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DA|太和】 少年与少年 -1

Episode 1.

    下午三点半,放学的钟声缓缓敲响。

    率先从教室里冲出的总是那几个活力十足的男孩子,随后班级里的小团体才会成群结伴地走出来。而二年级A班的教室,最后一个离开的往往不是值日生而是固定的那个人——石田大和。

    套着黑色高领毛衣的大和已经走到楼下,打开鞋柜,不出意料几封满满洋溢着粉色气泡的信封飘了出来。低头捡起情书塞进书包,换好鞋子的大和背起立在一旁的吉他包,缓缓走出教学楼。

    穿梭于校园中,几个一年级的男孩子拽着书包带子从他眼前跑过,嬉闹着赶去社团的样子像极了某个人。

    去往乐队活动教室最近的一条路会经过足球场,这点大和是知道的。

    所以他每天都会选择从教学楼后面绕到活动教室。

    大和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却不愿探究再深层的原因。

    明明是关系很好的朋友的,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躲他的。

    这点石田大和不想知道。

    因此他只是低着头,加快步子离开操场边缘。

 

    曾经。

    在外人看来,八神太一与石田大和亲密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是一起去了趟只有一天的夏令营,再开学时就变成整天黏在一起的好哥们了。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几个孩子,他们的关系好像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很好。

    真实情况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那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冒险结束后,原本就相识的几个伙伴关系更加亲密,精力旺盛的太一经常拉着大和看他和阿空的足球训练,久而久之球队的大家都会空出球场边视野最佳的位置给他。而石田大和,也养成了每日放学后收拾好书包等着太一把自己拽走的习惯。

    顺便一提,这个位置之前坐着的往往是以身体不适为由坐下休息的泉光子郎,如今他只能坐在VIP旁边的位置。

    “太一桑从小就很喜欢踢球呢,”部活期间也不忘敲打笔电的光子郎不经意地对坐在自己旁边的大和说道,“从一年级时就整天抱着个足球跑来跑去。”

    含含糊糊应了一声,大和摇着头叹气,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

    真是个满脑子的足球的笨蛋啊。

     

    后来大家升了国中,大和与阿空、太一依旧是同所中学不同班的好友。二年级时,太一已不出意外地在足球部踢出一片天下,意料之外的是原本也应该留在足球部的阿空向妈妈学起了网球与插画。太一曾好奇地问其原因,穿着白色网球裙的橘发女孩给他的是这样比较像女孩子一些的回答。

    这样的结果就是每天放学过后,大和总是孤零零一个人背着书包慢吞吞地走出教室,因为这样就不会在走廊里撞上从隔壁班慌慌张张跑出来的太一和从隔壁的隔壁教室里背着网球拍子走出的阿空了。

    尽管如此,大和每天还是要绕到教学楼后侧,从足球场路过再绕回前门回家。

    网球场与足球场是挨着的,因此总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大和经常能看到勇气与爱情并肩结伴去部活的身影。

    偶尔也会在校园遇到背着笔电的泉光子郎,深红发色的少年还是习惯用敬语打着招呼,并不会询问大和孤身一人的原因,好像自己本来就是独来独往的样子。时间久了大和也就习惯了,毕竟在那个夏令营前、在和其他被选中的孩子熟识前,自己就是这样,像只独狼般一个人走在学校里。

    有时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那段冒险的时光并不存在。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石田大和做过这样一个梦。
    小五的他孤身一人,身边没有加布兽更没有高石岳。他在数码世界的茂密森林里不断奔跑,好像是被什么凶恶的数码兽追逐着,回过头却总也分辨不清究竟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喘着粗气不知不觉跑到了初遇海龙兽的那片湖泊,远远地看见好友八神太一和武之内空在前面走着,自己在后面边喊着他们的名字边跑,却怎么也拉近不了距离,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两人头也没回地上了巴士,载着二人向着通往现实世界的大门飞去。
    惊醒后大和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跑到盥洗室抓起毛巾胡乱地擦拭,嘲笑着自己脑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竟会梦见如此荒唐的事,竟会梦见一个如此荒唐、不安的自己。但当他抬起头看到镜中脸色苍白的自己时,才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欺骗自己。那个一如既往地害怕孤独,内心情绪起伏不定的石田大和,还是真真切切地存在着。
    他以为自己有所成长,可被抛下后就原形毕露。

