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亚人|海圭】In Sleep

#万万没想到会写亚人的同人……打鸡血写了半天总算写完了,中途还蓝屏一次好烦。有些想表达的没写明白,写在最后了。 

 

#“DREAM”,双引号内所有台词均为永井圭的独白(除了倒二)。

 

- - - - - 

 

>>   你以为你藏得住所有秘密,直至隐秘的角落被你搅得翻天覆地。

 

《In Sleep》

亚人 - 海斗 x 永井圭

 

>>

DREAM

 

永井圭醒来时正在做梦。

这句话虽然有逻辑上的错误,但显然此刻只有这样的形容最为恰当。

 

他不记得醒来前自己在做什么,也不记得自己为何昏迷,照常理来看,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

手脚无法动弹,这和曾经被拘束在手术台上的感觉不同,手脚没有丝毫被勒住的感觉,确切说,没有丝毫触觉。

他尝试睁开眼睛或抬起小指,无一例外以失败告终。

没有用药后的麻痹感,通向四肢的无力感更像是被切断了传入与传出神经。

 

>>

TRUE

 

永井圭不是个常做梦的人,即便做梦,多半梦境的碎片都会在清晨醒来后自行销毁。

他曾在哪本书上看过,梦境大抵是每个个体现实中无用的资讯或负面情感的集合,大脑借由长时间的睡眠来整理重组,以便更好消化殆尽。

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大脑承载的多余的内容会干扰个体的正常记忆,导致日常记忆的混乱。

既然是累赘,也没有留恋的必要。

永井圭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从来没有哪个虚无的记忆在他脑海中存活时间过长。

 

然而这只是他以为。

 

中野攻还是那么烦人,满脑子都是热血漫画男主角的乐观又幼稚的想法。

永井和他有本质上的不同,与其说自己的冷静,不如说在害怕。他极尽可能地避免与佐藤正面作战,如果可能的话,他更愿意杀掉眼前所有知情人偷渡到无名小国虚度光阴。

而不是现在,无时无刻不在警惕着那个男人——

 

简直没有更糟的了。

 

中野短时间无法作战,户崎中弹,下村被偷袭。

永井圭站在螺旋桨的轰鸣声与子弹的扫射声中,呼啸的风中只能听见他自己急促的呼吸。

与手机铃声。

 

!”

“跳下来吧!我在下面等你!”

“这次我们到九州去吧!”

“要逃的话只有趁现在了!”

 

在滋滋的杂音中,海斗的声音还是那么令人安心。

 

永井圭理所当然地失去了往常的自控力,甚至一瞬间松懈下来,那种很久没出现的温和气息从柔软的嘴角蔓延至奔向楼边的步伐。

 

然而,“这是一场梦,”他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连空气中的风都凝固,整片天空一片安静,整座城市仿佛只剩下无数的钢筋水泥和他们二人。

即便脑海中那头黄黑相间的刺猬头再怎么真是,真实到连那人左耳垂的耳钉都那么清晰。

圆圆的黄色笑脸,弯起的嘴角如讥讽般刺进永井的眼。

 

全是梦。

 

>>

DREAM

 

永井圭不认为处在这种情况下的自己能有何作为,无法从梦境逃脱,思维却清晰得可怕。

也许最好的选择是什么都不干,或者思考下对策。

……什么对策?

 

除了昏迷前的记忆外,还有什么也一并消失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啧。”

他习惯性地咋舌,意料之外,眉心一动。

 

“不是梦?”

