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KHR|山狱】 醉浅春光

get到一篇不忍直视的黑历史


早春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樱花花香,其间夹杂着春雨过后特有的湿气。万物欣欣向荣。
甚至连笨蛋——也是如此。

刚想到这里狱寺却一不小心被指间的纤长香烟烫了一个激灵,习惯性地看向教室中被众多女生所簇拥着的山本武,却又不屑地扭回头看起窗外的风景来。

四月是樱花盛开的季节,细碎的花瓣如暴雨般倾泄而下,落得一操场的粉色。

常年精力充沛的委员长正肆意地咬杀着幼小的草食动物。

「哈咿?云云云云云云雀学长我——」

等、等等,好象不是一般的草食动物……

是十代目?!可恶的鸟王。

于是头也不回、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


「诶?狱——」

「山本君?嗯……山本君比较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子呢?」

「啊,这个……」

山本的目光飘忽至教室后门,那个他一辈子都不会认错的颀长身影。

随后淹没在女孩子浓浓的爱意中。


「云、云雀学长为什么又要咬杀我啊……TAT」

「幼小的草食动物,就应该被咬杀。」挥拐。

「所以说为什么只有我被咬杀啊……(泪)」

语音刚落,一个短棒样的危险物体带着硝烟气息与呲呲的声音飞来。

云雀连看都没看抬手便是一拐。

砰!

杀伤力不可小觑的炸弹爆炸在空中。

眯起双眼,云雀用乌亮的眸子瞟了一眼多管闲事的家伙。

「十代目!您还好吧!……可恶的云雀,别妄想伤害十代目!」

注意到对面银发少年的怒气,云雀戏谑地勾了勾嘴角。

「混蛋,有什么好笑的——」

「说话不干净,咬杀。」

并中打架第一的排名于不是骗人的。

只一瞬,狱寺便被撂倒在地。

云雀扭转过身,步步逼近正跌坐在地上的瑟瑟发抖着的泽田纲吉。

「狱、狱寺君!——啊啊啊云雀学长!!!」

真是乱作一团。起码在正常人看来的确是这个样子。


「诶?阿纲他们玩得好高兴呢~~」

摆脱掉了女孩子们的山本 武,倚着窗,天天真地叹道。那纯良的语气仿佛只是为错错过了一场麻雀啄兔子的好戏而惋惜。

 
 

细碎的樱花瓣随着微风飘啊飘,最后落在柔软的土壤上。

「嘶——这个混蛋云雀……」

树下,银发少年小心翼翼的处理着额头上的伤口。

此刻阳光正好,用来睡觉的好刚好合适。狱寺便倚靠着粗糙的树干,酣然进入梦乡。

男生白净的侧脸上有着方才斗殴时遗留的伤口,凉爽的微风习习拂过少年柔软的银发。

褪去了往日的暴躁与不羁,唯有那恬静的睡颜与微弱的呼吸声。不同于女孩子的阴柔之美,那是一种带着少年青涩与坚毅的独特的吸引力的美。细碎的树荫落在少年额前的碎发上,带来一丝阴凉。

刺耳的上课铃声响起,但是显然没有惊扰到熟睡中的狱寺。

下午的太阳越发的毒辣起来。

在树与树之间,一个更为高挑的少年正站在那里。

看样子是站了很久了,他的额头上早已渗出了些许的汗珠。常年握着球棒的手上紧紧攥着一方雪白的手帕。

好像是确定了睡梦中的少年暂时不会醒来,山本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球鞋在刚生长出的嫩草上走过,发出细微的响动。

山本拿着用酒精消过毒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着那红肿的伤口。

凉凉的触感敷在方才刺痛着的地方。

也许是由于过于舒服了,狱寺懒懒地睁开了眼睛。

睡得太久了的缘故,狱寺的视网膜上覆了一层纯白的朦胧,零星的光斑映在虹膜上,不是怎么让人舒服。

他终于看到了那人的脸,以及为自己处理伤口的动作。

是那样干净的明朗的、温柔的。

「嘛、狱寺,睡得好么?」

起了大风,树叶与花瓣吹得哗啦啦直响,花雨倾泻而下,在风中打着旋落下。几只白色的鸟儿扑棱着翅膀飞向远方。

略长的银发被风吹乱,山本细心地妥帖好它们。

极其反常地,狱寺什么都没说,只是怔怔地盯着对方的眼睛。

「狱寺?恩……怎么,哪里不舒服么?」

宛如和煦的春风拂过平静的湖面,起了层层涟漪般的眸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笨。」

眼前,是只属于自己的一派明媚春光。



>>END


评论
热度(11)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