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KHR|山狱】 感冒

关键字:花吐き病(吐花病)

情节很单薄 我只是又想写山狱了而已



说实话,狱寺隼人的身体并不是很好。

 

自从八岁那年就离家出走后,虽说稚嫩的小少爷只身一人靠着身上不多的本领活了下来,可并不代表他就是个无坚不摧的男孩子。有过腊月寒冬里披着单衣缩在破旧的街道的时候,也过带着一身伤暴露在淅沥的大雨的日子。本来关在城堡里的金丝雀强行冲出笼子,尽管翅膀更硬了却落了一身的毛病,比如下了太大的雨膝盖就会隐隐作痛,再比如每到晚秋早冬交际的时令就会感冒发烧。

 

今年也不另外。

 

围着一圈又一圈的围巾,戴着厚厚绒毛帽子的沢田纲吉看了一眼站在自家门口等着自己一起上学的狱寺,就折回去拿了件多出来的围巾递了过去。毕竟看着傲娇明明冷的哆哆嗦嗦的还在硬撑任谁都看不下去。

 

……这种天气还只套着校服的人也就只有你了吧,狱寺君。

 

狱寺感激涕零地双手接过十代目的围巾,还没系上一个大大的喷嚏就打出来了。

 

“狱寺君,生病了就不要上学了吧,我可以帮你向老师请假的……”

 

“这点小病不算什么!不劳烦十代目了!而且我还要护送十代目去学校呢!”

 

不不不狱寺君我又不是女孩子而且都说了不要叫我十代目了啊。TAT

 

“哟,阿纲~早上好啊~”

 

救星——!!!

 

闻声沢田转身看向刚刚跑来的山本武,对方……竟然也只是套着一件校服就出来了。

 

沢田纲吉开始怀疑是自己的身体是不是真的太柔弱了。

 

拥有超直感的首领陷入了自己的小世界中,并没有注意到落到脚边的淡粉花朵。

 

+ + + + + + + + + +

 

午休时只有于是和沢田两个人到了天台,山本由于棒球比赛需要加强训练的缘故正在操场挥洒着汗水。反正满脑子都是棒球的家伙也是不需要补充能量的,狱寺一边撕开从便利店买来的面包包装一边说道。

 

“可是……”

“啊啊十代目不需要担心他啦,你看这不有人给他送午饭么,”倚在铁丝网上的狱寺瞥着操场,咂了砸嘴,“切,真是好啊有美女经理人啊——啾——”

 

“狱寺君!我就说生病了要多休息……诶,这是什么?”

 

指甲大小的小五瓣花从狱寺口中飞了出来,一朵一朵的落在两人脚下。

 

这次连狱寺也是一愣。

 

+ + + + + + + + + +

 

“夏马……”

 

“啧我不是说过不过男人看病的吗?”医务室内,把腿搭在桌子上的不良校医正捧着一本封面露骨的杂志无聊地翻阅着。

 

“十代目不要理他我这点病没什么的!”

 

“哦?是隼人你生病了?“

 

“才不是生病咳咳咳咳咳——”

 

小花被喷的到处都是。

 

“……”

 

“吐花病。”庸医点上香烟。

 

“哈?咳咳咳……”

 

“简单来说,是因为单恋加重而痛苦就会吐出花的病。”慢悠悠地吐了个烟圈。

 

“咳咳咳咳……”

 

“诶诶诶诶?那要怎么治!”第一次听说这种病的沢田瞪大了眼睛。

 

“无药可医。”

 

“你不是医生么混蛋,”一个步子迈到夏马尔身边,狱寺作势要就对方的领子“咳咳咳咳咳……”

 

“嘛,但也不是不能医治的,”掰开小鬼的手指,“只有两情相悦才能痊愈。”

 

“你说啥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 + + + + + + + + +

 

放学了,躺在天台上的狱寺无聊地数起天上的云彩。

 

十代目和草皮头家的妹妹一起回去了,棒球笨蛋还在训练。

喂,我才不是特意等他,是十代目说的自己身体还没好还是不要一个人回去的。

 

又咳了几下,意料之中的小花骨朵有飘了出来。

 

吐花病么。什么鬼。

 

两情相悦啊,还真是意外的麻烦。

说到底是根本不可能啊。

那个笨蛋。

 

“狱寺?”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卧槽你不是该在球场浪费你那怎么也用不完的体力呢么!!!!!!

 

明显受到了惊吓的狱寺迅速支起手臂,额头和躲闪不及的山本撞在了一起。

 

“嘶……痛痛痛痛痛痛痛,棒球马鹿你怎么跑到这里了!”狱寺皱着眉毛捂着脑袋。

 

“因为生病了啊,部长额外准假。”同样捂着微红的额头。

 

“哈哈哈哈笨蛋也会生病的吗噗噗噗。”

 

“狱寺也病了?”手顺势要搭上对方额头。

 

“别别别别别碰我!!!!!”啪地打掉伸过来的爪子。

 

“也是啊,”收回明显不受欢迎的手,山本讪讪地给自己找台阶下,“谁让我不是阿纲、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喂,你说什、咳咳咳咳咳咳咳……”

 

“混蛋你喷了我一脸什么东西!”拉领子揍之。

 

淡粉色的五瓣小花和鹅黄色的四瓣小花在空气中飘飘忽忽的。

 

“啊咧——”山本呆呆地看着狱寺瞬间变得红彤彤的脸蛋,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懂,凭着直觉亲了上去。

 

彭格列的两大左右手如愿痊愈。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满眼的咳咳咳咳真是够了!【摔

评论(1)
热度(46)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