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SD|泽仙】站台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听我解释我不是泽仙党我是洋三啊!!!!!我为什么会写泽仙的!!!!一个月前我还连听都没听过这个CP啊!!!
顺便要聊这个CP请不要找我请找这位→@青阳葬仪师 
没有她(的懒)就没这篇OOC的文。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OOC了的文。
邪教还挺好吃的……(小声)
我是洋三啊!!洋三!!!(重要的话说三遍)

>>
“北泽君。”
仙道彰站在神奈川车站的站台上,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拉住泽北的篮球袋。
一只脚刚踏进车厢的泽北荣志带着疑问转过身子,要知道这家伙可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指望他在告别时拉住自己可比在他钓鱼时约他one on one还难。
“怎么了?”他眨了眨眼睛问。
这趟从神奈川开往秋田的列车是一天中的最后一班,泽北不太想错过末班车,毕竟为了每周例行一次的神奈川一游,他钱包里的钱一直不多。
下午五点的阳光不算太温暖也不算明亮,照在仙道的身上像是拢了一层珠光,他歪了歪他的刺刺头,敛起清闲的眉眼,用泽北只在他钓鱼或是一对一时才看得到的眼神盯着他。
泽北突然仙道猜到要说什么了。
就像他懒得纠正仙道从中学时代时代起就记错的名字,就像他明知高中二年级的仙道早已把姓氏顺序记得清清楚楚却不说出来一样。
他难得不好意思低下头,手搭在鸭舌帽檐上。
“北泽君。”

可仙道明显不会让他躲避自己,于是他微微弯下身子笑眯眯地看着泽北。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真是犯规啊。
果然不能指望他说那种话。

泽北垂下眼帘叹着气摘下帽子,把帽子扣在了抛出罚球的仙道的头上。
没法熄掉神奈川王牌球员的气焰,最起码也要让你今天的发胶瘪下去,仙道。

泽北走进车厢,在车站的警示铃中人生中第一次叫出仙道的名字。
“你不也是吗,彰。”
然后他就看到了自他认识仙道以来最好看的表情。
那是比他在翘了球队训练时钓到了鲫鱼、从他自己手中抢断三分球时,还令人难以忘怀的骄傲笑容。

没在意突然红起来的眼角,泽北不顾车厢里其他人,在玻璃门合在一起前扒着窗户。
“下周记得来秋田还我帽子啊。”

在缓慢移动起来的视角中,泽北看到仙道揉了揉被压塌的头发,又一次皱着眉笑了起来。

这小子不会是在心疼车票钱吧。
泽北擦掉总是动不动就跑出来的眼泪。

要不要说服教练和陵南打一场友谊赛呢。

>>>>END

……我为什么要在赶稿的时候写泽仙啊……

评论(2)
热度(2)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