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头D|启拓】 意外

高桥启介在21岁这年遇上了一个人,这一年他开车已有数年。

 

那人比他小上四年,表面上看起来呆呆的,整天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放到人群中是在算不上起眼的,后来交往频繁了,才发现这个迟钝的家伙实际内心十分顽固,还颇有些孩子气。

与自己这个医院二少爷不同,休息时间他会在秋名山下的加油店和友人打临时工,当然不可能是补贴家用,只是给自己赚点零花而已。

 

Project.D计划进行了已有几个月了,这一次高桥凉介选了茨城的Purple Shadow车队作为关东地区的最后一站,对手是被誉为God Hand和God Foot的两位前辈。

经验老道的对手显然引起了军师的高度重视,不仅多派出一辆工作车还破例让两大王牌去民宿放松。只是两个热血车手与其休息更愿意多在开赛前熟悉赛道,在凉介批准下带着各自的技术人员上了山。

大概跑了半个多小时,和自家技师交代完,外套也放到FD后座之后,启介才窝回白色面包车打开了盒饭。

早已坐在里面拓海递过去一次性的竹制筷子后,也打开到手已久的盒饭。

 

那个时候高桥启介根本不会想到他会成为自己的队友。

一切的起因不过是为了那一缸加满的汽油。

第一次碰面是在与秋名无名车队邀赛后的深夜,作为远征军负责殿后的FD将近清晨才踏上归途。秋名的山道弯多且急,跑起来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后段的五连发卡弯甚至说得上困难,明黄色的RX-7还在初段就将REDSUNS的二军远远甩在了后面。正打算放慢速度后视镜却闪过一道刺眼的光,辨不出具体型号另启介些许烦躁,车手的好胜心迫使着他情不自禁加大油门,被紧贴过弯的同时也看出了追逐者的真身。

 

居然……只是辆86?

开什么玩笑。

我的FD竟然甩不掉这种老古董?

 

粗口脱口而出,一个闪神黑白相间的trueno就贴着自己的车身毫不减速超了过去。

危险?!

下一秒,完美无缺的漂移技术却像是在嘲讽着一度担心着对方的自己。

 

高桥启介自诩是个技术顶尖的业余车手,虽比不上哥哥,但抛掉繁杂的理论知识自己还是能跟得上白色彗星的彗尾。过人的能力支撑起的强大自尊,一夜之间严重受挫。

停下车子,耳边还回响着引擎的轰鸣声,启介衔起香烟靠在FD的车身上,借由尼古丁来麻痹自己不甘的内心。

 

除了哥哥外,这是第一个,宛如高墙挡在自己前进道路的秋名山幽灵。

高桥启介不是天才,他只是个满脑子想着赢得比赛的车手。

遇到阻碍者,热血青年想到的只有找到他、挑战他、超过他、赢过他、打败他。

一遍又一遍穿梭在入夜的秋名山道上,心里念的只有那辆AE86。

凭着这单纯得不能再单纯的理由,他找上了的Speedstars的领队。

 

“我是不会输给同一个人两次的。”

说这话时启介不会想到视为死敌的车手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尾翼,穿着沾满油渍的暗红工作服。

自己的战意就这么意外地传达给了那个人,藤原拓海。

宛如宿命。

 

结果还是没到,那辆86。

启介不满地暗自咬牙,身旁的高桥凉介倒是没说话。

两辆赛车缓缓驶入赛道,窝了一肚子火的启介只想着一会要狠狠甩下对方以泄心头之火,来自赛道口的电话一瞬间熄灭了心中的愤懑。

没有多想就抢过电话,确定了是熊猫色的86启介兴奋地将手臂搭在车窗。

“哥哥,我的对手到了。”

不是这种三流车手驾驶的180SX,而是秋名的下坡专家。

 

踏出车门的人意外地比想象中小很多,高中年纪的大男孩还青涩的要命,刚拿驾照不久的年纪。

在旁围观了会儿速度队的闹剧,启介不耐烦地走到早已认定的对手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藤原拓海。”

“我会记住的……”

“……我叫高桥启介。”

 

