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DA|太和】 一期一会

 

石田大和从来没有想过还能够再见到他,在自己14岁的这个冬天。

 

前一天接近午夜的时候被八神太一一个电话叫了出来,在约定的路口碰头时大和皱着眉责怪太一重要的跨年夜怎么不好好和家人一起度过,换来的却是太一突然放大过来的面孔。

“今天的最后几个小时,还是最想和阿和在一起啊。”

额头贴着额头,鼻尖点着鼻尖的动作惹得大和红了脸,一把推开对方后往前连走几步,最终停在路灯下面。

大和的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不知是不是冻红的脸埋在围巾里,声音闷闷的。

“不是要一起过吗,还不快点。”

于是棕毛大型犬摇着尾巴跟了上去。

 

两个人溜溜达达就来到了河边,河堤上稀稀落落有几对情侣,更多的人还是去神社了吧。

考虑了下路程和时间他们决定坐在河边等一年一度的烟花。

 

由于天气的缘故,河堤的野草大多都干枯了,手掌覆上去感觉刺刺的痒痒的。

大和抱着膝盖,太一盘着腿,肩膀挨着肩膀,谁都没有再说话。

夜晚的御台场跟白天比安静得多,平日里不会让人注意的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草丛树坑里昆虫交织的叫声,草叶间相互摩擦的声音,冷风刮过湖面的猎猎声,以及,身边那人平静的呼吸声。

全部,清清楚楚地通过夜晚凉爽的空气传进耳朵里。

大和忽然觉得耳朵热热的。

 

这时手机“叮”了一下,是报时的提示音。

“还有一分钟。”

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大和才发现没有戴手套出来是个多么错误的决定,凑到嘴边呵气时还瞟了眼身旁的人。

头发还是那么大刺刺地逆生长着,没有了护目镜和蓝色护额的束缚越发张扬起来,五官没有多大变化可和小时候比好像又不太一样,由于是生长期骨架也拉长不少可还是不及自己,为此太一没少跟大和闹莫名其妙的别扭。

 

30秒。

 

这么算自己和他也跌跌撞撞在一起快两年了,除却隔三差五毫无营养的吵架外相性还算可以。有时放学时路过御台场小学,连高石岳都会说太一桑真是个好男友啊哥哥你就别总挑他毛病了啊,往往旁边还会有止不住点头的叫做本宫大辅的后辈和微笑着的八神光。

 

20秒。

 

切……阿岳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追八神家的小姑娘成心在兄控面前说的,真不知道你到底是谁的弟弟。

 

10秒。

 

这么说来当年因为阿岳还跟太一大打出手,害得加布兽和亚古兽究极进化打了一架。想想自己小时也不够成熟,弟弟能够独当一面了不但不为他高兴还迁怒到太一头上。

嘛,不过他石田大和才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了。八神太一那时候就是欠打,当然现在看着照样很欠打。

 

5秒。

 

虽说小时候打起架来自己往往是被压(咳)在下面那个,那也是因为这个笨蛋没事老跟着足球跑跑跑的缘故啊,身体肯定比自己结实……那么一点点点,就一点点。

当然,现在的自己绝不会输给他。

 

1秒。

 

突然有点不爽,真想给小学五年级的八神太一一拳。

 

0秒。

 

也就是想想。

 

烟花炸裂开时刚巧整点,大和下意识地看向天空,绮丽的光彩映入他湖蓝的眼,像极了河面的波光粼粼。

 

还好,当时的我遇见的是刚刚好的你。

这应该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了吧。

 

还好有你。

还好是你。

 

这么一想大和倒是感觉眼眶有些湿润,抹了抹眼睛把头转向旁边。

“太一,新年快……哈?!”

 

谁能告诉他这是发生了什么。

 

“诶,这里是哪里……”

 

那个套着深蓝色风衣跟他差不多高的八神太一,怎么一没注意就变成、个子才到他肩膀的小鬼了啊!

 

“你看着好眼熟啊,阿和的哥哥吗?”

