番难为情又有些得意的样子。


这是八神光第一次吃到他做的蛋包饭,以往他只会帮妈妈打打下手,捏点面相糟糕的饭团,以至于她迟迟不敢下筷。八神太一和滚球兽倒像是饿了好几天,狼吞虎咽地扒拉着碟子里的蛋包饭。



“好好吃……我都不知道哥哥会做这么好吃的料理……”

“在那边阿和教我的,我以前就做的不错嘛。”



女孩子总是要敏感一些,听到这话八神光咬着勺子微微一愣,男孩子间交流料理心得是她闻所未闻的。

就算哥哥再怎么喜欢交朋友,这也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她将盘子默默推给滚球兽,微笑着看着他们继续扫荡米饭。



后来,没过多长时间,八神光就认识了那个人。

她手里握着和其他七人相同的神圣计划,站在他们中间。

不再是被保护的那一方,而是和他们一起拯救世界。





而她依然安静地看着那个人和自己的哥哥站在队伍的最前端,手坚定地握在一起,将后背留给他们。


>>END

FT:
我又虎头蛇尾了……这个毛病太糟糕了我改不掉ojzzz
别问我为什么CP文里另一位男主角都没出现,我也不想的。
其实我是不想写得这么奇怪的,但是无印21集越看越微妙啊……方到不行……感到了小光隐隐的兄控箭头

……我写的这是个啥啊!!!!!!!!!

评论(15)
热度(54)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