150匹VS350匹,结果好像很明显。

数秒后的直线FD丝毫没有客气,凭借着大马力的优势很快与86拉开了距离。

凭借这几天对赛道的熟悉启介有把握甩开86,按照自己的节拍驾驶着赛车,他清楚凭借秋名山路前段大段的直线,那辆trueno是不可能再出现在自己视线中。

可他忘了,怪物不是车,而是车手。

前一秒还拉下两个弯道,后一面就出现在FD的后视镜中的秋名幽灵渐渐逼近,高桥启介不禁有些心慌。

明明直线领先那么多的,差距却在不经意间减少。

颤栗的恐惧挥之不去,好似五感都迟钝起来,否定着既存的事实不断在直道逃离着对手,接着又在弯道后黏上。

 

秋名的后半段全是急弯,尤其以最后的五连发卡弯最为著名,决胜的地点也正是那里。

 

直线的速度自然是FD较快。那被86追上的原因只有一个,高桥启介在弯道上输给了藤原拓海。


“我不会就此认输的!

被没有什么马力的车在弯道追上……

——这对飙车手来说是最大的耻辱!”

 

该死!

不仅自己的感觉迟钝,好像连FD也迟钝起来了。

快一点,再快一点。

 


仪表盘飚到7000r也改变不了输掉的事实,电光火石之间将车子视手脚般操纵的驾驶者没有刹车直接从外侧超越,那一瞬间高桥启介大脑一片空白,连发生了什么都没搞清就被落在后面了。


这也是意外吗。


后背的衣衫不知不觉中已经湿透,紧攥着方向盘的败者整整慢了7秒,要知道整个秋名赛道也不多3分半的时间。

输了,彻彻底底地输了。

靠在椅背上,启介呼出一口气,没有失败后的后悔,只感觉轻松很多。

他输得心服口服。

   

简单而有力的快速排挡。

利用惯性漂移过弯。

不打方向,全开的四轮漂移。

减少一切不必要的减速以便获得最短的入弯路径。

四轮甩尾的移动离合器全开,在用最小的动作抑制滑动。

 

这些高桥启介懂,只要勤加练习都不是难事。

可有些事情不像飙车,只要双手握着方向盘,脚下踩着刹车油门就有了驾驭一切山路的信心,感情这种东西总会意外地在不知不觉中无法操控。

只有在他面前,同样拥有着骄傲内心的自己,才能心甘情愿放低自己。

    

但高桥启介知道喜欢藤原拓海绝不是意外。

 

 

>>END

 

 

 

FT:

    咳。我猜肯定有BUG和错字。

    第一次看ID是在小学吧,电视台只放了第一部,后来有了电影。那时候我还是个纯洁的小学生,连茂木夏树其实是在做援交都没看懂来着=。=

    再看就是高三了,还记得那一年的新番几乎全被后宫番包围,迫不得已的我连友少都看起来了。也就是这个时候想起来了很多旧番,比如NANA、比如最游记、比如,头文字D。

    虽说我一直是重视剧情多于画风的,不过一口气补完前四部的我还是跪在了第五部面前,恩,尽管我已经适应了前几部每部一画风的定式,还是连死神的面还没见到就转头投身茫茫试卷中了。

上面那段是吐槽别在意。

这一对也是在那段时间萌上的。

拓海一直都是那种邻家男孩的感觉呆萌呆萌的w,然后启介就是我老公啦~【揍】这俩人的队友与对手的模式我也超喜欢啦,很多地方都戳我萌点XDD。

前两天在b站看到剧场版出了我就颠颠跑去缓存,结果奇葩的网速……哎。总之最后是看完了。燃。

本来打算补完全部五部的我关了视频就码字了,不过由于当初看得很急时间间隔也有点长了记忆也有点偏差了我就只敢脑洞脑洞前几集的剧情。另外各种术语如果有错的也请麻烦告诉我,曾经还略知的那一丢丢皮毛全被我遗失在不知何处了【捂脸】,边敲文边查资料真是弱爆了。

漫画动画剧场版混在一起看的,估计剧情也串了。

一直很怕ooc的我也不知道这次有没有ooc,修炼不够我继续补番去。

我知道启拓很冷啦。但真tm萌啊。

    好想要同好嘤嘤婴qwq


评论
热度(42)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