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DA|太和空】 当你还年少-下

【如果和空吵架了】
【太→和空的场合】
太和损友mood

教学楼的楼道响起一连串急促脚步声时,石田大和正拨弄着贝斯,一脸的烦躁。
对于朝夕相伴的乐器,他一向是格外珍惜的,所以能看到他这么杂乱无章地折磨贝斯的情景,还是挺少见的。非要究其原因,大概要问刚才那脚步的来源,如今气喘吁吁出现在门口的家伙。
“弹得真难听……你们吵架了啊。”八神靠在活动教室的门上,偏过头问。跑得太急,他的制服T恤的后面湿了一大片,留下一团深色的阴影。
调侃得毫无逻辑。
“才没有,你唱歌走调还好意思说我?”石田抱着贝斯狠狠地瞪了八神一眼,语气不善。
“喂!我刚才可是看到空红着眼睛了哦!你欺负她了?”
他指了指楼下,然后满意地看到石田忙碌的的手指停了动作,皱着眉毛将目光投到自己身上。
“跟、你、没、关、系。”
说到戳对方的痛点,八神太一自认为不会输给石田大和。
“怎么没关系,一个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个是最好的哥们,你们俩吵架了我不得劝劝?”八神凑到石田身边,手臂不怀好意地爬上他的肩膀,“不过真没想到你们俩会吵起来,你不是很顺着她的吗,御台场国二模范男友——石田君?”
“什么鬼(划掉)别给我起这种奇怪的称呼……喂,把手拿下去你身上好多汗。”
“我才没那么无聊,是听班里的女生说的。”八神偏过脑袋回忆着小女生课下的叽叽喳喳,“切,也不知道你到底哪儿好。”
“再怎么也比你好,上周也不知道是哪个足球队长数学交了白卷。”
“等、等等你怎么会知道!?啊啊啊可恶光子郎这个家伙——”八神忿忿地揪住自己的头发,内心腹诽起最信任的朋友。
“不是光子郎。”石田抱着贝斯,好整以暇地支起脸。
“诶?”
“是阿空啊……笨蛋。”然后直直地看着他。
八神显然没消化好石田句中的意思,怔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连勾肩搭背的动作也僵硬起来。

相识七年,相处四年。八神太一见过石田大和很多种表情,快乐的、悲伤的、愤怒的、苦恼的,几乎每种表情的出现都曾和八神太一这个罪魁祸首脱不了关系。他应付的了对方突如其来的焦躁,满怀信心的笑颜和满载怒火的咆哮,却无法抵抗他挂满泪水的脸庞,和盛满哀伤的眼底。
不管过了多少年,即便是现在,此时此刻,他还是看不懂那片冰蓝的瞳孔为何突然黯淡下来。
那冰蓝色的火都快灼伤他了。

“谁让我们一个班,这不是理所当然的。”
“恩,也是。”

空气不知为何沉默起来,学校的钟声敲过五下。八神靠在一旁的桌上,静静地看着石田收拾乐谱。
“我说,你到底怎么了,阿和。”
不得不说,八神太一有的时候还是挺敏锐的。
石田顿了顿,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而是将谱子收进文件夹,一股脑地塞进背包。
“上周我去她家,看见了你们的照片,”石田将胳膊交织在胸前,身子倚在椅背上,“空,你,还有光子郎。”
“大概是小学一二年级的,你们三个参加学校的运动会,两人三足。”
虽说有些地方大大咧咧的,但八神还记得那是他们三个刚刚混熟的夏天,自己一时好奇报了项目,只是泉既不擅长这种需要平衡感的运动,身高又差了八神一大截,最后武之内只得叹叹气,接过绑带站到他身边。
比赛枪声刚响起时两人险些跌倒,一遍埋怨一边配合起对方的动作,好在有在绿茵场上打配合培养起的默契,不出十米两人就渐渐找准步调,逐渐追上领头的几个。
泉本来是抱着毛巾和水瓶在终点线等着他俩的,但是说到底还是个男孩子,临近冲刺时就跑了出去,给好友们激动地鼓着劲。
但奈何全程不过百米,还差几步第一就是他们的了。
“那次啊⋯⋯”八神颇为怀念地感慨,双手用力一撑就坐到了桌上,“没想到阿空还留着照片。”
“她可是把照片按时间排得整整齐齐,有好几本相册。当然了,最新那本都是我们俩的。”
“⋯⋯秀恩爱很有意思吗石田同学。”
“但是,果然还是你小子的照片比较多。”
“喂⋯⋯”
“虽说喜欢一个人只要好好看着现在和将来就好,可我还是……总觉得……”
石田扶着椅背,缓缓地滑坐在椅子上。
“无法超越你们的过去。”

“那是当然的啊,”坐在桌子上的八神接话,“我们可是从小长到大的。”
“所以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石田的动作换成了双手搭在腿上握在一起,头也压得低低的。
“所以说,”八神不耐烦地打断他,“那就好好把握现在啊!回忆什么的一点点创造就好了啊,你到底在纠结些什么啊,还是说你没什么自信?”
这可真不像你。

“阿空还因为这种事情和我生气,我真是⋯⋯太差劲了。”
“只是吵个小架嘛,又不是不会理你了,”八神拉开石田前面的椅子,一脸坏笑,“再说了,不还是有我嘛。”
“胡说些什么啊你!真是的……”石田实在是没绷住脸上的僵硬肌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过不仅是吵架的问题,而且……”石田抬起眼皮瞥了眼八神身上蓝底黄星的衬衫,脑海闪过那个那个傍晚奥米加兽坠落后起的阵风。
“而且?”八神歪了歪脑袋。
“没什么,太一,我去找阿空道歉。”
“对啦,要是和好了就跟阿空说一声,哪天一起踢球啊。”
“想得美。”
石田将贝斯背好,用力锤了下八神的肩膀,用了十足十的力气。
“啊啊啊疼死啦你干什么!!”八神捂着肩愤愤地跳下桌,捡起地上的粉笔头向金黄的后脑勺扔过去。
“嘶——你这家伙真是⋯⋯”捂着脑袋的受害者咬牙切齿地回头,却在看到对方嘴角弧度时闭上了嘴。
“?”八神还维持着投掷的动作。
“笨蛋⋯⋯”他顿了顿,又像是想说些什么动了动嘴唇,结果只是普通的告别,“明天见。”
“呃,明天见。”
石田没回头,只是挥挥手算回应。

至于那未说出口的话,就老老实实地留在了傲娇的肚子里。

谢谢你。

>>END


可算把后篇写出来了。
其实一开始只是想写出空在夕阳下边笑边转圈圈的场景,结果填了很多东西变成了这样。
挺好的。
对于阿和,我觉得他很容易把心事压在自己心底,能与太一吐诉也是因为他很看重这个朋友,一定是思考了很久才决定和太一说的。不过在太一看来这根本不算问题,只有敏感又没有安全感的阿和才会注意到这种事情吧……所以说阿和是笨蛋,总会纠结些有的没的。
恩,所以这种问题交给太一的话,一定很容易就能把阿和说通的,我是这么觉得的。

对于和空结局,我一开始也是怨念过的,不过时间长了就理解了。一定要BG的话,石田要比八神更适合武之内,武之内也更适合石田,两人的相性更高。

三个人如果你能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就好了。

PS:说实话最新的情报,空姐未来的性格发展我很心塞,完全就是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嘛,我不要不要我最喜欢的空是那个青春活力的小姑娘啊呜呜呜……

评论
热度(15)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