 

……哥你妹啊。

好像哪里奇怪不过算了,跟眼前的情况相比都不算什么大事。

 

 思考片刻,无奈只得先带这个麻烦的小鬼回自己家,总不能把他带到八神家门口说伯母你好我是您儿子的男朋友刚才我和他去河边约会我内心OS了下希望揍小时候的他结果一不留神他还真变小了没想到我还蛮厉害的有超能力真是对不住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了伯母再见伯母晚安伯母好梦,吧。

大和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打开挂着石田门牌的公寓门时小八神好像才完全认清了自己跑到未来了的现实,明明不是第一次来了那家伙进了屋换了拖鞋还紧跟在大和身后,眨巴着眼睛东看西看。

 

“我说太一……你怎么了?”

解下脖子上的围巾,大和转过身稍微低下身子问道,恩,不得不说这个身高差还真是爽啊。

 

“阿和,你家好乱啊,就算长大了还是不会收拾房间么。”

当然,揍人也是更方便了。

恭喜玩家八神太一(Level 11)get爆栗一个。

 

身高还不过直到石田大和的八神太一揉着脑袋撇了撇嘴,嘴里嘟囔着力气这么大干什么一边跳到客厅的椅子上,趴在桌子上时两条腿前后一甩一甩的。

给八神家打过电话后,大和就跑到厨房不知道在捣鼓什么,只能听到哗哗的水声。

 

片刻就听见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太一没回头,眼睛紧盯着电视屏幕里无趣的新闻。

“给。”有什么东西压在脑袋上。

刚洗好的苹果还沾着水珠。

这就是所谓的鞭子与糖果并用么,石田君。

 

啃着苹果,太一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大和。原本就比自己多几厘米的身高过了两年蹿的更高了,头发也在自己还没有经历的时光里留长了许多,身上穿的也不再是记忆中深绿的无袖T恤而换成了黑色高领毛衣,由于变声期的原因声音也低了不少。

感觉有点陌生,眼前这个石田大和,与他在那个夏天熟识的那个石田大和不一样。

太一觉得有点不爽,两条腿随着心情甩得更用力了。

一不留神,本来就大一号的拖鞋就甩了出去,在桌子划过短短的抛物线后落在了大和的两腿之间。

……

……

位置绝佳。

 

又甩了个爆栗,大和卷起袖子黑着脸走进厨房,他浅色的居家服裆部的位置很明显印了个脏脏的鞋印。

原来小时候的太一是个熊孩子么,真没看出来。

石田大和有点后悔把他带回家了。

 

本来太一是想去厨房帮忙做夜宵的,但很快就被年长三岁的大和一个眼刀砍回客厅。

“你给我老老实实看电视。”

开玩笑,要知道十四岁的太一都不听你的话,更何况现在这个十一岁的太一的字典里就 没有“老实”这两个字。

看腻了午夜档的太一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偷偷摸进了大和的卧室。

来自过去的这个太一自打冒险回来还只来过石田家一次,算上这次意外的拜访也不过是第二次而已。

所以当他打开大和房门时还怀疑自己不是进错了屋就是记错了门,这个房间明显跟他记忆中的不一样啊。

不知何时粉刷一新的墙壁,新添置的书架和上面按字母排序的CD,墙上的几张卷了边角的海报,以及立在床边很显眼的乐器。

倒是深蓝配色的床具没怎么变。
阿和这几年的变化这么大么,在他没有看到的地方。

好奇地打量着房间的小太一干脆坐到了床上,眨巴着眼睛打量着明显属于这个时代的大和拥有的乐器。

是吉他么,还是贝斯?

从小时起,音乐领域从来不是八神太一的强项,从他糟糕的歌声可见一斑。

什么时候玩起乐器了啊,唔,话说回来好像在前几周谈起live时他的确提起过组建乐队的事,不过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原来是真的啊。

大和意外地是个认真的人啊。

不……也不怎么意外,前几个月前的冒险里总是一脸严肃地指出自己观点跟自己对着干的人不就是大和么。

看来这点倒是一直没变啊。

突然有点安心了。

 

诶、这是什么?

