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被吱暴揍(不是)反省过后来LOF也发一份!直男拍照水平不要批评我()
顺便樱花卡真是太好使了现在已经摆在我桌子上成为日常背景了_(:3_」∠)_

6 7

(划掉/)混更新(/划掉)
留个档_(:з)∠)_
其实一开始点的图就是这组,和群里的同好们一起爬的雨岚组的格子。
不过正因为是最开始点的,所以⋯⋯完成度挺低的只有脑袋x
格子都拼完了我也在这里发一下x

3 6

【KHR|山狱】男友力30题 - 2

#来除一下山芋田的草(蹲

 【1】在这里


11. 背影
 
狱寺隼人搞不太懂为什么总是有烦人的家伙来找自己的茬。
就像他不懂学校里叽叽喳喳的女生为什么一见他就和炸弹被点燃了一样失声尖叫。
 
“阿纲,下周的比赛地点离並盛不远,要不要来看看。”
“可、可以吗?太好了,狱寺君也一起去吧。”
“……”
银发少年难得没有回话,只是站在两位同伴的身后,头微微偏到一边。
“狱寺君,怎么了?”
“啊!十代目抱歉!”闻声他怔了一下,立马双手合十道起歉来,“我突然想起一些事,去去就来。”然后迈开步子向小巷走去。
“狱寺?”山本皱着眉头拉住了他的胳膊,理所当然地被甩开。
“啊还...

5 26

【KHR|山狱】男友力30题 - 1

收拾宿舍时翻到的手稿,距今已有两年……
说实在的要不是突然翻出来我都不记得它。
只有几题。

4.读心术

作为后续部队的彭格列岚守率领小队成员冲进硝烟弥漫的仓库时,看到的是昔日部下残破的肢体。
敌方BOSS被保护在紧急出口附近,几个干部的后方。
“可恶。”
他抽出腰间的匣子,另一只手刚刚抬起就被人压了下去。
不知何时赶来的男人站在他斜前方,低垂着头,细碎的额发挡住了他的眼睛。
“狱寺,”他说,“让我来。”

7.留有余温的外套

每当在无意中撞到碧洋琪晕倒后,再醒来的狱寺隼人身上总会披着一件外套。

黑白的棒球服。
並盛校徽。
XL号的标示。
胸口牛奶的污渍。
混杂了汗水的味道。

山本武的气息。

“棒球笨蛋你到底多长时间洗一次衣服!!!...

2 45

【KHR|山狱】 转身是你

#别吐槽题目我不会起名字……ojz

#有点赶进度

#ooc注意

#胃炎去死


>>

狱寺隼人从噩梦中惊醒是正值深夜,墙面挂钟上的指针刚刚转过数字2。

他在双人床一侧蜷缩起身子,一下又一下捣起胃口,试图减轻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这次的疼痛起因八成是晚上的宴会,和其他家族的结盟总免不了公式化而无趣的酒会,狱寺并不认为除了自己还有谁更适合挡在年轻的彭格列身前挡下杯盏,想想自家那几个没事就把公文抛给自己做的守护者,狱寺就隐隐觉得胃更痛。

事实上,在每年的彭格列自家年会上,狱寺隼人只能勉强排上十代守护者酒量的前三(当然,这种排名还是要在那个行踪不定的菠萝头不在的情况下),鬼知道为...

35

【KHR|山狱】 一明一灭一尺间

-短打


>>


转瞬即逝的光芒比恒久的黑暗更让人寂寞。


>>


狱寺隼人迷迷瞪瞪醒来时离下课还有十多分钟。


下午第一节课总是最容易打瞌睡的时候,总是板着一张臭脸的国文老师热得直用手背抹着汗,手臂撑在讲台上讲着狱寺最不感兴趣的国文,俳句的俳谐性听着他脑袋更迷糊。


自诩十代目最完美的左右手也抵御不了潮湿的暑气,他依旧趴在桌子上,没有坐起来的意思,白净的脸上留下红红的睡痕,连嘴角都沾着点亮晶晶的水渍。他...

4 20

【KHR|山狱】COLORATO -1

- 十年后 彭格列匣已毁的时间点 -


秋冬交替之时,并非是意大利的旅游旺季,但还是能在街上看到不少游客,他们虽没有欧洲人的深邃眼窝,也没有白皙通透的肌肤与浅色的瞳孔,但还是为这座城市添加了独特的异域风情。作为西西里岛上的第二大城市,卡塔尼亚的街头并不安静,不少背包客选择在这里度过最美好的假期,无论是意大利美食、还是葡萄酒、艺术和文化,再或者是古老的哥特尖顶,都能令他们驻足许久。

谁都不会注意到,在这座历经千年的火山小镇的一隅,正发生着一场黑手党火拼。


彭格列岚守最后一根香烟燃到了滤嘴时,刚刚躲过一轮的攻击。


右手拇指的D级雷戒发出清脆的响声,他...

6 15

【KHR|山狱】 像是采访的东西

因为家教复刻了,所以来个山狱夫夫的采访吧。

(推开竹寿司的门)
80:欢迎光临。(笑)
59(围着围裙站在门边):欢迎……喂,你这家伙不是来吃饭的吧!手里拿的什么!捏个寿司还有商业竞争么该死!给我出去!(炸)
80:嘛,狱寺别生气啊,总之先听听她是怎么说的吧。(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毛毛的)
 (于是说明了来由)
59:这种事情你不早说。(咋舌)
(……你也没给我机会说啊)
「在采访前我有个私人问题想问一下二位。」
80:是什么呢?
「二位是……同居中吗?」
59:吓?!!!混、混蛋你在说什么啊同、同同同居怎么可能啊!你这种笨蛋!笨蛋山本你不要笑了快解释!(混乱中)
80(似乎很开心没有想解释的样子,直到被...

12

【KHR|山狱】 夫夫日常三十问 -2

2. #搂着对方的腰帮他刮胡子#

狱寺迷迷糊糊移动到盥洗室,眯缝着眼睛把水龙头拧开,掬了一捧水洗了把脸,闭着眼摸索着毛巾的正确位置时,柔软的触感就已拍在了脸上。

“喂……别一声不响出现啊,很吓人的笨蛋。”接过毛巾抹掉脸上的水珠,狱寺瞪了眼镜子里自己身后高出自己一头的家伙。

傻笑着的山本没有回话,只是把头搭在狱寺左肩上,右手从后面绕过摸上恋人毛刺刺的下巴。

“隼人,不刮胡子吗?”歪头。

……你们知道一个二十多岁的大老爷们跟你卖萌是什么感觉吗。

简直恶心死人。

狱寺隼人皱着眉嫌弃地看着镜中打开电动剃须刀开关的山本武这么想着。

喂喂你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了就别傲娇了真是够了。...

9

【KHR|山狱】 醉浅春光

get到一篇不忍直视的黑历史


早春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樱花花香,其间夹杂着春雨过后特有的湿气。万物欣欣向荣。
甚至连笨蛋——也是如此。

刚想到这里狱寺却一不小心被指间的纤长香烟烫了一个激灵,习惯性地看向教室中被众多女生所簇拥着的山本武,却又不屑地扭回头看起窗外的风景来。

四月是樱花盛开的季节,细碎的花瓣如暴雨般倾泄而下,落得一操场的粉色。

常年精力充沛的委员长正肆意地咬杀着幼小的草食动物。

「哈咿?云云云云云云雀学长我——」

等、等等,好象不是一般的草食动物……

是十代目?!可恶的鸟王。

于是头也不回、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

「诶?狱——」

「山本君?嗯……山本君比较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子呢?」

「啊,这个……」...

11
 
1 / 3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