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头D|启拓】 Romance

- 来自@賀哲瞳的点文。启拓情人节www
- 时间点是Project.D结束后一年。
- 启拓已交往。
- 文中Act.03加粗的对话来自漫画第23卷 Vol.286 八六包围网(明明是恭子告白的一话还起这么微妙的标题 啧啧
- 拓海的赛程参考的是2012赛季超级GT系列赛的赛车情况,其中GT300组别内共计29种车型里刚刚好有辆斯巴鲁,而且GT300组里参赛的多为业余选手,低马力正好适合初入正规赛的拓海。
- 文中Act.07,启介对拓海的称呼参照的漫画。
- 这一天,巧克力渣终于了解到了爆字数与拖延症的可怕。

————————————————
 

>>Romance
 
 
Act.01
 
    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
 
Act.02
 
    这年早春,群马的天气才刚刚转暖,路面还布满细小的沙粒,就有人迫不及待地赶着夜色驰骋在山道上。
    那几乎要把身体抛出去的离心力、震耳欲聋的爆音、窗外呼啸而过的景色,都能让人的肾上腺素激增。
    果然还是在山道上跑才最能体会到那种最初的感动。
     一辆明黄色的FD缓缓停在了山脚的折返点,跳灯照亮了山道入口处的路牌。
 
    “歡迎光臨縣立赤城公園”。
 
    熄了火,从驾驶席上起身的高桥启介关上车门走到旁边的自动贩卖机前。
    尽管才刚入春,可由于山道入口不远处便是赤城湖,还是会有许多周围的居民来这里踏春,因此山脚唯一的一个贩卖机里显得空荡荡的。
    在几个按钮前犹豫了一下,手指最终按在有着红白相间配色的香烟盒的按钮上。
    “哗啦”一声过后,高挑的青年埋下腰从出货口掏出香烟,撕开透明包装纸点上一根。
 
    在美国90年代初的禁烟活动兴起之前,作为法拉利车队赞助之一的万宝路一直是众多赛车手垂青的品牌,尽管高桥启介平日并不抽红万,但是看见了红白包装还是下意识地买了下来。
    “男人只因浪漫而牢记爱情。”
    高桥启介想起年轻时自己某个前女友指着香烟盒上的黑色加粗的英文这么说道,句尾上扬的语调仿佛还回响在耳边。
    “所以,启介你要学会浪漫点嘛,不要连情人节都忘记了啊。”
    说完还用葱白的指尖点点自己的胸口。
    可惜的是,别说第二年的情人节,她甚至连下个月的白色情人节的都没过上就成为了高桥家二少的众多前任之一。高桥启介对她仅有的模糊记忆也只有这句话。
    仔细想想,好像吻技还算得上不错的。
 
    掐掉吸了一半的香烟,高桥启介摸上嘴唇。
    “浪漫吗……不知道‘那家伙’吃不吃这套。”
    人生中第23年个情人节,要不要做些浪漫点的事?
 
Act.03
 
    高桥启介口中的“那家伙”是个比他小了三岁的大男孩。
 
    是孤身在秋名默默无闻送了五年豆腐的少年。
    是让高桥启介连续吃了两场败仗的高中生。
    是令白色彗星尝到败果的86驾驶员。
    是Project.D中的下坡王牌。
    是房车赛中不同车队的竞争对手。
 
    是他高桥启介的现任恋人。
 
Act.04
 
    “情人节啊……”看着手机里的日历,高桥启介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当了20多年直男的高桥启介从来都没有刻意讨过女孩子的欢心,等到他在第23个年头里后知后觉被掰弯了后才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全部罗曼蒂克的细胞。
    好在不管交往的对象性别是女性还是男性,对方都不会因为这种缺点吵起来。前者是因为刻在高桥启介骨子里的雄性荷尔蒙实在是太吸引人,女孩子抱怨几句渐渐也就不了了之,后者则是根本是个不会在意这种节日的笨蛋。
早些年有女朋友时是怎么过的来着?
    这么一回忆,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和女性打过交道了。
 
