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谢谢你们两个人,陪了我这么久——
——最喜欢你们了——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太和太 | 洋三 泽仙 牧藤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DA|太和】Only Words Bleed

- 送给  @青羽  的生贺,不是第一个祝福的人但我努力成为了最后一个祝福的!【喂】

- 明年我一定早早准备嗷嗷嗷qwq

 

- 球员太一×歌手大和系列

 

- OOC预警

- OOC预警

- OOC预警

>> 

    Holding me close until our eyes meet.

    You won’t ever be alone.

 

    Loving can heal.

    Loving can mend your soul

 

>>

    顶着宿醉醒来的石田大和按上额头,皱起眉毛:“可恶,头好痛。”

    没想到本应只有自己居住的房间里传来第二个人稍微有些慵懒的声音。

    “阿和,早安,啊呜——”

    躺在一旁赤身裸体的八神太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半睁着的褐色眼睛眨了眨。

    “等等,你怎么在我床上!?”顿时完全清醒的石田“噌”地一声坐起来,顺着八神讶异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胸口。

    如果说看到赤裸的八神睡在身边还可以理解为留宿,那看到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淤青就,石田怎么也无法继续欺骗自己。

  

>>

    接到石田大和的电话时,高石岳刚刚赶在死线前将最新的文档发给编辑,按下接听键后整个人几乎是摊在了椅子上。

    “是哥哥啊……”

    不知是什么缘故,听筒那边的声音透过电波显得有些嘶哑,像是熬了好几天的夜,又像是嗓子使用过度。

    高石咳嗽了几声,肩膀夹着电话端起桌角的咖啡。

    “回……岛根?”

 

>>

    等到高石和背着背包走到车站时,石田已经站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几个月没见,石田并没有多少变化,除了脸色不太好以外,甚至比前些日子还胖了一点。

    看着石田有些惨白的面色、眼下的乌青以及眼白的红丝,加上最近听说乐队要出新专辑的消息,他也能推算出最近没有消息的哥哥在忙些什么。高石是清楚哥哥的秉性的,一工作起来就忙得没日没夜,除非谱出满意的曲子是绝不肯停下来休息的。别说一日三餐,几天下来可能都吃不了几顿外卖。

    从这一点上看真是很好地继承了石田裕明的基因。

    只是……看着脸明显圆了一圈的石田,高石又有些怀疑起自己的推理能力了。

    既然没有好好休息,工作狂石田大和又怎么会胖那么多,难不成有人照顾他。

    高石武想,关于亲爱的哥哥不瘦反胖的身材,大概可以纳进石田·高石家的十大未解之谜了。

 

    “哥哥!”

    石田闻声抬头,看到高石一路逆着人流挤过来,额头还挂了几颗汗珠。

    “大作家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迟到啊。”

    “先不说这个!”低下身子喘了几口气,高石气喘吁吁地公布自己的结论,“哥哥不要随随便便和女朋友同居啊!”

    “哈——?!”

    石田大和想,关于亲爱的弟弟当了作家后越来越大的脑洞,大概可以纳进石田·高石家的十大神秘现象了。

 

>>

    “所以说我没交女朋友……”

    解释了一路,直到两人到了岛根,石田才好说歹说让高石相信了自己并没有和女孩子交往的事实。

    “那怎么……”高石狐疑地打量起石田。

    眼看瞒不过去了,石田叹了口气:“是太一。”

    “太一哥?”

    “对,太一。”

    没给高石再提问的机会,石田快步走到高石身前,敲开了老屋的房门。

    “奶奶,我是阿和。”

 

>>

    对于意外来访的孙子们,年迈的老人并没有多问些什么,看见两个小孩子如今已经长得又高又壮,老人眼角的皱纹都像是在微笑。

    眼尖的高石看到石田拉着有些大的行李箱躲进里屋,没和奶奶聊上几句,借口收拾行李也跟了过去。自从碰面时高石就注意到了,石田拉的24寸的行李箱算不上大,可要只是回老家住两天,好像装的东西又太多了。

    拎着背包坐到石田身边时,他正愣在那里,手里捏着一个粉红色的小物件发着呆。高石凑了过去,原来是个桃心样式的耳机分享器。

 

    “哥哥,这个不带走吗?”

