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DA|太和】情话十级

#我写了将近8k的太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生之年我好想夸夸自己(跑圈 (滚蛋

#球员八神×歌手石田的设定,大概是两二十五六岁的时候。

#因为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所以可能中间文风有点变,别在意也别问我为什么写了那么长时间,FT里会说的(蹲

#目前为止写的最长的一篇,也是我写的最纠结的一篇……

 

 

 

 

情话十级

 

>>

最近一段时间,八神太一的状态不是一般的差。

作为一名职业球员,近几日他的常规训练却会犯些低级失误,做战术讲解时也会走神,为此他已经挨了教练不少的骂。

 

“八神,我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了,但是我不希望你把个人情绪带入到训练,甚至比赛中。”

“连你都无法投入状态,其他人怎么办。”

“你可是队长。”

——我当然清楚啊。

夜幕中,八神太一将手机放回风衣口袋,随后搓了搓因为通话而长时间暴露在冷风中的手。

 

走回家的路上他接到了主教练的电话,对方下了最后通牒,务必在一周内调整好状态。队长状态不佳,势必会令全队士气大减,与其让他打乱全队的节奏,还不如放养他一阵让他自己找回节奏。

八神在自主练习上从来都是最让教练放心的,就算没人监督,每天早晚的体能训练也还是会扎扎实实做好,毕竟十多年过去,有些事情早已成为习惯。

也算是个好事,八神想,起码多了一周的假期。这可是难得的休息时间,上次有这种特殊待遇还是刚出赛的那年小腿受伤住进医院的时候,虽然病房很闷但是球队里的人还是会抽空过来,小光也没毕业周末偶尔能来探望,因此八神太一当时也不觉得有多无聊。

可他不认为当下的情况还有人能陪他打发这一周,难不成要独自窝在家里,以看球赛和训练度日吗,那也太悲凉了。

不过现在,与其想之后的事情,还是先考虑填满肚子的问题吧。

八神摸了摸自己刚刚发出抗议的肚子。

 

>>

他记得俱乐部附近有家不错的店,铺面不大但是布置得很温馨,饭菜也合口。虽然打着和食的招牌,但实际上,只要你说得上名字的家常菜都能做,颇有些深夜食堂的味道。

掀开门帘时八神就听到了店主爽朗的笑声,他一边寒暄着一边走到角落的空座。

这家店是他的后辈推荐给他的,比八神小三个年头的姓本宫的替补前锋,是个表里如一的直率男孩,最喜欢点的是拉面。相比之下,八神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中意的菜式,他思考了几秒钟就随意点了个咖喱又自己倒了杯麦茶。

店里唯一的小电视正时下最热门的娱乐节目,邀请的嘉宾往往是人气高得吓人的艺人,做些匪夷所思的小游戏再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偶尔也会叫来艺人的亲友一起做节目,曾一度爆到百分之六点多的收视率也证明了这节目有多受欢迎。

 

已经过了饭点,店里的客人就那么几个,多是些加班完毕的上班族,也都是常客。

“八神先生,咖喱好了!”一双白嫩的手递来盘子,视线向上,入眼的是个年轻的女孩,扎着清爽的马尾辫,八神不记得上次来有看见过她,大抵是来打时工的大学生。

“呃,谢谢,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八神从筷笼中抽出勺子,颇为尴尬地戳了戳半熟的胡萝卜。

“嘿嘿,我男朋友平常最喜欢看球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呢!再说,八神先生这么帅,当然印象深刻了。”

“有吗……”

 

成了职业球员后八神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出了名,也不是没人在路上认出过他,可除了记者外这么直白夸他的可不多。他并不擅长应对这种局面,素昧平生的人递来闪闪发亮的目光,这与赢球后接受记者的采访或举着奖牌感受球迷的欢呼不同,脱下10号球衣的八神太一不过是个平凡的普通人,却要接受另一个普通人的崇拜,实在有些……不太习惯。

虽然心有不甘,但八神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输给了某个人。

大概是阅历不同,那个人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自如应对,即便再讨厌的记者抛来再刁钻的话题,也能坦然面对或迂回过去。娱乐圈的水深,言行举止若是不加以注意,很容易被行踪不定的狗仔抓到什么可以炒作的爆料。只是时间一长,那个人也会有支持不住的时候,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同居人会什么话都不说,默默地从背后抱住他的腰身,脸颊抵在他肩膀,闷闷地说句什么都别问。

在不算宽大的怀抱里,原本的不甘心也被心底细小的酸涩替代。

 

打零工的女孩却并未仔细听他说话,她的注意力全被小小的电视屏幕吸引住,然后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沉浸在回忆中的八神不禁把目光移了过去。

