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DA|太和】夹在憧憬的前辈和其男友间的各种修罗场

@青羽点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几天前就写好了,但是我这几天都不能用电脑登上lof,所以一直没发,也不能圈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ojz)

私设:太一阿和高中一年级(御台场高中) 大辅初中一年级(御台场初中)。
(恩我知道和tri设定不一样,可我是年初开始写的……)
(别问我为什么年初的东西现在才写完我不知道→→)
(其实就是想快点把坑填上免得年底剧场版出来被打脸,虽说已经被打肿了)

- 题目是诓你们的。
- 文里小问题略多,随便看看就好→→
- 大辅真是辛苦你了,两个前辈都是笨蛋。

>>
太一这个混蛋,又把自己给忘了。
午休开始的铃声才刚响过,石田大和逆着走廊的人流来到隔壁教室时,看到的是八神太一空着的座位。
石田突然觉得像个怀春少女似的拎着两个便当的自己有点蠢。
心里默念着浪费食物是不好的,石田才忍着怒气没有把属于八神的那份便当扔掉。
不用猜,这个时间八神能去的地方只有一个。
如果可以的话,石田真的不想再跑到足球场给八神太一送便当了,绝不,这么少女的事他才不要做第二次。

想着想着石田拐到楼梯间,迈向天台的脚犹豫片刻还是走了下楼的楼梯。
但是,不吃饭的话太一那家伙怎么撑得住,足球队放学后的训练强度也很大的。
嘛,嘴里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啊。
傲娇就是傲娇。

御台场中学的高中部和初中部并不是分开的,石田在校园里溜达了两分钟就看见了八神曾经标志性的护目镜。
“啊,阿和前辈!”
本宫大辅颠颠跑过来打招呼,汗水从鬓角滑下来,几根头发黏在一起。
“你也是要去球队么?”石田打量着对方手里的运动鞋袋子问。
“是啊,下周有比赛,早中晚都要加训,”本宫撅起嘴抱怨,“害的我都好几天没和小光一起顺路回家了,便宜阿……”本宫突然意识到腹诽对象的哥哥正站在自己身前,连忙把“岳”字咽回肚子里。
“加训吗,那高中部也是?”还好抓住重点的大和并没有留意到后面一句。
“恩,前辈没有跟你说吗?”
……是没有,难怪这几天早上都没有在家门口遇见他。
石田早就清楚八神大大咧咧的本性,他根本不会事事报备,往往都是事后石田问起他才想起来说。
这也是他们最近吵架的源头。
最近几天气氛恶劣到连午饭都没在一起吃。

“……大辅,你吃午饭了吗?”
“怎么可能吃啊,一会买个面包就……”手顺势伸到口袋里,却摸了个空。
“……糟糕。”
“那这个给你。”
话音刚落,一个包着蓝色便当布的便当递了过来。

稍微有些惊讶地收下便当的本宫大辅并未察觉哪里不妥,大条的他更觉得石田是出于单纯的前辈关怀才这样做的,根本没有考虑着便当原本的主人是谁,高兴得眼睛笑成两条线道了个谢就走了。

熟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乐队小王子的圈套之中。
不远处的球队高中部,刚坐到休息区的八神太一不知为何打了个寒颤,一边念叨着不会着凉了吧一边抓起脖子上的毛巾踩擦了擦汗。

“好,各位辛苦了,大家可以午休了,别忘了放学后的训练哦你们!”不一会,二年级的学姐经理人拍着手宣布了解散的消息。
擦干身子,将运动服换回校服的八神是最后一个离开的,锁上休息室的门,看着生龙活虎的少年们勾肩搭背离开时,才突然意识到今天好像少了点什么。
——好饿。
阿和呢?
合着在八神太一的脑子里,石田大和就跟午饭划了等号啊。
秉承着找到石田就有饭吃的理念,八神(后知后觉地)开始起寻觅自家恋人来。

