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KHR|山狱】COLORATO -1

- 十年后 彭格列匣已毁的时间点 -


秋冬交替之时,并非是意大利的旅游旺季,但还是能在街上看到不少游客,他们虽没有欧洲人的深邃眼窝,也没有白皙通透的肌肤与浅色的瞳孔,但还是为这座城市添加了独特的异域风情。作为西西里岛上的第二大城市,卡塔尼亚的街头并不安静,不少背包客选择在这里度过最美好的假期,无论是意大利美食、还是葡萄酒、艺术和文化,再或者是古老的哥特尖顶,都能令他们驻足许久。

谁都不会注意到,在这座历经千年的火山小镇的一隅,正发生着一场黑手党火拼。


彭格列岚守最后一根香烟燃到了滤嘴时,刚刚躲过一轮的攻击。


右手拇指的D级雷戒发出清脆的响声,他看过去,才发现那声音源自一道细小的裂纹。


“啧,可恶。”他吐掉烟头,趁对方还未展开下一次狂轰乱炸前翻滚到巷道的尽头。


卡塔尼亚的建筑并不像“金盆地”巴勒莫那样杂糅了多种风格,在这里,随处可见有着细长尖顶的巴洛克建筑。大块大块青石板砌成的街道更为狭窄,雨季未过,要是不注意那些爬满青苔的石阶,便会像这个穿着考究西装的青年一样,险些命丧于这个被熔岩覆盖过的黑色城市。

狱寺隼人靠在破败的米黄色墙壁上,试图抑制住沉重的呼吸,骤然而至的大雨带走了他身上大半的热量,再加上被围攻时或多或少的小伤口,导致他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在这种狭小、视角又差的环境下,C.A.I系统完全派不上用场,再考虑到是在这种人流密集的城市,能派得上用场的武器除只有赤炎之矢和几个其他属性的武器匣。不过好在棘手的地方领队已经解决,只剩下几个用着奇怪匣武器的杂碎。


狱寺皱着眉头熄掉拇指的绿色火焰,小声嘟囔:“肯尼希这个怪人,几个月没见,不知道又搞出什么新花样。”


右手中指的岚戒与食指的雨戒同时燃起,镇静的蓝与分解的红一齐注入他左手的骷髅枪。

就在骷髅头口中形成两种火焰的攻击的那刻,本该积年的火山灰覆盖着的灰暗墙壁突然扭曲起来——

还有个“雾”?

“原来如此,从一开始就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吗。”话语未落,自左手发起的攻击就已准确无误地击中拐角剩余的几人。

“杰索家的那个混蛋,还真是够看得起我啊。”


穿着一身白色制服的男人从隐匿处现身,靛色的火焰像蛇一般缠绕在他手中不停转动的两把弯刀上,仿佛还在发出“嘶嘶”的蛇信声。

“彭格列的家伙,去死吧!”


搞突袭啊,真是值得夸奖。

不过,老子可是十代目的左右手啊,怎么会死在这种地方。


“时雨苍燕流第二型,逆卷雨——”由暴雨汇聚而成的积水被卷起,白魔咒的术士一时乱了阵脚,慌不择路中身体优先于意识改变了攻击姿势,一手的弯刀飞了出去,划破那道脆弱的水壁。

“……第八型,筱突雨。”


“来得太晚了,笨蛋。”


水幕中的来者发出一阵短促的笑意,镇魂之雨混杂着葡萄酒的香气与硫磺的气息,踉踉跄跄地栽倒在怒涛般的恋人的肩上。


远处的埃特纳火山依旧吞吐着青烟,一如它曾伫立过的千年。


>>TBC


*卡特尼亚,意大利港市,位于西西里岛东岸、埃特纳火山南麓。

*巴勒莫,意大利西西里岛西北部港城,其郊外曾是19世纪后期意大利黑手党兴起的聚集地。

*埃特纳火山,意大利西西里岛东岸的一座活火山,南距卡塔尼亚29千米。




↓  ↓  ↓  ↓     写这个东西的初衷是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    ↓  ↓  ↓  ↓




带入了几个自己萌的CP发现只有山狱我全能带入嗷嗷嗷 没忍住就摸了个鱼 先写了战斗paro(然而没有写出想要的感觉( 其他两个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懒癌至今未治好ojz

好久不写东西感觉自己又弱了不少……


*colorato意为多彩的。

评论(6)
热度(15)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