节目气氛炒得正热,这次的嘉宾是某个团体的队长,褐色短发配上爽朗的笑容,让人无论如何也讨厌不起来。然而令女孩惊呼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那个人。

“……真是没想到会邀请石田君。”化了淡妆的女主持人佯装惊讶,好似全然忘记半小时前刚对过得台本,“今天的观众们可真是幸运。”

石田礼貌地对着台下以及屏幕前的观众挥挥手,今天的他将平日会被定型水推到脑后的刘海儿放了下来,身上套着深色的薄外套,里面搭了件米色修身衬衣,与往日舞台上的潮流主唱一身亮片流苏的装扮截然不同。

屏幕中的他又笑了笑,然后在女孩子的尖叫中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

也许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节目的缘故,他看起来有点紧张,白皙又修长的手指紧紧握着话筒。身旁的亲友见状,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臂,安慰性质的动作。

 

八神的隔壁坐了对中学小情侣,男孩子拍了拍小女友的头示意不要再犯花痴,笑容里盛的全是无奈与宠溺。女孩子还是未脱稚气的模样,留着清爽的短发鼓着脸抢过菜单点菜,气呼呼地用手指在菜单上点点点,犹豫着该选哪个才是最佳的情侣套餐,中指上的对戒像是不太合尺寸,总会悄悄滑下几个毫米。

这个年纪的小情侣似乎都喜欢为对方套上一对廉价的戒指,也许会伴着颇为正式的海誓山盟,许诺着幸福与忠贞。但更多的不过是效仿成年人郑重的誓言,仿佛一个小小的圈圈就能锁住一个人渴望自由的心。

十几岁连爱情是什么都不懂,就急切地学着大人的样子,像模像样地为喜欢的人圈地为牢。

深究其原因,不过是为了奇怪的占有欲。

明明丑陋又隐秘,非要给自己镀层金光闪闪的光鲜外衣。

……全部都是,是占有欲吗?

 

热腾腾的咖喱放在八神眼前已经有段时间了,他低下头,喝了一小口早已放凉了的麦茶。

 

>>

十五六岁的年纪,同龄的女孩子会在放学之后结伴到不远的商业街,有谁说了句街角的店铺正在卖好看的饰品,几个人就浩浩荡荡地涌进不大的玻璃门,半个钟头后又叽叽喳喳地涌出来。

透亮的小水晶耳钉躲进长发波浪里,精致的蓝宝石尾戒被长长的制服袖子遮住一半,纯银的锁骨链藏在了胸前的红色领结后。她们变着法地研究怎么佩戴如何隐藏才能不让讨人厌的教导主任发现这些发着亮的小东西,却又偏偏在走到心仪的男孩子面前时,不经意地露出它们,好像这些廉价的小玩意也能将自己变得闪闪亮亮。

然而自青涩的中学时代起,他八神就觉得,不管多漂亮的碎钻戒指戴在多纤细的手指上,都比不上好友由于常年拨弄贝斯而长出薄茧的手指好看。

 

在他的记忆中,石田大和的手指总是干干净净的。

并不是指他远浅于他人的肤色,也不也是指毫无污垢的指甲缝,更不是指没有留下过大的疤痕,而是指他纤长的手指从未戴过任何首饰。

戒指、手链、手环、甚至连手表都不曾见他佩戴过。

即便是在中学时期,抱着贝斯和伙伴挤在狭小的地下室参加live唱着摇滚的那些日子,在同僚满身朋克地敲击琴键的时候,他的手上也是空荡荡的,什么都不戴。

 

第一次注意到这点时他们刚上中学,八神回教室拿忘记的便当盒时偶然遇到了石田在练习贝斯。

那个时候的石田还是初学者,并不习惯使用拨片,除了演出等正式场合时外都喜欢贴上护指,理由是很方便(虽然八神觉得这样更加麻烦)。

八神站在乐理室的门口,注视着石田大和双手缠绕着贴上保护用的护指,看着纯白的胶布服帖地包裹住还未生出茧子的指尖,就像幼虫吐出纤长的丝一层一层将自己团团困住,只为十几天后的破茧成蝶。

那双手啊……也曾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左手,就像每次握着他心爱的贝斯一样。

而那双手的主人既温柔,又坚定,源源不断给予他力量。

按捺着心里的莫名情绪,八神只觉得喉头一紧,连灌了好几口冷透的茶。

 