    一开始,在抛下暴走族老大的身份跟着凉介飙车的一年半时间里,高桥启介不但没跟哪个女孩子交往过,而且连正式的约会也没有过。与大多数同龄人不同,他好像把属于那个年纪的大男孩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心爱的FD身上了,对赛车的痴迷程度甚至到了刚买了车子就以没时间约会这种糟糕的疑似渣男的理由甩掉了前任女友。
    按史浩的话讲,启介是因为个性的原因,只能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一件事上,要是边赛车边恋爱,大概哪个都走不长远。
    最好的例子就是当初在崎玉西北远征的那段时间,高桥启介的确是对同样驾驶者FS-3D的恭子有了好感。毕竟与之前交往过的女孩子不同,懂车并且开得不错的好女孩的确很难遇到,可是自己还是残忍地拒绝了她。
 
    为什么啊,明明身材不错性格也好长得也可爱,虽然偶尔会做出些匪夷所思的大胆举动,但是也没办法让人讨厌起来不是吗。
    “是我焦虑过度了吗……”
    深夜的赤诚山顶,对着特意来找自己的恭子吐出直截了当的话语,躲过因直白拒绝而泪如雨下的恭子,满脑子只有每天清晨驰骋在秋名的‘那家伙’。
 
    “现在没有闲工夫啊……”
    “‘那家伙’加入D计划之后,一天比一天更厉害……”
    “这一年来,我根本没时间交女朋友……”
    “因为‘那家伙’……”
    “每天都在练习啊!”

 
    等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眼睛里除了那辆AE86已经容不下其他人了。
    那个藤原拓海啊。
 
Act.05
 
    入夜的非法赛车,虽然因为安全原因赛前信息比不上正规比赛那么详实,但是还是会有一些慕名而来的围观群众。山路赛的观众往往是群精力旺盛的男性,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可爱的女孩子来加油助威,与此相反,人多的时候还会有专门的女性观看专区(虽然是她们私自划定私自命名的)。
    性别不同,关注的角度自然也不同。
    与其和满腔热血的男车手们守在一个个弯道口只为那五六秒的攻弯,这些对赛车知之甚少的女孩子更愿意守在起跑点只为能够更近距离地为帅气的车手偶像献出自己的尖叫声。
    在群马县的小圈子中,最让其他男车手嫉妒的非赤城的高桥兄弟了。除了难以望其项背的驾驶技术外,他们不仅仅拥有英俊的容貌,还有普通人没有的资金支持着这一奢侈的爱好。这也难怪每当亮白色的FC3S与金丝雀色的FD3S呼啸而过时,山道旁的女性观众总是更多了。
    第一次在秋名硬着头皮迎战时,藤原拓海还被这架势吓到过。
    与这二人相比,藤原拓海魅力也不算小。
 
    说起来,在认识高桥启介后,藤原拓海还交了女朋友呢。
    先是脸蛋清纯可人的高中同学,后来竟然换了个女高中生。
    对此高桥启介表示不解。
    那个平日一脸呆样一摸方向盘就变怪物的家伙把妹手段怎么这么高!
    藤原拓海你原来有这种情结,专挑女高中生下手。
    说好的车手不需要女人呢。
 
    在住进靠两人的锦标赛奖金买下的公寓后,高桥启介曾因为这些旧事打翻过小小的醋坛子。
    “不过全都被我高桥启介打败了。”
    趁着藤原拓海听见门铃声去开门的空档,高桥启介从衣架上挂着的外衣中翻出拓海的钱包,里面有张(被高桥启介强行要求塞进去的)二人的合照。照片是Project.D结束时拜托车队的人照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这两个人的第一张照片。

    “奇怪,下面是什么……”抽出合照,启介脸黑了一半。
    这不是那个打高尔夫的小丫头。
    抽出来,撕掉,启介脸又黑了另一半。
    这不是那个叫什么树什么木的照片吗!藤原拓海你要不要这么懒!
 