    明明就是在害怕,害怕只有自己一个人被丢下。

 

    慌忙中大和也没有来得及穿拖鞋,赤裸的双足踩在盥洗室冰凉的瓷砖上,令体温本不高的大和打了个颤。他爬进干净的浴缸里,缩在一角,动作几下,尺寸本来刚好的睡裤松松垮垮地遮住了他光裸的脚踝,解开被自己揉的皱巴巴的上衣后他认命地闭上双眼。

    少年并非第一次做这种事,也曾与来拜访的太一偷偷租来标示不明的录像带躲到房间里看,年纪相仿的褐发少年一脸认真地盯着画面,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电视屏幕闪烁着黑白的光。大和抱着抱枕窝在沙发一角,眼角却撇着旁边的八神太一。步入青春期的他喉结开始凸出,嘴唇周边也钻出了绒毛,骨架似乎也拉长不少,身上穿着的也不再是黄蓝配色的短袖T恤而是规规矩矩换上了深绿色的制服。这时电视里传来男女细碎的呻吟,大和瞄了一眼交叠的光洁躯体就把红彤彤的脸埋进抱枕里,好像这样就能掩盖窜向小腹的阵阵热流。这时一直把他当做空气的太一转过身来,目光专注,他拉扯开校服的领带,咽下并不存在的唾沫。

     步入青春期的他们好奇心是旺盛的,也是大胆的。回过神来大和已瘫软在皮质沙发里,从未被外人触碰过的器官被人揉搓着,身体被人掌控的感觉并不好过,大和不满地推了推太一,换来的只是更加粗暴的撸动。

    大和仰起头,白皙的脖颈伸展成漂亮的弧线,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原本漆黑的视野被大块大块的色块占据重叠,融合成混沌的一片,最后在到达顶点时涣散为大片的纯白。

    半响,稍微恢复理智的大和意识到太一许久没有动静,翻身起来才发现少年已瘫倒在地板睡下。踹了两下证实了对方并非装睡,整理好衣服的大和叹着气扛起他扔进了卧室。他将手臂绕过他的肩胛,搭在另一侧的肩膀上,稍微侧头便能看到听力的鼻梁和微微颤动的细长睫毛,彼此的姿势像极了拥抱,青涩的身体温暖迷人,肌肉紧实。

    想到这里石田大和觉得自己快承载不了心里满满的即将喷涌而出的情绪,却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石田裕明还在电视台里加班,房间里静悄悄的,因此大和被刻意压抑住的喘息也明显起来。少年正处于变声期,本就不高的嗓音更加低沉,不经意间吐出的话语与喘息交杂在一起。

    高潮时无法控制的身体战栗,像极了那唯一一次的脱轨。

    瞳孔失焦的少年甩了甩头,索性扯下黏糊糊的睡裤与内裤扔到洗衣机里,自暴自弃地打开花洒,在冰冷的水里冲洗起身体。

    可能是遗传的原因,自己的皮肤相较同龄人都白了许多,甚至比身为女孩子的阿空还要白上一个色号。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国中就留起头发的大和独自回家时总会撞进一两个的同校男生不怀好意的视线里,为此烦躁的大和还试图通过晒日光浴来加深自己的肤色,只是自己无论怎么暴晒都无法获得像太一那样看起来健康许多的小麦色。后来这件事被一同在天台吃午饭的太一知道了,对方大大咧咧的一回答令自己脸红了许久,为了避免太一发现自己早已蔓延到耳根的红晕,大和将咬了一口的饭团砸到毛刺刺的棕毛上落荒而逃。

    想到这里,感觉不对的大和低头,绝望地发现下身又重新挺立起来。

    他回忆起来了,那时那刻,八神太一说的是——

    “嘛、阿和不必特意晒黑啊,我觉得这样白白的阿和看起来很漂亮啊。”

 

    埋首于纤细的臂弯中,少年无助地发出一声呜咽。

    够了。

 

    也就是那之后不久,大和与几个兴趣相投的少年建立了个乐队。“Teenage-Wolves”的名字传遍校园时正赶上少年足球赛,阿空安慰着不能去看少年狼首次校园演出的太一,告诉自己会替他看,笑得温婉动人。