那次破茧,石田大和确确实实做到了,而且做得漂亮。

虽然常年被称为音乐白痴,但是八神自诩可以分辨出一个乐队的好坏,比如在他看来“Teenage-Wolves”在学校的首演效果要比期望的好很多,总体来说除去乐队名字中二得不行外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最重要的是,置身于舞台上的石田大和,沐浴在聚光灯下的石田大和,霸占了众人视线的石田大和,大汗淋漓地挥洒青春的石田大和——全部——耀眼得不像话。

 

还记得那天,八神和好友们欢呼着跑到后台,他搂过石田的肩膀,用挖苦的语调隐晦地说出夸奖。再趁着他独自去更衣室换衣服的空档一并溜进去,在裸着上身的金发少年红着脸吐出咒骂前落了锁,攥紧了被汗洇得粘糊糊的拳头,口中默念着属于自己的那颗徽章的名字,一鼓作气地凑到他身前,然后一气呵成地亲下去。

 

八神太一不会告诉任何人,那一刻的石田大和,红着脸眯起染上笑意的眼睛的样子比任何时候都好看。

 

>>

八神太一从店里出来时时针刚好走过表面的四分之三,夜幕下的这个城市一切才刚刚开始,但他并不想凑什么热闹。

夜晚的风微凉,他没有穿上外套,风衣被他拎在手里,在离地10厘米的位置晃来晃去。行人匆匆,并没有人对于他这种幼稚的行为给予过多关心。要是让某个家伙看到又要啰嗦个不停,什么衣服要自己洗别指望他帮忙之类的。

思念大概是最不受人类控制的一种行为,即便想靠其他的事情打发时间也无法驱散这种感情,八神太一的脑海中无法抑制地浮现出恋人的脸。

 

最后一面是半个月前见的,石田拎着16寸的行李箱站在玄关处正最后一次核对着接下来一个月的日程,经纪人在楼下等着他一起坐飞机赶赴新的录音棚。八神站在他背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OK,太一你也不要太辛苦了,我会抽时间给你打电话的。”

石田拍了下八神的脑袋,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低下头想打量下他的表情,不巧经纪人的电话打来,他只得在催促下拉开房门。

——只是刚打开一条缝隙的大门被“嘭”地一声按住,石田扭过身好奇地看着始作俑者,眉毛扭成一团。

“太一?……我会尽量早些回来的……”

“不是这个……”

他看着他磨磨蹭蹭地从裤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大小刚好容纳在八神宽大的掌心。

普普通通又沉甸甸的小盒子。

 

石田不认为自己连里面是什么东西都猜不出来。

 

>>

也不是没想过打电话过去,可直播还在继续,就算打了也不是本人接,八神太一已经受够了经纪人总也不变的客套话了。

一对二十多岁的情侣从他身边走过,女孩子被男朋友说的趣事逗得咯咯笑,捂嘴时抬起的手臂刚好撞在八神的胸前。虽然女孩子很礼貌地道了歉,可八神被撞得失了神,傻愣愣地呆站在那里,不言一语的样子吓得小姑娘以为撞伤了他哪里。

他摆了下手,有些累地坐到街角的长椅边,坐下。

 

明明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在恋人事业刚刚起步那几年,石田经常没日没夜往事务所跑,每次因训练而身心疲惫的八神连续很多周都是自己掏出钥匙打开的家门,黑漆漆的小居室里不会传出往常的那句“你回来了”。偶尔冰箱里会有一份包着保鲜膜的晚饭,却也是冷的。

一般他都会拿热一下再吃,但有时他也会直接拿把勺子就往嘴里塞。

金属勺面划破干巴巴的蛋皮,挤在上面的番茄酱也皱巴巴地堆在一边,米饭也是凉的,嚼起来也硬硬的。

可跟现在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现在他最想要的不过是恋人的关心,如今别说冷掉的晚饭,连一句问候他都得不到。

独自一人游荡在东京的大街上的八神太一,只得将全部的负面情绪的起源,通通推到自己正处于低谷区的原因。

八神在自家公寓楼下停住脚步,抬起头看向熟悉的那扇窗户,预料中的一片漆黑,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从裤袋掏出手机按下快捷拨号——

 

>>

两人认识至今,不长不短也十多年了。至于交往,也有八九年的时间。

他和石田一起走过短暂的童年与全部少年时光,如今又一同迈过青年的门槛。

即便是亲密的朋友也很难得,更不要提一对同性情侣。

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摩擦自然是有的,更不要提两个大男人。两人从小的生活习惯就不一样,磨合的过程也很长——其实细究只是一贯的吵架——从刚升上大学开始合住到现在,小打小闹也是常有的。

 

