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OP|索香】Kiss And Kiss

HB2 火火

梗是很久前看到的,上次和你说的那个。

本来想写这个梗却莫名其妙变成Sanji君厨艺大课堂了(你住嘴)

OOC注意(哭哭)




>>

料理,就是爱。

如果在剥皮的时候就欠缺爱情,那么不管做什么料理都不会好吃。

 

>>

吃过早饭,餐厅只剩山治一个人了,他将最后一个盘子冲洗干净,竖在一旁的碗碟架上。

盘算着还有一个人饿着肚子,他擦了下手,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点燃一直在嘴里衔着的香烟。

 

门“吱呀”一声开了。

 

>>

伟大航路的后半段是不可思议的,谁知道哪座岛上会有着什么珍奇异兽,哪段海域会有什么变幻莫测的天气,擦肩而过的哪艘船上又会有什么难缠的敌人。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这里是新世界嘛,每天都能过得这么惊险刺激,也是船长(及少部分船员)所期望的。

但总会有些一成不变的事情,比如当你站在这艘船上,四下寻找罗罗诺亚时,90%的时候他都在抱着刀懒洋洋地补觉。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整个桑尼号上凌晨四点睡七点起的也只有他一人。

三个小时对于一名成年男性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他只能利用同伴清醒的白天断断续续补充睡眠,也有睡得太沉的情况,比如一下子就错过午饭的时间。

 

不过既然大剑豪这么辛苦,偶尔特例一下也不算过分……吧?

 

>>

拉开冰箱门,山治将事先放在里面的几道菜拿了出来,虽说刚做好的菜就冷藏不太合常理,但为了免遭吃饭速度惊人的橡胶的洗劫,带锁的冰箱是它们最好的去处。

 

第一盘菜是西红柿鳕鱼子意大利面,是今天早些时候做好的。

那时乌索普刚睡醒,和路飞嚷嚷着要钓鱼,两个大小孩儿没一会儿就钓上只连鳞片都闪着光的可怜家伙,鬼知道为什么本该游荡在冷水域的深海鱼会出现在这里,谁让这里是不可思议之海呢。

这种东西还是趁着新鲜时做好,山治摩挲着下巴打量着在案板上垂死挣扎的鱼,思量片刻就下了刀。

新鲜的鱼肉皮很好剥掉,他满意地将鱼肉切块,一边想着那两个笨蛋还是并有可取之处的嘛一边决定中午给他俩每人多加0.1g的肉。

锅里已经倒好合适的水了,再加入昆布和盐巴后扭开火,紧接着把处理好的鳕鱼子、西红柿泥及奶油一并加入,咕嘟一会就熟了。

山治端详了会,将它放在托盘正中。

 

第二道菜是章鱼切片。

这道菜只需要将调好的酱汁浇在切好的章鱼肉上就好,但是配菜也很重要,切碎的洋葱和辣椒粉也不能忘了。因为酱汁中加了醋、盐巴和橄榄油,酸酸甜甜的口感最适合做下酒菜了。

可那该死的藻类总唠叨闲味道太甜,糖对你那个绿油油的肝脏有多重要知道吗!

想到这里,山治皱起眉撇了撇嘴角,气冲冲地把手里的盘子摆在托盘角落。

 

最后一盘是简单的炒豆芽菜。

作料只有蒜和橄榄油,两者与豆芽菜翻炒适度就可以了。

唯一麻烦的就是火候的控制了。

 

摆好这三样,山治踱着步子走到厨房一角,那里是一排酒架。

酒架是弗兰奇特意为索隆准备的,本来是打算和储备粮一起放在仓库里,但被山治以防止他喝过头影响开支为由搬进了厨房,由山治亲自把关索隆每日的饮酒量。

 

>>

长年将自己包裹在修身西装里的青年用拎着酒瓶那只手的手背推开门,他抬头盯着脑袋顶上的休息室怔了会儿神,然后摇了摇头,往船尾的方向走去。

现在正是上午,早间的湿冷空气逐渐被温暖起来,湿度正好,连太阳光都舒适得恰到好处,是个打瞌睡的好时候,也适合绿色植物光合作用。

但对于女性至上的山治来说,放眼整艘桑尼号,唯一能受到他爱护的植物只有娜美从家乡带来的几棵橘子树。那个老窝在船上哪个角落打呼的绿脑袋并不在他的浇灌之列,按理说也没必要注入多大精力。

 

一开始,他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然而他看了眼手里悉心搭配的早餐,黑着脸咬断了香烟。

