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DA|太和】足球与贝斯

#短的我对自己丧失了信心的不明所以的短打

#顺便对自己的取标题能力也丧失了信心

#莫名其妙的开头和莫名其妙的结尾我就当这是复健了你们别打我

#傻逼手残的我删掉了一大半,再也不想用手机码字了qwq

#私设多

 




足球与贝斯

 

>>

从14岁到16岁,跨过了变声期的八神太一的嗓音低了不少,身上深绿色的制服换成了天蓝色的,学校从离家近的御台场中学升到建在人造岛上的月岛高中,但有的是不会变的——比如社团申请的表格上永远只会填上足球部。

重新成为了一年级的,之前作为前辈兼队长的福利通通没有,更为糟糕的是还要作为后辈受学长们的各种“关照”。

即便你曾作为Leader带着社团冲进町内前三也不会是例外。

 

“啊,水没有了……”八神太一摇了摇自己运动水壶,咽下一口唾沫,汗珠从凸出的喉结上划过,留下一道亮晶晶的水痕。

“嘿嘿,八神,帮我打点水吧。”站在他旁边的二年级前辈用手肘顶了顶八神,这家伙是个很容易与他人打成一片的人,也是八神除了队长外最熟悉的前辈。

“呃,没问题!”八神并不觉得帮前辈打水是件麻烦的事情,但麻烦的是接下来的……

“八神,我的也麻烦了!”

“还有我!”

“再多一个也没事吧……给你我的!”

“拜托啦~小八神~”

虽说国中一年级时自己也曾为前辈打过下手,但做的大多是整理仓库,打扫球场之类的事情,如此声势浩大的跑腿他还是升了高中才见到,估量着这也算是月岛高中的传统,八神接过运动水瓶。

 

“诶,我记得从这里走比较近……”

抱着七八个水瓶,八神踉踉跄跄地跑到水池边。高中和国中不一样,校园更大,社团活动也更多。在他们足球部活动范围四周,还有网球部羽毛球部和篮球部,但不知是当初设计失误还是什么,水池只有两个,一个在篮球馆后门,距离足球场太远,另一个在教学楼侧面,也就是八神打算去的这个。

  

>>

石田大和拉开活动教室的门时,才发现他是第一个到的。

他将贝斯和书包立在桌旁,脱掉校服外套伸了个懒腰,打量起这间略显狭小的教室起来。

月岛高中和御台场中学不同,申请新的社团不仅需要一位老师的签字,申请人也必须是非一年级的学生。显然,作为新生的石田是没有资格的申请的,好在石田曾经的乐队前辈也在这里上学,才勉强能在年底前分配到这间活动教室。

据前辈说这间教室原来就是乐理室,所以配置还算齐全,音响和磁性黑板沾了不少灰但擦擦也能用,角落里还有缺了电源线的播放器,用乐队的经费修理绰绰有余。

石田拍了拍沾了灰尘的手,走到窗户边打开一扇扇窗户——唯一不方便的就是教室所处的位置——窗外的嬉闹声立马传了进来。没错,这间教室在一楼,距离操场和球场距离还不远。

“这不是完全不能开窗了吗,明年一定要换个教室……”石田无奈地摇摇头,合窗的动作却停了下来。他像是在确认些什么似的眨了几下眼睛,嘴角扬起笑意。

 

被班主任留下罚做值日的键盘手火急火燎推开乐理室的门时,看到的是伙伴一个翻身跳出窗户的背影。

“喂!石田!”

“啊……你们先练,我有点事情!”然后啪嗒啪嗒跑远了。

“不是吧……”键盘手对于自家主唱偶尔的任性表示无奈。

 

>>

回到水池边,八神太一正纠结与怎么把这么多灌得满满的水瓶一次带回去。

“有点沉……”他单手抱着接满水的水瓶,眼见还差最后一瓶就接满了,便匆忙换了只手去关水龙头,却被另一只更白皙的手抢先了。

“你在干嘛?”来者有着低沉又好听的嗓音,呼吸有些急促,可句尾明显带着笑。

“打杂打杂,”八神接过石田抛来的水瓶,“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石田指向身后:“新批下来的社团教室。”

“离球场好近。”

“是啊,所以只要一开窗就能听见你们的声音,好烦。”

“哪里烦啊,你偶尔也运动运动……啊痛痛痛,你竟敢戳我额头。”

石田意犹未尽地收回手指,歪头:“可以啊,篮球。”

“……篮球就篮球,我又不是不会,”不远传来哨响,“集合了我走啦,再聊。”

 

“谷口,这里,第六小节你记得跟上。还有松永,每次你都慢四分之一拍。”

“我们再来一遍……”石田边按着琴键边用脚打拍子,“还有窗外面的八神太一,把窗户关上,吵死了。”

“我们训练都结束了怎么可能吵,”八神抱着球拎着鞋子爬进教室,还不忘和同班的谷口打招呼,“天天练这么晚,学校都要没人了。”

“没时间理你,”石田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倒带子,“……下周有小型演出。”

八神听罢笑着坐在一边的桌子上。

 

>>

“石田前辈,你在看什么?”新来的吉他手不解地向窗外张望,他是个新招来的一年级,刚刚融入这个乐队,对一切都很新鲜,更是敬佩仅仅一年就有能力更换活动教室的前辈。

“没什么,好了接着练习,你谱子背熟了吗?”石田大和说着收回注视着楼下的视线。

“差不多……”

石田轻轻敲了下后辈的头,目光从一沓包好的信封上扫过,里面是刚印好的门票,“下周就LIVE了,再不抓紧小心我天天留你到最后。”

几个前辈也跟着起哄,怀念起上一年每天晚归的日子,云云中不乏曾有过的足球队员旁听的事迹。

后辈听得瞪大了眼睛,连连点头,“那个八神前辈吗?他好厉害的,社团纳新时那一脚射门简直帅呆了!”

全然忽略了某个前辈为什么会跑来KoD旁听的事情。

 

“前辈,我先走了,明天见!”

“路上小心。”

每次都最后走的石田边收拾着地上的电线边回话,直起身时后辈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在楼梯拐角。他卷好乐谱塞进书包,背起贝斯,走到窗边检查是否关好,正好看见了后辈活力十足地跑出教学楼的背影。

 

>>

指针转过数字六的时候,两个少年正并肩走出校门。

“好饿。”

“我又没让你等我……”

“反正顺路嘛,对了陪我去转角的那家便利店。”

“你不是吧,肚子那么饿?”

“不是,小光说学校不远那家的蛋糕好吃,让我给她带。”

“你没救了。”

“谁让我没带便当……对了,岳也喜欢吃那家的蛋挞。”

“……”

“阿和?”

“太一,我没带零钱,借我。”

 

>>END


tri播出后我也想炸一炸奈何我一直在考试 而且20号和22号都有考试我的心情nxjdsnacjksdnckej

 有同好……真是太幸福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评论(14)
热度(114)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