    “不了,以后也没什么用处。”

    “带着坐车时一起听歌不是挺好,正好让我听听你们要出的新歌。”

    从岛根的老家回御台场需要先坐巴士再换乘新干线,每次在车上的那几个小时对于稍微有些晕车的高石来说都是煎熬,有音乐可以听的话大概能将这种不适感降低一些。如果是哥哥的声音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不要吧,”可惜一向弟控的石田不知为何拒绝了,“两个大男人带着这种东西像什么样子,”石田笑着将小桃心扔进了抽屉里,“阿岳你收拾好了?等一下啊我马上就好。”

作为一名小有名气的作家,高石有着独特的敏锐视角,总是会注意些常人不会留心的事情,他清楚地记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石田几乎是随身携带着这个看似无用的小累赘,尤其是在他档期空闲,和同样没有大型比赛的好友八神太一一起跟踪自己和八神光的约会的那段日子。

    那为什么突然不需要了?

    高石并没有继续问下去。

 

>>

    远离了都市,夜晚的岛根很是安静,除了此起彼伏的虫鸣声外,就只有猎猎的风声。尽管已是早春,乡下还是要比大城市冷上那么几度

    刚和编辑通话完毕的高石正抱着笔电坐在院子前的走廊上,由于只穿了一件薄毛衣,他总会停下来搓一搓手取暖。

    “还好奶奶已经睡下了,不然一定会被电源线绊倒的。”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那个爱操心的哥哥。

    石田迈过打了结的电线,将手里的餐盘放在地板上,然后坐在了高石身边。

    “冷的话就多穿点啊,给你。”

    “啊喏,玄米茶啊,好怀念。”接过热腾腾的茶杯,高石把电脑放在一旁。

    “还有啊,难得回来,你怎么还放不下工作,不知道要休息的吗?”

    “我哪有,”高石心虚地瞥了一眼随身携带的电脑,小声嘟囔着,“……我也多少从父亲那里遗传了点吧。”

    “也?”

    “没什么啦别在意……”高石嘬了一口茶,“说起来,之前那话是什么意思啊,很让人在意啊。”

    “什么?”

    高石斟酌着措辞:“就是,太一哥,那个。”

    “咳咳咳。”石田没听完话就被茶水烫到了舌头。

    “没事吧?”

    石田吸了几口冷气,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反正你多少也应该知道了……”

 

    “我跟太一的事情。”

 

>>

    石田大和喜欢八神太一很久了。

 

    那个时候他们还在上国中,因为一场误会石田与八神认识了。一开始自己总是不给对方好脸色,没说上几句话就能吵起来,但是后来,也许是性格缘故,两人渐渐成了整天勾肩搭背的好哥们。

    那时石田所在的乐队刚刚成立,正是处于上升期的阶段,可原来的贝斯手因为私人原因退出了“Teenage-Wolves”。进退两难间,为了赶在两个月后的小演出,石田揽下了贝斯手的位置,整日背着贝斯往返于家和学校,没日没夜地练习。

    隔壁校的八神总在球队活动后来找他,看着他从基础学起,磕磕绊绊地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从冬天到夏天,从秋天到春天。

    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乐队,到小有名气的组合。

    这一过就是十年。

    而八神,也凭借着自己的运动优势,一步一步走到了国家队的位置。

 

    知名度高了,粉丝自然也多了。

    在某次接受采访时被问及感情问题时,一向应付自如的石田难得打了结巴。捕捉到要点的主持人乘胜追击,抛出“石田有这么好的条件,就没有考虑过个人问题吗?”的问题。

    “啊,不要难为我们的主唱嘛!”一同接受采访的伙伴打着圆场。

    “咦?可石田君的女粉丝可是不少吧。”

    “但是,私底下我可是很无聊的,”石田罢了罢手,“不太擅长应付女孩子的。”

    “真是可惜啊,”主持人叹息着,“难道也没有喜欢的人吗?”