像是感应般,他听到了身体中微小的血液流动声,甚至连手指尖也变得冰冷起来。

身体还是无法动弹,但是眼珠却可以随意转动。

这太奇怪了……17年来他从未听说过有这样奇特效果的药物,偏要找个合理的可能性,就只有那个长脸户崎了。

“该死,难不成又那我做实验?明明中野那笨蛋更适合作为实验对象。”

 

>>

TRUE

 

破碎的镜子里反射出的脸平静如水。

 

“……过于危险了……对于人类(海)来说。”

永井圭打量了身边的奇异生物一会,竟也冷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将近一天一夜的逃亡后他大脑飞速运转着,反复推敲后否决了前往九州的建议,却没发现早已默认自己已不是人类的事实。

 

现在的永井圭,已经不是24小时前的永井圭了。

 

 

>>

DREAM

 

液体。

水。

 

他在水中。

整具躯体被液体特有的触感包裹,短发在脸旁漂浮,仿佛有水波的推力打在他身体的一侧,

永井从未置身于如此真实的梦境中,或许有过,被他刻意删除了也不一定。

但……太过于异常了。

呼吸自然,没有任何辅助呼吸的器具,

原本漆黑的视野的正中浮现出一块朦胧的亮点,永井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

他从未见过如此透亮又深邃的海。

此时此刻,尽管他置身于布满碎石的海底,也分不清这片海究竟有多深。没有鱼虾,没有水草,甚至连肉眼可见的浮游生物都见不到。

 

安静得可怕。

永井圭十分庆幸自己没有深海恐惧症。

 

>>

TRUE

 

他第一次坐在机车后座,屁股下面是嗡嗡直响的引擎声,耳边是猎猎的风,身后是飞速倒退的树林山景,眼前是海斗并不坚实却比任何人都可靠的后背。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永井情不自禁攥紧了环抱着海斗的手。

 

就这么一直逃下去吧,永远别停下。

 

>>

DREAM

 

不知从何时起,原本毫无温度的海水温暖起来,那点远远的光点逐渐扩大、接近,一条光束从海平面照射下来,将他圈起。

“这不合理,”原本这片梦境就没有道理可言,“没有杂质的水……怎么可能出现丁达尔效应。”

 

他咧了下嘴角。

“哈……不对,明明有——‘永井圭’。”

耳边只有缓慢的水流声。

 

“真温暖啊。”

 

>>

TRUE

 

永井圭从小就是邻里口中“别人家孩子”,只要是他想记住的东西都过目不忘,更不用说区区几个数字了。

 

“只管相信我好了。”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没用。

不过是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而已,就从茫然无措的情绪中清醒过来。

 

“……话说……”

“那个……”

老师课上的话语和同学的调侃声回荡在永井耳旁。

 

“我啊……不能算是人类吗?”

“……那种事情,我可没兴趣。”

 

永井圭无言地拉了拉安全帽。

 

>>

DREAM

 

他看见海斗,看见他微笑着缓缓沉入水底,张开双臂游向他。

永井撑起身子。海底的沙砾陷入他的手掌,摩擦着他的皮肤,和惨无人道的实验相比根本算不上什么。

深红的血液从细小的伤口渗出,也许是因为在水中,渗出的速度格外快,竟也疼了起来。

察觉到的永井皱着眉举起手,死了那么多次,五感比常人迟钝得多,分明不该疼到这种地步。

 

“圭。”海斗不知何时蹲在在身边,转眼变成了几年前的模样。

有些肉肉的小手伸了过来,“圭,给你,”手心好像抓着什么东西。

永井圭低着头,没有看海斗的脸,也没有接。

“……圭?你不喜欢吗?”

“没有……海……我……”

“不用怕,有我啊,圭。”

永井咬着下唇,然后用颤抖的手抓住小海斗的肩。

海斗仿佛被吓到,瞪着褐色的双眼呆呆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他。

 

“海……对不起。”

话音刚落,怀中的身躯便消失不见。

 

一只独角仙尸体滚落在地。

 

>>

TRUE

 

“你认识他?”

“……怎么会,真是个怪人。”

 

 

>>END

 

FT:

“T”是原作中的剧情衍生,倒叙。

“D”则是圭所做的长长的梦,是在他做那个梦前做的。

 

原作中拖我进了海圭坑的那段没写,那段太震撼了我不舍得只当做片段写……

(就是那段独白啦……)

 

圭真是让人既令人心疼又想打他一顿(不

 

 

 

评论(14)
热度(43)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