看到床头柜很显眼的位置上摆着一个倒扣的相框,求知欲旺盛的太一想都没想就把它翻了过来。

11岁的八神太一第一次领略了好奇心害死猫的意义。

抓着相框的手不知不觉用了些力。

 

回到客厅时大和还未注意到太一刚从卧室出来,正围着围裙扎起头发撸起袖子磕开一个鸡蛋。

呲——

听到声音太一凑到大和身后探了探头,鼻间顿时溢满蛋香。

“诶,只有煎蛋么。”

“你指望着只有两个男人住着的地方能备着什么食材,更何况老爸还总不在,”又抓起一个蛋在锅边一磕,“没给你泡面就不错了。”

不一会原本透明的蛋液变得嫩白,大和一只手伸到小太一头顶原本大太一胸前的高度。

太一:?

“你傻愣着什么还不把盘子……”

“盘子?”

石田大和垂下眼帘:“……抱歉搞错人。”

太一眨眨眼睛,没搭话。

关了火,大和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打开了右手边的橱柜,拿了两个盘子出来。

接过盛好的盛好荷包蛋太一走回客厅,摆好后转身去拿筷子时大和已经把餐具和调料捎了出来。

“给你。”一瓶酱油。

玻璃瓶子亮亮的,外层的纸包装还很干净,一看就刚买不久,里面的液体却已少了大半,太一猜想石田家的口味和自己还蛮像,正打算求证就看见大和举着一大瓶蛋黄酱往小小的煎蛋上挤。

……看着就好腻。
太一撇撇嘴。

 

“不要酱油吗?”

“我不爱吃。”抬眼看着那瓶黑色的液体大和皱皱眉,夹了口蛋送进嘴里。

“哈?那你家还备着这个。”

“还不是因为某人来来蹭吃蹭喝烦都烦死了。”

 

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太一盯着埋首与厚厚一层蛋黄酱较量的大和。

“是我吗?”

话音刚落,大和蹭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你怎么……”

 

“刚才我去了你房间,看见了……这个。”

根据照片上大和的发长对比可以看出这是不久前拍的,微长的刘海并没能遮住他微红的脸颊与上扬的嘴角。

而太一头顶常年戴着的护目镜不知为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深蓝的护额,头发比现在要短些,五官有些微妙的不同。

本来两个死党拍照并没有什么不妥,可两人的姿势却不能不让人想歪。

谁家的好哥们会搂在一起拍照其中一个还把嘴凑过去噘老高啊!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这么蠢把照片洗出来还摆在卧室。

大和暗暗扶额。

 

沉默许久石田大和手臂支在桌上托起下巴,另一只手夹着筷子对着鸡蛋尸体戳戳戳。

“还能是谁啊……笨蛋太一。”

    

无论是备用的拖鞋消耗半瓶的酱油,还是习惯性伸手接盘子的动作,都是因为你的存在才会存在的。

因为八神太一啊。

这是只有14岁的八神太一陪着14岁的石田大和才能养成的习惯。

 

看着一桌之隔突然笑起来的石田大和,11岁的八神太一靠着椅背阖上眼帘。他突然回想起冒险结束后的一个黄昏,自己跑回教室取忘记的东西路过隔壁班级时,看到那男孩坐在教室最后排,阳光斜斜地在轮廓分明的侧脸笼上一层光晕。

原来男孩子也能这么好看。

想见阿和。

11岁的那个,小学五年级那个,比自己只高了几厘米的那个。

那个石田大和。

 

再睁开眼时八神太一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从河堤转移到大和的家中,面前还摆着残羹剩饭,担心自己是否换了梦游症的他把目光投向自家恋人。

还没完全适应室内明亮光线的他只见一个黑影压了过来。

 

“新年快乐。”

 

这世上总有个人,不管你走的多远,他都永远等你回来。

 

恭喜玩家八神太一(Level 14)get男朋友久别之吻一个。

 

 

 

 

>>END

 

 

 

FT:

    1月1日开的脑洞现在码完……都是考试的错啦你去怪它吧,超喜欢年下所以就写了,以后大概还会写点年下【滚来滚去】

    好久没写太和都快找不到手感了卡文n次

  写他们俩吃荷包蛋时我正饿着肚子,恍惚间还能闻见煎蛋焦焦的香气,简直自虐qwq

恩,很好又填了个坑我去填下一个了。


评论(2)
热度(59)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