可不管是他的教室,还是自己的班级,走遍高中一年级的整个走廊他也没有发现那抹金黄的发色。
都没有的话,是在乐队么?
尽管每每数学考卷总是惨不忍睹,但是在这一方面八神的头脑还是满灵光的。足球队主力凭借自我优势迈开大长腿就往楼下跑,在楼梯间还与自家的可爱后辈打了照面。
“太一前辈!”
不过现在不是宠溺后辈的时候。
“啊。”
擦家而过时揉揉本宫的刺猬头算是打招呼,八神的目光来不及在他身上做多停留,满脑子只有石田大和(和午饭)的他直接从三级台阶上跳了下去。
眼见着八神就要消失在下个拐角,本宫大辅才从被敬爱前辈近乎无视的态度中缓过神,想起了自己从国中部跑来这里的原因,扭过身子抓着楼梯扶手喊:“太一前辈,阿和学长的教室在哪儿?”
“右手第二间……等等,你小子找阿和干什么?”
听见了石田的名字,还是从本该没什么交集的本宫里听见,八神脚下一顿,后退几步抬起脑袋问。
“因为,这个啊。”正午的阳光充足,仰视的角度里,本宫手中裹着蓝底黄星的图案的便当格外刺眼。
“没想到阿和前辈的手艺这么好,比老姐做的好吃多了。”
心思干净的少年并未注意前辈暗下来的表情,只是自顾自地称赞起来。
“饭盒我也已经洗干净了,真的好好吃哦。”
八神太一难得皱了下眉毛。

“这个吗?之前阿和前辈在足球场前给我的,是要找太一前辈的吧!”
为了保留身为前辈的那点仅剩的尊严,八神并没有告诉他自己一上午加半个午休都没见过石田。

那一天,八神太一终于体会到了被石田大和无视的恐怖和被后辈ntr(并不是)的那份屈辱。

“算了,你先回去,饭盒给我,我下午……”
“不用了,现在给我就好。”
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楼梯间的石田大和站在两人身后,越过八神伸手将本宫手里捧着的空便当盒拿了回去。
“哇!阿和学长!今天谢谢你,便当很美味,真是帮大忙了!”
“不算什么。”看着本宫感激的样子,石田笑着把手向他头顶伸去,作势要揉,手腕却被皮肤深上好几个色号的八神扣住,不由分说地拖走。
徒留呆呆的本宫大辅孤零零地戳在原地。
“诶?”

八神拉着石田穿过走廊,头也不回,脚步很急,留下一连串啪嗒啪嗒的声音。
被人扯着在走廊跑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光是忍受同级们“啊啊两个人又来了”的目光就够石田受的了。
“喂,你松手!”
拐过转角,八神将石田摔到墙上,拳头砸在石田的头顶,险险擦过金色的发丝。
石田吃痛地揉了揉后脑,刚准备对着罪魁祸首一顿臭骂,额头却被一个有着更高体温的家伙抵住。
“为什么……要把我的午饭给大辅啊,阿和!”
距离太近了,连彼此的呼吸都交织在一起。
石田红着脸推开八神,手背抵着一边的脸颊,吐出口是心非的话语:“忘了。”
“啊?怎么可能啊那可是我的午饭!”发觉自己明显被骗了的八神不甘心地摇晃起石田的肩膀。
“啰嗦,我说忘了就是忘了,一份便当而已,”石田皱着眉打掉八神的手,“你饿了?”
“当然。”
“那就简单了。”

学校的天台,一向是未成年的学生小情侣喜欢的约会场所。微风徐徐还鲜有人打扰,很适合做些令人脸红心跳又羞羞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包括八神太一被气炸的脸。

“阿和,你说的午饭就是小卖部的炒面面包!”
石田瞟了眼角落的酱包。
“加蛋黄酱也不行你以为我是你吗!”
石田撕开酱包袋,将蛋黄酱一滴不剩地挤在面条上。
“可我喜欢吃啊,我今天想吃,”然后从八神手里抢过只吃了一口的面包,顺便将刚打开的便当盒打开,“这个给你吧。”
是属于石田大和的那份便当。

“诶诶诶诶那我吃了啊!”八神早就饿得要命,见到午饭就迫不及待打开盖子,却被一双筷子拦住了。
“你没带出来吧,筷子。”
“嘿嘿,谢谢啦,不过你只吃这些没问题吗?”抓住筷子。
“我又不像你,社团活动运动量那么大。”然而这边却没松手。
“……阿和,我好饿,别玩了。”
“想吃饭的话,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
石田大和抿着嘴,眼神飘忽不定地望向一边。

“为了改掉你忘记便当的毛病,以后和我一起吃饭。”



——当然没问题了。

——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吃个午饭,有那么难吗。



>>END


*我在写什么………………

*每次写到大辅我就忍不住想写他被人揉脑袋,刺猬头揉起来肯定很舒服www 还有运动后被汗水沾湿变得湿嗒嗒的鬓角还想写下,不过没有写的机会啊……不会写辅贤……
*从提笔码这篇到完稿过了好几个月,好多想法都和之前不一样了,改起来很纠结,有的地方读起来有点别扭。但比起让它搁置在我硬盘深处我更希望让它见见光,总觉得对不起看到这里的各位,很抱歉ojz

评论(8)
热度(121)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