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头D|启拓】瞬华





>>
这一年的WRC总积分公布的那天,高桥启介正坐在杂志社的镜头前百无聊赖地接受着化妆师的摆弄,这次受邀拍摄封面及接受采访也照样是从他满当当的赛程里挤出来的,要不是经纪人百般劝说,他更愿意缩在被窝里懒懒散散地浪费一天。
口袋里的手机此刻发出“叮”的提示音,他滑开界面点开了推特,刷了一会儿,果不其然看到了A7组领奖台上的熟悉面孔。

“又赢了啊。”
连他自己都没发觉嘴角挑起的弧度,惹得看了小半天冷脸的年轻的化妆师都呆了呆,连带着捏着金黄色发梢的手都顿了几秒。

>>
就算在职业赛场上打拼了数年,藤原拓海依旧不太适应举起奖杯后撒满一身的香槟,大概是因为自身酒量就不好的缘故,每当芬香的液体顺着脖颈流进印满赞助商Logo的比赛服里,总会让他有种微醉的错觉。

也正是因此,在藤原拓海至今为止的人生中,喝醉的情况屈指可数。

第一次醉酒是在完成了project D的庆功宴上,不过与其说是庆功宴其实不过是年轻人们在赤城湖边的野外烧烤。年轻的车手们举着杯子或是聊着这些日子来的艰辛与汗水,或是聊起某个山上车技了得的对手。玻璃杯不断碰撞后的白色啤酒沫沿着杯壁流下,啪嗒啪嗒地在草地上湿了一片。
期间也许还有其他的微咸液体混杂着一起落在草地。

刚磨砺出些许棱角的下坡王牌喝的脸红彤彤的,摇晃着身形踉跄地走到高桥兄弟俩跟前,初次醉酒的他晕晕乎乎地走漏了新车的秘密,惹得Double Ace的另一位也醉醺醺地嚷嚷着一决高下。

那时候自己说了什么呢……
在闪光灯前举着沉甸甸的奖杯的年度冠军一如既往眼神飘忽,大概是神游回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

那个AE101引擎声仿佛还留在耳旁的夏天。

>>
驾驶着爱车回赤城山散心时已经是黄昏了,这个时间的游人多是在山脚的赤城公园,没多少会顶着嗖嗖冷风跑上山。
除了此时此刻的高桥启介。

要是几年前的话他来这里只会为了一件事,那就是开着金丝雀色的FD跑遍赤城的每个角落。
而不是——抽着烟看着日落后呼啸上山的车队——就像现在这样。

这些年来也有认出高桥启介与FD的后辈,不过大概是高桥启介自带气场,迷弟中没几个敢凑上前搭话,不过他也无所谓,毕竟他并不是在意这几句赞美的人。
偶尔也能从年轻车手的口中听到几句想当年的事迹,D计划的网页如今还安静地躺在互联网上,曾经的两大王牌也都在职业道路上越走越远。
每到这时高桥启介总会吐出一口烟,赤城的夜景在不断飘散的烟雾中也变得模糊。

没见过当年赤城山夜晚一闪而过的车灯的人口中的溢美之词不过是随口说说,单靠着网页上冰冷的数据是感受不到引擎的灼热温度的。

但有个人的不一样。

高桥启介猛吸一口剩了大半的烟,又从怀里掏出便携烟灰盒,翻找的动作让吸食产生的烟灰簌簌落在他的球鞋上。
他一下子踩上路边的防护栏,却在落脚时下意识放轻了力道。
原本干净的鞋面被他抹出一道灰色阴影,他皱着眉直起身子,将香烟梗胡乱塞进盒子里。

高桥启介仿佛还能看到那个不善表达的大男孩红着脸说:启介桑真是太帅气了。

而此刻的他正靠着爱车仰着头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动了动嘴唇。
他说,天生的。

那是曾经整夜与FD在陌生的赛道上擦肩而过的86驾驶员。

耳边响起了新世代引擎的轰鸣声。
Mazda RX-7的红色尾灯消失在遮掩的浓浓夜色中。

>>
到了这个年纪,即便是藤原拓海的家里也会堆这些赛车杂志。
一部分原因是合作过的杂志社定期会寄来一些,另一部分原因是家里总有个嚷嚷着想看的。

和他有着相同发色的小女孩总会在他空闲时爬上他的腿,指着杂志问这是什么车或者是谁。

藤原拓海看着封面上的金发青年愣了愣,听着女儿在耳旁惊叹封面人物的英俊脸庞,只是一如既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嗯,一直都是,天生的呢。”

>>>>END


FT:
一切的起因来自我很久前写的段子:

“高桥启介有的时候也会怀念几年前蹬着褪色NB的半大青年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但也只是有时候而已,毕竟一想起那家伙曾否认自己是车手他就气得要命。”

讲道理其实这个梗一开始是块糖的。
结果在和@南维安。 的讨论中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一小块玻璃渣,这对许久没插刀的我来说难度还挺大23333
也亏了有她一直和我唠嗑聊梗 ,要是没她我根本写一点就坑了(ntm)。

评论(5)
热度(15)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