八神太一并不是冲动的人,他当然知道小小的戒指代表了什么,可即便是枷锁,他也心甘情愿被石田大和锁住一辈子。

但他还不知道石田的想法。

尽管日本国内同性婚姻并没有被承认,但是身边的人对他们两人的关系还是抱着友好的态度看待,更不用说从小长起来的几个熟识好友了。

从小到大,他们几乎没有从对方身边离开过,有什么矛盾就直说,说不出口就干脆打一架。虽然处理问题的方法有些奇怪,但是久而久之连朋友都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

 

单靠着对彼此的感情与默契,磕磕绊绊走了这么久。

十年间,谁都从未许诺过什么。

 

戒指也不是一时冲动买下的,半年石田受邀参加乐队好友的婚礼,因为八神私下和他们交情不错,也一起被邀请了去。

交换戒指与誓约之吻时全场只能听到摄影机运行的嗡嗡声,往日大大咧咧的新郎紧张地连话都说得磕磕巴巴,新娘站在他面前红着脸。

他们眼中只有对方。

 

石田大和与八神太一站在场地靠后的位置,在众多摄影机的死角里,石田的肩膀碰了碰八神的,两人的掌背靠在一起,又双手合十。

从恋人温暖的体温从掌心传递过来的那一刻起,八神太一就觉得两人手指上是不是也应该加点什么东西。

 

>>

“不好意思石田先生正在工作中,私人电话请……”

电话还未听完八神就掐断了,他将风衣甩了甩,顺势搭在肩上,犹豫片刻脚步转了一个方向。

 

即便回到公寓,也是面对空荡荡的房间,就算说多少遍“我回来了”,也听不到接下来的“欢迎回家”。

他真是一点也不想回去。

 

从距离家最近的24小时便利店走出后,八神沿着上高中时常走的小路一路走到河边,找了个清净的角落随意坐了下去。

枯黄的草叶与运动服摩擦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袋子里的罐装饮料发出咣当的响动。他抽出一瓶冰在脸上想了想又干脆躺在了草地上,呆呆地望着天。

 

他还记得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也是在家附近的河堤,刚跨过17岁门槛的石田大和被他一个电话叫出来。

石田摸着黑从睡得死死的石田裕明的房间前溜出家门,还没来得及问明缘由就被他拉到跑到某处河堤。石田那段时间在学业和乐队间忙得焦头烂额,几天没睡好觉,挂着黑眼圈还未平息好呼吸便把八神拽倒在草地上。

“大半夜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恋人的起床气八神是清楚的,但第一次撞枪口上连八神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脑子一热扯着石田的裤脚就拉倒在地。没有任何准备的石田就这样栽在他身上,两个大男孩像个球似的滚下河堤,倒是和他们几年前在数码世界第一次大动肝火时的争吵。

停下时两人衣服上都黏了不少的草屑,处于上风的石田一个劲抱怨八神不分青红皂白地拉他来这里,不高兴地掐上八神的脸,手指还没怎么使劲视线就调转了,直到后脑勺接触到河边松软的土地时,转的晕乎乎的石田才意识到自己又被压在了下面。

憋了一肚子火,刘海还被始作俑者拨弄着,石田想都没想就打掉那只不安分的手,睁开眼睛时却看到了八神——即便是现在,当事人也不得不承认的——难得不好意思的表情。

 

然后说出了直到现在八神都觉得肉麻到爆炸的话:

“只是想让你看看这个……”

因为入夜的关系,街上除了路灯基本再没什么光亮,少了干扰的夜空看起来更加深邃,原本在晚上根本看不到的星星也拼命地闪着光。

被城市遮掩起的繁星连缀成片,八神太一低着头看着石田大和眼里的那片星空,咧开嘴角笑着说。

“我想,和岛根的天空差不多吧。”

是不是和你家乡的那片天空一样美。

 

处于石田大和视角中心的八神太一的笑容,偏偏比任何星光都好看。

“怎么可能比得上岛根……”石田揽过八神的肩,将头埋在八神的颈间。

 

那年暑夜的夜空,和如今一样广阔深邃。

 

“……也不知道是谁嫌弃岛根连电脑都没有。”

 

>>

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多长时间,八神只听到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急促的呼吸声传进他的耳边,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

掌面稍微有些粗糙,指尖的皮肤硬硬的,有点冷。

 

八神没有睁眼:“你的手指,好硬啊。”

“嫌弃我?”来者说罢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捏起八神的脸,“大晚上的躺在这里是要干什么,要不是便利店的理货员好心提醒我,我都不知道上哪儿找你。”