    “这是您的信件,请签收……”
    高桥启介撇撇嘴,一把揪过正打算拆开信件的藤原拓海揽进怀里,凶神恶煞地对着还没离开的邮递小哥吼道:
    “信退回,以后东京来的信别往高桥家送!”
 
    同车技一样,高桥启介发起小脾气来时醋意也是一等一的。
 
Act.06
 
    这周六啊。
    还好最近没有什么大比赛,这个周末可以歇一歇。
    和车队教练通完电话后,启介犹豫了下。
    最近一直在忙小组赛的高桥启介并没有回家住,也就是说,他已经一周没有和藤原拓海见面了,更糟的是他们这段时间甚至都没有长时间的通话联系。
    虽说这周没什么房车赛,可下个月有Super GT……“那家伙”之前说过可能会参加,如果自己推测正确,应该是轻量级的GT300组别。
 
    总之先打个电话确认吧。
 
    “喂,拓海。”
    “启介?……”
    “是我……你那边听起来很乱,在练习?”
    “恩,因为要参加Super、呃、Super GTR。”
    “是‘Super GT’,你倒是好好把这几个赛事记清楚啊!别整天迷迷糊糊的!”
    “唔、启介你不也一样……恩?我在这里……”拓海的声音小了些,似乎是听筒那边还有其他的人,“……启介,土屋先生找我,我先挂了。”
    “那我发简讯给……”
    “嘟——”
    “靠!”
    高桥启介没好气地按掉电话。
 
    虽说现在向梦想更进一步是件好事,可眼看着都快放春假了,两人还忙得团团转。
    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整天土屋先生左土屋先生右的,我知道他是老前辈车开得也棒那也没必要连恋人的话都没听完就挂掉电话吧。
    还是当初好,每次赢了比赛还会等在路边和自己击掌,那一声声启介桑启介桑叫着多好听。
    切。
 
    Project.A:提前空出行程约会。失败。
 
Act.07
 
    一开始也不是直呼其名。
 
    和其他人谈起他时也不总叫名字,拿一些乱七八糟的代号代替。
    尽管高桥启介总是板着张脸不甘心地靠在明黄色的马自达旁边,可嘴里的溢美之词还是难掩其表。
    一秒钟前还管人叫天生的呆头鹅下一秒就夸他是山路上最可怕的敌手。
    秋名的幽灵。那辆86。熊猫trueno。怪物。
    我们的下坡王牌。天才。
    那家伙。
 
    面对面时会老老实实叫姓氏,反倒自言自语时会无意识地直呼其名。
    “喂,藤原。”
    对方虽然叫的名字,那也是为了方便与大哥区分开来。
    “启介先生?”
 
    虽说按高桥启介的性格,喜欢上某个人的话,无法理解暧昧的朋友关系,但是比起个人私事,显然攻略全关东的山路才是当务之急。
    不过结束了神奈川的最后一场比赛,高桥启介就有空闲的精力去做剩下的那件重要的事了。
 
    “藤原。”
    “等打败了那个小鬼后,恩……和我约会试试吧。”
 
Act.08
 
    这一年的2月13日正赶在周末的前一天,难得一遇的黑色星期五这天晚上,藤原拓海时隔一周打开了自家公寓的大门。
    摸着黑换下鞋子,凭着记忆走向卧室房门时意外地看见房门的缝隙透出暖暖灯光。
    “诶?启……”看见床上的人倚着墙睡熟的样子,拓海闭上了嘴。
    床头的牛奶已经凉了,看样子是等了一段时间。
    打了个哈欠,拓海也爬上了床,动作尽量小地把启介的身子放平。
    “就这么睡着了,唔,好沉。”
    关上卧室唯一的光源。
    “……晚安。”
 
    积累了有段时间的压力使藤原拓海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一旁的高桥启介却睁开了眼睛。他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扯过被子给身边仍在熟睡的人盖上。
    能想象得到这个沉浸在睡梦中一脸安详的青年就是那个曾经的群马第一下坡专家呢。
 