    “他这种家伙怎么会有喜欢的女孩子啊!总是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就算有也都给吓跑了啊!”伙伴说着模仿起石田抱手臂的动作,随即遭到了石田的肘击。

    嘻嘻哈哈中,就连摄影师都没有注意到石田小声地说了声:“有的。”

 

    可惜,在他看来只是暗恋而已。

   

>>

    以至于,当某日清晨暗恋对象与自己未着一缕躺着同一张床上时,石田来不及好好思考就下了驱逐令。

    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两个精力正盛的青年在酒精的副作用下犯的本不该发生的错误。

    他根本没勇气承认对方是怀着与他相同的心情的。

 

>>

    休憩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就到了返程的日子。

    老人站在门前摸了摸两个大男孩的头发,目光祥和,不紧不慢地说。

    “阿岳啊,写的书已经卖到我们这里了。”

    “阿和哟,奶奶年纪大了,听不懂你们唱的歌了。”

    “要注意身体啊。”

    “还有,”老人顿了顿,“上次来家里玩的那个朋友,是个很有元气的孩子呢。”

    

那还是前几年的夏天,还没成为正选的八神提出去乡下避暑的建议,正巧石田的老家在岛根,每年长假他和高石都会回去一段时间。只是那一年高石奈津子带了高石岳回了法国,只剩下石田大和与八神太一两人一起同去。

与石田家的两个男孩子不同,八神总是闲不住,明明已经成年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拽着石田跑来跑去。也许是许久没有与这种类型的孩子打过交道的缘故,老人格外喜欢这个朝气十足的大男孩,宠爱的程度甚至令石田抱怨过到底哪个才是自己的亲孙子。

 

“下次叫他一起来玩吧,这么长时间不见还有点想呢。”

“嗯,好的。”石田听话地点了点头。

 

对不起,奶奶,他应该再也不会来了。

 

>>

回程的时间感觉总是比来的时间长,石田坐登上新干线时就昏昏沉沉睡下,再醒来时天色只是暗了一点。石田低下头看了眼手表,马上就要到站了。

石田侧过头看向高石,俊朗的男孩子正捧着一本轻小说看得认真,他推了推高石的肩膀,示意他该下车了。

“阿岳,真是抱歉,工作那么忙还陪我任性。”石田边说便从头顶的置物架搬下箱子。

“没有这回事,”高石摇摇头,也背起了包包,“倒是哥哥,真觉得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两个人走到车门附近,石田整个人倚在车门旁,“……毕竟我都说了那么过分的话,还打了他一巴掌,”他将手覆盖到眼睛上,牙齿咬上泛白的嘴唇,“最重要的是跟自己最重要的朋友上了床,再怎么样也回不去了吧。”

“一定不会再愿意与我见面了。”

 

“……”

    高石的声音被甜美的播音声掩盖了过去。

窗外,栉比的大楼正缓慢后退。

 

>>

由于出站口并不是同一个,两人下了车就告别了。石田一个人拉着轻了不少的行李走向出口。为了避免被粉丝认出,石田下了车就戴上了帽子口罩,一头扎眼的金发被压了下去,在人群中也就不那么显眼了。他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能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中把他认出来。

可偏偏就有人喊了他的名字。

那一瞬间石田还以为是高石在叫他,可声源明显是反方向,顿下步子的下一秒他就看到了守在检票口那褐色的头发与满分的笑脸。

现国家队队长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他的左脸上还贴着掩盖浮肿的绷带。

“小光跟我说你和阿岳今天从岛根回来,”八神搔了搔脸颊,“我觉得有些话是必须说出来的,可你那天什么都不听就把我赶出来了。”

 

>>

    And if you hurt me.

    That’s okey baby,Only words bleed.

 

石田大和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八神太一都在他的生命中占据了不可取代的位置。

    “请和我交往吧。”

 

    I won’t ever let you go.

 

 

 

>>END

 

 

- 文中歌词来自《Photograph》。

评论(4)
热度(100)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