    “可这是阿和第一次的演出啊!第一次!”忿忿不平的太一将求助的眼神递给一边的大和。

    “你也不可能翘了集训,我们也不可能改时间,不是么。”冷静地分析,大和掐着腰将眼神反弹回去。

    “而且……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穿着球服的少年咧开嘴乐着,手臂伸到主唱的肩上作势要揽过去,却又被大和不着痕迹地闪开推上了学校球队的班车。

 

    “你们两个怎么了吗?”目送汽车缓缓开动,武之内空双手搭在好友肩上。

    惊异于少女敏感的神经,并不擅长说谎的大和红起了脸,不予置否地摇摇头算是回答。

    坐在班车后座视力超群的八神太一,模模糊糊看到的却是少女难得认真的表情与少年曾几何时只为自己和高石岳露出过的羞红脸颊。

 

    人满为患的体育馆内,穿着朋克的大和躲在帷幕后面,探出金灿灿的脑袋望着台下黑压压的观众。

    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说不紧张才是假的。

    尽管之前已为这场处女演做足准备,身为主唱的大和还是担心自己出什么岔子。他在后台踱着步子,耳边是队友核对各项细节的声音,心里的兴奋与不安混杂在一起。

    “该咱们了,”年龄最小的成员拍了下大和的肩,“大和?”

    “……恩,上吧。”大和点了点头,掀开帷幕走到台上。

 

    真正走到舞台上才发现来的人要比想象中多,虽然分不清五官可还是能看出女孩子居多,不管怎样至少证明前期宣传到位了。

    额头不知不觉爬上一层薄汗,抱着贝斯的大和顾不上擦,捏着拨片的手微微颤抖着。

    台下密密麻麻的,湛蓝色的眼睛眨了又眨,不知应该看向哪里。

    “啪”地一声舞台上的聚光灯亮起,大和下意识抬头看向光源,从灯光中心一层一层蔓延开的形状和脑海深处的某个图案重叠。

 

    ——说实话我真的很害怕。

    ——我不怕,才是骗人的。

    ——你要抓紧我哦,要不然我可能会临阵逃脱。

    ——好,你也要抓紧我,可以吗?

 

    大和轻轻拨动拨片,驾轻就熟地弹奏起排练多次的曲子。

    “ma da,mu ri da ro……”

    温暖的。

    “……i ma ga nai da ro……”

    明亮的。

    “……a zu ku na rya nan de mo……”

    宛如太阳一样的。

    “……o re hi to ri de,dai jou bu sa……”

    八神太一。

 

    勇气。

    不仅仅你有啊。

 

    也许是太过投入,汗涔涔的大和连演出结束了都未反应过来,就被一群尖叫的女孩子围拢过来。

    从未料想过这种情况的大和先是红了脸,求助似的望向自己队友,得到的只是几个小子的坏笑。看来只能靠自己了,大和接过兴奋的女粉丝塞给自己的鲜花情书与巧克力,和不好意思比起来心底还是高兴占多数,毕竟这也代表了自己与乐队其他人几个月的不眠不休有了价值。

    散场后在体育馆后门看见了等着自己的武之内空,看着怀里抱得满满当当女孩子爱意的大和,阿空还是没能忍住嘴角的笑意。

    “要是太一看见了一定会调侃起你的人气呢。”

    脸皮薄薄的少年被好友一句话噎住,爬上脸颊的红晕却一点点消去。

    啊,也许吧。

   

    体育馆外是一片草地,由于平常并不会有太多人经过,因此磨损的程度很轻。有人经过的话也能过很明显听出鞋底摩擦草皮的脚步声。

    “啊喏,那个,石田君……”

 

    那年夏天,小八神把自己的勇气分给了小石田,所以小石田才能拥有勇气。但这份来之不易的勇气,归根结底还是属于八神太一的。

 

    拦住想要避嫌离开的阿空,大和接过女孩明显并非应援的礼物,谈谈说了声好。

 

    隔天集训结束的足球队主力回到学校知道的第一条爆炸性新闻在他的预想中——“Teenage-Wolves”的首演反响相当的好,学校也打算选一名指导老师指导他们。

    第二条则完全令太一当场愣在原地。

 

    石田大和他,谈了个女朋友。

 

 

>>TBC



FT:先发出来吧……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写些啥,应该会HE。

       应该。

评论(9)
热度(41)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