听到这里八神倒是有了反应,他睁开眼睛,看着脸色不善的石田大和,小心翼翼地掏出手机,按了几下屏幕并没有亮起。

“嘎乌……模电惹……”口齿不清地吐出几个字,脸部肌肉才被人放开。

石田大和倒没接着生气,揉了两下八神的头发算是泄愤,“我饿死了,你做饭了没?”在看到八神尴尬地偏过视线时不禁又用了些力。

“你再揉下去我就该脱发了,”八神可不想还没退役就被媒体吐槽发际线,他打掉石田的手,好死不死地又补了一句,“……你没吃饭啊?”顺便打了个饱嗝。

 

“八神太一,要不你今晚露宿街头吧。”

 

>>

被刚洗完澡的石田大和推进浴室的八神太一挣脱这衣服,就听见门后的石田闷闷的声音。

“我说,太一。”隔着门八神看不见他的表情,声音也低低的听不真切。

“怎么了?”将上衣上衣扔进洗衣篓,八神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尽管石田刚刚洗了澡,浴室的空气还是要比他想象中冷。

门后的人沉默了一会。

这种情况也不少见,多是石田害起羞来不好意思,只需等他消化好情绪就行,只是八神不明白这次他害羞的原因,难不成打算邀请自己,可是这一天他俩都太累了还是好好睡觉比较实际。

“啊,那个……”石田清了清嗓子,小声嘟囔了一会,大概是揣度着措辞,“……岛、根的夜空是很好看,但我更喜欢和你这个笨蛋一起看啊。”

 

两人的公寓摆了很多石田的专辑,八神偶尔也会抽出几张抒情曲来听听,恋人的嗓音低沉厚重,与曲子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总令人忍不住闭上眼放松起来。

 

但是嘛……八神最喜欢的,还是此时此刻石田的嗓音。

 八神猜石田的脸此刻一定红透了。

 

>>

石田大和倒不否认自己缺少点安全感,但是早就有人把那个缺口补上了。

 

他对恋人的许诺并没有太大执念,在他看来八神太一早已说过。

而他也是一直这么做的。

 

>>

入夜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并肩走回家的两个人很长时间都处于沉默之中。

可石田大和不说话并不代表着他没有发现一直瞟着自己手的八神太一,就像八神太一不说话不代表他不知道石田大和早就注意到自己的眼神。

“阿和啊……”/“我说太一……”

这种时候的满分默契倒不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还是我先来吧,”石田停住脚步,从口袋翻出某个早上某人递给他的盒子,“这段时间我是很忙,可我并不是没有好好考虑过。我大概知道……”他顿了顿,看了眼手指上的戒指,“你为什么……虽然没细想,关于未来也好,关于怎么面对大众也罢,这些我都没考虑好。我们……这些都要和我的经纪人,你的教练,我们的家人好好商量。”

长途奔波导致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听得八神心里痒痒的。

他们是八神太一和石田大和,可他们又不仅仅是八神太一和石田大和。

“但我还是愿意带上它,不是因为那些可笑的理由,而是因为,你是八神太一。而我,石田大和……”

尽管光线昏暗,石田又拼命偏过头不看眼前的人,但是八神还是捕捉到这个偶尔别扭偶尔又直球得可怕的人染满红晕的耳根。

害的八神都不免红了脸,他打开盒子,将设计简单的戒指捏在指尖,低着头,送到石田的中指上——

 

“不过我还不打算现在带上。”

八神的手抖了抖,睁大眼睛将石田的脸夹在双手之间。

“那不就是不接受吗?还是说需要我重新求一次婚,跪在石田家玄关、唔!”

“你是笨蛋吗?那我爸不得被你吓死……”石田掰开他的手,垂下眼帘将戒指推进八神的指尖,“……明早起来,和我一起去你买戒指的那家店。”

八神将额头贴到恋人同样热的不像话的光洁额头上,笑着等着他接下来的告(求)白(婚)。

“你手上那份,难不成打算一直空着?”

 

>>

——我死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我也绝对,会一直握下去的。

 

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或是十年更十年。

 

 

>>>>END

 

 

>>FT:

#我圆满了我终于让他俩结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根本不是

 

#说说反复写了一年多的原因,很简单,一是主题被我写偏,二是我笔下的太一太OOC了我看不下去……这是去年3月打的草稿……

#虽然竭尽所能地改了又改,但是还是无法挽回。于是破罐子破摔越写越长。

#中间有点现实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写的(毕竟我不擅长写不来……),顺其自然了。

#顺便,那个穿插的小回忆是我去年御台场纪念日写的小段子(本来这个段子是按在去年阿和生贺里的,然后没写完:-D),太短就没放LOF上,我改了改放到文里了→→

评论(16)
热度(166)
  1. 吐司Choc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哭泣twt写的太好了吧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