    伸了个懒腰,高桥启介把被子拉回胸前,翻个身搂着藤原拓海又睡了过去。
 
    “哼,晚安。”
 
Act.09
 
    藤原拓海被身边的人推醒时已经是下午了。
    第三次醒来的高桥启介并没有着急下床,他侧过身子支起脑袋看着藤原拓海,对方睡眼惺忪起身的样子跟当年山中小屋时一个样子,算不上顺滑的发尾被压得翘起。一觉过后迷糊的症状没有减轻反倒严重起来,拓海只有一只眼睛勉强半眯着,上面还挂着……呃,几颗眼屎。
    “早啊,启介,啊——好困——”
    高桥启介没有给他伸懒腰的机会,肌肉紧实的胳膊一捞,藤原拓海就栽到他的怀里。他用冒油的鼻尖顶顶对方的,稍微撑起身子亲了亲拓海的额头。
    “情人节快……”
    “唔,启介你口气好重,”推开,跳下床跑走。
 
    这个……没情调的小臭豆腐!
 
    Project.B:醒来后给恋人一个爱意十足的吻。失败。 


Act.10
 
    高桥启介发泄似的将床上属于藤原拓海那一边的枕头扔到地上,没一分钟,看着可怜兮兮躺在地板上的小枕头有些别扭,又咋着舌爬到地上将无辜的床具扔回床上,接着挠着肚子打着哈欠走到卫生间。
    他揉了揉眼睛,看着扒着镜子发了会呆。镜中的青年翘着凌乱的头发,眼皮由于没有睡好有些浮肿,鼻尖油油的发着亮,仔细看甚至还会发现小黑头。当年追在他屁股后面跑的小姑娘绝要是知道自己痴迷的飙车帅哥如今是这幅形象,不知道要作何感想。
    糟糕,最近跟拓海似的越来越爱发呆了。
    甩甩脑袋赶走呆萌的属性,高桥启介从一旁抓过牙刷和牙膏。
    “启介,”本该在或客厅或厨房或卧室总之就是不改来到卫生间的藤原拓海从门边探出头,吓得高桥启介手一抖,牙膏“噗嗤”一声挤了小半管,“记得刮胡子,刚才胡茬扎到我了。还有……”他撇了眼高桥启介手中的牙刷,“太浪费了而且你用的是我的牙刷。”
    “知道了知道了,跟个老妈子似的啰里吧嗦。”吐掉嘴里的水,高桥启介含含糊糊地回答。
    “启介先生真像个小孩子……”
    有意无意地使用了敬语,藤原拓海装作没有看到高桥启介头顶的“十字路口”,闪出卫生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试图驱赶掉居久不散的睡意,结果却拍出个大大的哈欠。
    “啊唔,没睡饱。”
 
    藤原拓海有时会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了,而事实也正是如此。从14岁那年还穿着松垮的国中运动服的自己懵懂地握上家里那辆熊猫色trueno到已经能够尽己所能用最少的时间跑一趟秋名下坡,到加入了高桥凉介的车队进行县外远征,再到现如今初入职业赛,藤原拓海一天睡满8小时的日子简直屈指可数。
    尤其是最近,由于场地赛多次计时结果并不尽人意,他将闲暇时打瞌睡愣神的几分几秒都用来研究如何在规定好的最佳路线发挥好车子的抓地力上,可怜的睡眠时间又被大大压榨了。
    “也许场地赛并不适合自己吧。”曾经称霸半个关东的下坡专家有时也会这么想,心底的些许动摇导致训练结果并不如人意,效率曲线也有趋于平缓的架势。
    车队的前辈曾在发觉了自己状态不好时善意建议过。
    ——藤原有女朋友的吧,累的时候可以试着依赖一下的,车手嘛总是紧绷着脑袋里的那根弦会累垮的。
    并没有纠正对方性别上的错意,藤原拓海只是茫然地点点头。
    可是,启介最近也很忙啊,这种微不足道的问题还是自己解决吧。
    比如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先解决下早午饭。这么想着藤原拓海的手伸向冰箱门。
    “叮咚——”好巧不巧地,门铃响了。
    不能指望着还在洗漱的高桥启介,藤原拓海在食物与应门上艰难地选择了后者。
    打开门后,入眼的竟是一怀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请问是……呃,”来者一身花店员工的打扮,好奇地打量着藤原拓海,     “藤原……小姐吗?”
    “……我,是男的。”藤原拓海指了指平坦的胸口。
    “但是送花的人是位男士,我们就……”说着递过一个本子,指着上面偌大的“高桥启介先生”的手写字样,“真是抱歉……”
    是启介的字体。
    藤原拓海扭过头望向卫生间门口,预料之中的看到高桥启介的身影,此时的他正侧倚着门框,叉着胳膊一脸得意,一副怎么样惊喜吧感动吧我就是这么帅的是不是又一次爱上我了的架势。当然,这些都是忽略了他一嘴牙膏沫叼着牙刷胡子拉碴的形象。
    “启介你填错地址了?”“怎么可能。”
    “那是送错人了?”“你开什么玩笑。”
    “难不成生病了?”“藤原拓海你赶紧给我签收哪儿那么多废话!”
 
