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SD|腐向】伤疤与飞机头与渔具与小光头(不是光头好吗快给山王高中道歉)

闷太和时手痒的片段,01&03洋三,02无,04泽仙。
没啥联系。
(如果有一天)把段子连成文就删。

01
广岛的天还是一望无际的蓝,水户洋平将额头靠在医院走廊的玻璃上,安静地合上眼睛。
夏天结束了。

他不愿去想今天对战爱和会是怎样的一副惨状,但是无论如何他也要拼上命拉住樱木不要让他一路跑过去。

他揉了揉干涩的眼眶,抹掉记忆中虚脱瘫倒在木地板上的的高大身影。

02
停课几天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只是几天不能趴在篮球馆窗户上嘲笑樱木又一次漏球有点令人遗憾。
他将小钢珠推入柏青哥机器里,咣当的声音让他想起篮球拍打在球场的清脆响声。

03
自从国中时将额发推至脑后,水户洋平见过不少蠢家伙,闹哄哄地扑上来再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也有的是,眼泪鼻涕和嘴角的鲜血哗啦啦一起留下来惨的不得了。
可他还从未见过那么蠢的人。
被比自己低了两年的学弟胖揍一顿后,依旧昂着头不愿发誓再也不踏足篮球馆。
明亮的蓝色眼睛从略长的头发中露了出来,水户洋平从里面看到了皱眉的自己,以及其他的,他暂时无法深究的晦暗记忆。

真是个白痴。
水户洋平将灌满小钢珠的饮料瓶用力敲在眼前的栏杆上,力量太大震得他手掌略麻,可他还是挂着笑注视着比赛中的球场。
球场上背负着红色14的大男孩轻轻将球推出手,橙红的球还未接触篮筐他便扬起嘴角,背冲着观众席抬起了手臂,磨出老茧的手指比出一的姿态。

04
泽北荣治抱着背包靠在球架下睡得昏昏沉沉,深色的运动外套里是浸满汗水的白色运动服,黏糊糊的触感让他不适地皱了皱眉,即便是睡梦中也能感到头顶传来一阵阵瘙痒的感觉。
还没睡醒的他不耐烦地晃了晃手臂,想挥走恼人的飞虫。可是这次的小虫子要执着得多,骚扰的地方从光溜溜的头顶划到泽北肉肉的脸颊,漏出轻笑的那一刻,上一秒还点着头打着瞌睡的泽北下一秒就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珠子。
始作俑者笑眯眯地戳了戳泽北的脸,平日被发胶打理得一丝不苟的竖发有几缕因为汗水垂了下来。
仙道彰呼着运动后的热气蹲下身来,像是不高兴地撇撇嘴。
“北泽君原来在这里偷偷睡觉呢。”
可眼角的笑意连滚到一边的篮球都能看得出。

背包也可怜兮兮地被主人丢在了地上,户外球场的塑胶场地上投出两个高大男孩蹲在地上的影子。


评论
热度(2)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