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KHR|山狱】 一明一灭一尺间

-短打

 


 


 

>>

 

转瞬即逝的光芒比恒久的黑暗更让人寂寞。

 

 

 

>>

 

狱寺隼人迷迷瞪瞪醒来时离下课还有十多分钟。

 

下午第一节课总是最容易打瞌睡的时候,总是板着一张臭脸的国文老师热得直用手背抹着汗,手臂撑在讲台上讲着狱寺最不感兴趣的国文,俳句的俳谐性听着他脑袋更迷糊。

 

自诩十代目最完美的左右手也抵御不了潮湿的暑气,他依旧趴在桌子上,没有坐起来的意思,白净的脸上留下红红的睡痕,连嘴角都沾着点亮晶晶的水渍。他知道老师懒得管自己,索性神游起今天放学后要干些什么,十代目午休时说过要送草皮头的妹妹回家,棒球笨蛋又适时插嘴说不如狱寺来看我们练习比赛,嘴巴里塞着没嚼的饭团抢着说话的样子真是蠢爆了。

 

风扇不知道被谁扭到最大,发出嗡嗡的低响,课本被吹得哗哗响,女孩子不小心发出细小的惊呼又小心翼翼地收起声音。

 

所以他最后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呢,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吧。

 

想着就有点生气,坚持在和山本武较劲的问题下绝不退让半分的少年突然气呼呼地直起身子,一个眼刀砍向后排的山本武。

 

大脑里填满了棒球的男孩子被挡在课本后面,黑色短发随着呼吸及为规律地抖动着。八成、不、十成是在睡觉,这幅蠢样还好意思和自己争左右手的位置,真该让十代目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

 

大概是睡得太猖狂,老师手里的书本是在忍无可忍地打在那头黑发上,高挑的黑发少年睡眼朦胧地被赶到教室门外,被迫与冰凉的走廊共度最后的十几分钟。

 

银发少年满意地点了点头,完全把五分钟前的自己以及同样躲在书后与瞌睡虫抗争的沢田纲吉抛到脑后。

 

 

 

>>

 

狱寺隼人毕竟是个傲娇,再怎么成长也做不到坦然坐在观众席的最佳位置看某个笨蛋挥洒多余的汗水,至少在十年内是不可能的事。

 

三点的铃声响起,他毕恭毕敬地目送沢田走出教室,骂骂咧咧赶走了脸上挂满雀跃的棒球少年,背起挎包头也不回地踏上去往楼上的楼梯。放学后的时间,忍受不了群聚的委员长不会在天台小憩,大概是跑到隔壁町咬杀哪个发型违反风纪的凤梨了。

 

他松了口气,将背包扔到一边,靠在生锈的铁丝网前。

 

 

 

>>

 

山本武的短期梦想是一路打棒球到甲子园,长期梦想是能一直和好友沢田玩黑手党游戏。

 

近期梦想是让狱寺来看自己的比赛。

 

 

 

真是一个比一个难度高。

 

山本趁着击球后的空档,边抹着汗边咧开一个笑容。

 

 

 

>>

 

季语也好切字也罢都在狱寺所不能理解的范围内,对他而言这些都没有简单明了的物理公式更易理解。

 

偏偏该死的老师还留下了俳句的课堂作业,还好他下课后去图书馆借了本书,凭借他的聪明才智应该不成问题。

 

 

 

“さびしさや,一尺消えて,ゆくほたる。”*

 

 

 

厚厚的俳句书摊在天台的水泥地上,狱寺咬着烟消化着晦涩难懂的古句。

 

在他曾经活过的十四年中从未出现过叫做立花北枝的俳句诗人,松尾芭蕉也还是单纯的诗圣并非整天被曾良嘲讽的芭蕉桑,日文对他的意义不过是帮助十代目完成伟大霸业的一种普通语言,或者还是亲生母亲的母语。

 

与从小就会的意大利语不同,日语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词语,日本人也不太一样,总会用委婉的语句表达出自己内心,明明是那么爽朗健谈的人,到了某些时候偏偏又不愿多说。

 

 

 

苔玉,松毬。

 

绀琉璃,淡萌黄,木漏日。

 

好像哪个颜色都曾在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中出现过。

 

 

 

啊啊。

 

……真是热得要命。

 

 

 

>>

 

さびしさや,一尺消えて,ゆくほたる。

 

 

 

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

 

 

 

>>

 

作业发下来是隔天中午,午休时教室并没有多少人,学习委员抱着厚厚一沓本子挤进教室,经过后门时与班里有名的三人组打个照面,最上面的几本掉了下来,接触到地面前被眼疾手快的棒球手接住。

 

“山本君,谢谢。”

 

“没事啦——”山本笑着摆摆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棒球笨蛋你再不快点我和十代目就不等你了!”总是暴躁的朋克少年炸着毛吼道。

 

“哎哎!?没事的我不会走的!”吊车尾连忙摇摇头,像只无害的吉娃娃。

 

 

 

绑着马尾的女孩子扶了扶手上的本子,回过头走进教室。

 

高了几厘米的少年搭过异国少年的肩膀,笑嘻嘻地一再缩短着距离:“狱寺昨天为什么不来看我的比赛啊,我昨天可是打了个超——棒——的全垒呢。”

 

“那种事情谁会记得啊!我可是很忙的!”

 

 

 

>>

 

教室的窗户没关,风呼啦啦地吹进教室,发下来的作业本被风刮开几页。

 

並盛常年第一的优等生的字迹上难得打了个红叉叉,老师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纸都被划破了。

 

 

 

 

 

“课上瞌睡,罚站走廊,最上川。”*

 

 

 

>>END

 

 

 

 

 

 

 

 

 

 

 

FT:写到一半想起了初恋,放学后的傍晚,抱着他的外套看长手长脚的少年傻乎乎地踢球,我喊出那个叠音,然后看着他笑着回头问我怎么了,感觉这个少年曾陪了我一整个少年时光,真好。

一开始是打算BE的,但想想还是算了,下不了手了。

 

 

 

 

 

*文中俳句译文及解释取自知乎“日本有哪些隽永的俳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776491

 


 

*“忘写作业,罚站走廊,最上川”是《日常》中祐子说的,我借过来改了改w

 


评论(4)
热度(20)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