 

>>

索隆正张着大嘴睡得正香,口水从嘴角留到下巴。年轻的厨师轻声骂了句蠢,然后蹲在了他伸得直直的两腿之间,忍着将对方下巴合上的冲动,毫不犹豫地把酒瓶戳到索隆的脸上。

“喂,吃饭啦绿藻星人,再睡头顶的绿藻就被太阳晒干了。”

“恩……”话音刚落,索隆就睁开了眼睛,暗红色的玻璃珠子眨巴了几下,他其实早知道来人是山治,也早就闻到了近在咫尺的饭菜香味。

“吵死了,花痴厨子。”他一根根掰开山治握着酒瓶的手指,大概是因为刚刷完碗,那家伙的手指凉凉的。

“少罗嗦,给你早饭。”酒瓶一下子被塞进刚睡醒的索隆怀里,连带着刚热好的饭菜。

“哦,不错的下酒菜嘛。”

由于刚从睡梦中醒来,绿头发的家伙嗓音比平时还要低,山治盯着他咧开的嘴角和嘴边的口水,偏过头又点了根烟,收回烟盒时没忍住,微微翘起嘴角。

 

“你今天又放了几个刀片?”索隆狐疑地用筷子戳了戳意面,换来的是皮鞋钉在他脸旁船体的声响。

“老子这次没放,爱吃吃不吃还我。”

大概是实在饿了不行,索隆没再挑衅,确认食物安全后捧起饭菜一股脑往嘴里塞。

 

“味道……”

“啥?”吃得正香的索隆鼓着嘴,不明所以地哼唧,“什么味道。”

索隆显然是没听懂他的话,一边念叨着白痴一边嚼了嚼嘴里的章鱼肉,两只腮帮子鼓得圆圆的,眼睛却紧盯着一直吐槽的对象。

在索隆疑(看)惑(白)(痴)的目光中,山治弯下腰,单手捏住了索隆鼓起的两颊。

“怒刚……咳咳,你干什……”

 

呼吸交织前索隆愣了一下,眯起眼睛的同时拦过山治的腰另一只手摩挲起他的下巴,拇指在稀疏的胡茬上徘徊,又流连在滚动的喉结上。

 

虽然不知道厨子在打什么主意,但这种送上门的福利,他罗罗诺亚可不会放过。

 

>>

 

“绿藻头你干什么那么用力啊!”

一吻完毕,山治从索隆的怀中跳出来。

“你不是挺享受的?”

“享受个屁!啊啊啊嘴唇都肿了一会见到娜美小姐要怎么解释啊混蛋!”

“管那女人干什么……”

“闭嘴!我不管你了记得把碟子放回厨房刷干净!否则不给你酒喝!”

“……啧。”

 

>>

山治溜达回厨房甚至连他都没发现自己还哼着莫名的小调,坐到椅子上时嘴角还不受控制地往上撇。

他扬起下巴猛吸了口烟,单手别在椅背将白烟缓缓吐出,白皙的脖颈拉成一道漂亮的弧度。

他咽下唾液,舔了舔抿起的嘴唇,只觉得脸火辣辣的。

 

他将倒扣在餐桌上的书翻过来,红着脸捂上嘴。

那本书是罗宾在上个岛淘来的,今早她笑眯眯地把它递给了山治。

 

加有书签的那页是关于吸烟危害的,章节最末的备注是这样写的:

 

——与吸烟者接吻的时候,不吸烟的一方会感到苦味。但反之吸烟者会从对方的舌头上感到甜味。

 

 

 

“真是,太甜了。”

 

 

>>END

FT:

火火生日快乐!(比心)这可是我的第一篇索香啊我的第一次!不管多嫌弃也不许不要qwq

……顺便一说你生日跟我某本命挨着……

你大概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单纯因为黄绿两只认识的!脑子不好我都忘了一开始是怎么开始的(咦)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能经常吐吐槽开开索香的脑洞一起prpr厨子真是太棒了!(拇指)顺便小声说我的生日是1003→→

虽然知道自己写的虎头蛇尾的但还是不知羞耻地发出来了!没到自己的预想程度也不知道跑偏到多远ojz

主要是因为某些原因昨天太兴奋了

这次回顾漫画被卖萌的大剑豪萌了一脸血,扉页一吃东西就塞得嘴巴鼓起两个球太可爱了XDDD

最后再大喊声情敌生日快乐!XDDDD


评论
热度(12)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