    Project.C:满满一捧玫瑰花以感动对方。失败。
 
Act.11
 
    火候适中,大概十分钟以后就煮好了。
    盖上锅盖,藤原拓海弯腰将方便面的包装纸扔到角落的垃圾箱中。
    厨房外传来轻轻的一声“哼”。
    糟糕。
    藤原拓海大呼不妙,他险些忘记客厅里还有一捧莫名其妙出现的红玫瑰与一个莫名其妙生起气来的高桥启介需要处理一下。
    “这花怎么办?”权衡一下,还是这几株安静的植物更容易处理。
    “那是你的,别问我。”大爷般的高桥启介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在闹什么别扭啊,这个家伙。藤原拓海无声的叹了口气。
    “启介,”他将还挂着水珠的花朵赛道他的怀里,“为什么要送我玫瑰花,很贵的诶。”
    对方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该死……”
    “说起来,启介从早上起就很奇怪。”
    “咳,”似乎是放弃了惊喜,高桥启介无奈地翻牌,“今天不是那个……情人节嘛?贤太那小子说的。”
    “没注意。”斩钉截铁。
    “不是吧,上学时就没有女孩子送给你巧克力之类的吗!”
    “算是有吧……”藤原拓海想起了远在东京的初恋女友,“不过那种东西,怎么样都好吧。”如果对方不是自己喜欢的人的话。
 
    这话不假,学生时代就对女孩子没太多兴趣的藤原拓海并不像武内树一样那么在乎情人节那天鞋柜中的巧克力数量,毕竟这天给他留下的只会是好友一边哀嚎着“今年又没有告白可恶为什么拓海会有人给你小子巧克力啊明明只是个拓海”一边怂恿着加油站前辈们一起调侃他的黑历史。
    所以其实藤原拓海并没有过过一次真正意思上的Valentine’s Day。
 
    “所以,你有没有想做的事情?”沉默良久,高桥启介拉过藤原拓海的手,凉凉的。
    被扯过去后藤原拓海安分地坐在了他旁边:“非要说的话,有点想回秋名山跑跑,要是86还在的话就好了。”
    “没关系啊,我载你。”
    “不要,”一如既往地拒绝了恋人的邀请,藤原拓海斩钉截铁地解释着其中缘由,“只有启介的副驾驶,我不想坐。”
 
Act.12
 
    解决完两人的食欲,各自驾驶着FD与Impreza从赤城千里迢迢跑到秋名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与赤诚山不同,这里这里的山道还残存着冬日里未能融化完的几抹积雪,并不是很好跑的样子,但这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的。
    毕竟一个是在筹备D计划的那个冬天,就听从高桥凉介的建议跑熟了赤城雪道的高桥启介,一个是闭着眼睛都能记下秋名全部弯道的藤原拓海。
 
    ——但是,这和说好的约会不一样啊。
 
    看着一脸兴奋的藤原拓海,高桥启介也只能随着的性子陪他一起跑了。
    只是……
 
    “不行不行,启介不能跟我比的。”
    “怎么?”
    “……毕竟是家乡啊,我不想在秋名跟任何人比了。”而且还是用翼豹。
    “别啰嗦了,我先走了!”
    没有管身后那辆蓝色4WD车主的反驳,高桥启介一脚油门,驶上了秋名山的山坡。
    该庆幸今天是情人节吗,他想,这种平日就没多少人的山路现在更是冷冷清清的,根本不用担心有对向车。
    谁说高桥启介没有浪漫细胞的,这不成功地把恋爱对象约出来了吗。
 
    Project.D:和恋人一起兜风飙车。勉强成功。
 
    不愧是大哥,真有先见之明。
     喂喂高桥启介你大哥要是知道你这么糟蹋车队名字会气得从医院院长室跳出来揍你的。
 
Act.13
 
    眼前是早春的秋名山夜景,耳边是转子引擎的轰鸣声,身边是开着Impreza愈渐俊朗的大男孩。
    高桥启介突然觉得,可以不用把车飚得飞快,不用计较讨厌的GTR,不用考虑职业车手的赛程。甚至失了点车手该有的雄心壮志,觉得只要有身边这个人陪着自己偶尔跑跑,好像就足够幸福。
    可惜这种难得的文艺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直到下个转弯快得吓人的对手超过自己。
    “卧槽!拓海你用下水沟!”
 
    你能指望两个大老爷们有什么浪漫可言,他们满脑子有的只是赛车。
    不过这样的热血对这二人已然足够。
 
Act.14
 
    “有时我会想,毕业那年能够在秋名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山顶处,早已到达的藤原拓海坐在深色的翼豹车头。
    “情人节快乐,启介。”
    那是高桥启介怎么也看不腻清爽的笑容。
 
    也许年少的高桥启介喜欢过很多长腿大胸脯的姑娘,但是后来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开着86的傻小子。
 


>>End
 



- 彩蛋1号 -
最后,启拓二人去宾馆。
 
服务员:请出示身份证登记。
拓海:啥?(尴尬地摸着空荡荡的口袋)
启介:什么!你没带?!
拓海:出门时你又没说要来……唔唔!(嘴被捂住)
服务员:很抱歉,如果不登记双方的信息的话是不可以登记入住的。
启介:驾驶证可以吗!(凶狠地地瞪向服务员)
服务员(明显受到了惊吓):可、可以!!(长得这么帅却凶巴巴的qwq)
 
真不愧是前暴走族头子呢,启介先生。

 
- 彩蛋2号 -
房间内。
 
启介:拓海,你试试这个。(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套女高中生制服)
拓海:……启介,原来你有这种兴趣。(嫌弃看)
启介:有兴趣的难道不是你吗!(炸)
 
前暴走族头子虽不浪漫但是有的是情趣呀。
 
>>真·End



 
FT:
一周前这篇文还是3k+的状态,昨天晚上11点就突然破了6k,没想到会爆字数,本来挺高兴的但是我今天一直没在家,后续都是晚上刚写的,有点虎头蛇尾ojz
点的情人节我却没写出甜甜腻腻的启拓,心塞塞,希望 @賀哲瞳 能喜欢qwq
这么冷的cp还能有同好真是太棒了qwq
以及,最近几天才看完漫画的我表示,越到后面重野老师把拓海画得越可爱啊每次一笑都感觉回到了他初二的时候,真不愧是女主www
*万宝路的部分描写是我胡诌的,不是说赛车赞助,而是抽它的人。因为身边的人都不怎么抽,毕竟万宝路是女烟起家的。启介常抽什么烟我在原作里还真没注意过,不过动画里凉介抽的是Salem,焦油量那么大亏他受得了……不过跟他也很像就是,外表温和实际完全不是,薄荷烟真适合他。
*用手机复制然后发的时候好像删了文里一个字,找不到了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阅读问题→_→

*不能好好排版好难受。(扭

评论(22)
热度(59)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