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DA|太和】 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宿舍的妹子很喜欢《不再见》这首歌,虽然我不喜欢《小时代》但不得不说这歌真的不错。她放了一晚上,然后我就手贱了。

……别打我。

写的时候也在听,大纲打的很顺手。

大概是把怨念都发泄出来了。

写到一半没了兴致,赶节奏,烂尾啦。

 

慎。

#致郁系#

 

 

 

    清晨。

已成长为青年的八神太一缓慢地从桌前起身,动了动僵硬的关节。

    放在桌上,前一天晚上泡好的咖啡早已凉透,未动一口。

 

站在衣柜前的他仔细挑选今天要穿的衣服。

作为一名单身男性,太一在居家方面做得很好,从衣柜里摆放整齐的衣物就能看出。

同时,作为一名联络现实世界和数码世界的著名外交官,太一经常会出席一些正式场合,理所当然的,正装什么的占了他衣柜的大部分。

正装颜色由浅至深依次摆挂整齐,领带领结花纹由繁到简放在一旁。

昔日他最喜欢的休闲运动装,只剩了几套孤零零的挂在角落。

在一套纯白色和一套暗黑色之间犹豫许久,太一选择了黑色暗纹的。

驾轻就熟地拎出灰色的领带。尽管这颜色并不适合他。

 

落地镜前,太一熟练地打好温莎结,小心整理着衣上的褶皱,抬手平了平袖口。

看着镜中面无表情的自己,太一抬起双手扯了扯自己的脸,试图做出微笑的表情。

 

啊啊,真难看。

 

    窗外,晨曦的第一缕光从稀疏的居民楼间隙中倾泻。

桌上,手机的呼吸灯闪了一夜。

竟是一夜未眠。

 

————————————————

 

    还有很多事没有一起做啊,数码世界还没一起探险完呢。

    我们说好的啊。

 

《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DM同人

八神太一×石田大和 

石田大和×武之内空 泉光子郎×太刀川美美 高石岳×八神光

原作向

    阿空是个好女孩你们别黑她

 

 

 

————————————————

   

 

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刚好,眼尖的光一郎一把拽过他,把插在自己口袋的    别到太一的西服上。

“你好歹也是半个重要人物,怎么也才来,昨天的单身告别派对给你打电话也不接。”

整了整对方的领带,光子郎拍着太一的肩:“之后,辛苦你了。”

眼中全是了然与不忍的光。

 

“放心,我还得积累经验等着你和美美的婚礼呢。”

留给光子郎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太一转身走进教堂。

 

光子郎看着太一的背影,那早已独当一面的臂膀和记忆中的身穿蓝衣的少年重合。

该说,不愧是勇气徽章的持有人吗。

    

阳光真好呢,真是个适合结婚的日子。

只是偶尔的微风吹得他双眼苦涩。

 

 

管风琴正弹奏着《Sheep May Safely Graze》,在座的来宾坐在木椅谈笑风生,除了曾经的同学,大和曾经的乐队伙伴,太一大多都不认识。

可沉浸在欢快的中的,太一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嘿,”被人轻轻推了一下,是美美,“怎么才来,我们在后面等你半天了。”

两人闪进休息室,太一下意识在忙碌的人群中搜索着那抹金黄色的短发,无果。这时美美抱着一大堆东西从隔间出来,把一个红色盒子塞给太一。

“之前跟你说的流程还记得吧,千万别出错哦。”

“……阿和他们呢。”捏着小小的丝绒盒子,太一还是没忍住。

“诶?阿空在隔间化妆呢,阿和他刚才还在啊,”向四周看了看,美美鼓着嘴巴气呼呼地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真是的。”

“哥哥可能是紧张呢,毕竟是人生大事啊,”阿岳冲美美笑笑,又转身和太一打招呼,“太一哥,好久不见了。”

“自从你上了大学就没怎么见面了,倒是听小光在电话里总提起你。”说着眼神飘到不远处核对着来宾名单的八神光那里,“连我这个做哥哥的都快忘了。”

“好了好了,叙旧就等婚礼结束的,时间快不够了啊!”城户丈指着手腕上的手表,一如既往地爱操心。

    此刻,婚礼序曲换成了另外一首,大家也意识到时间不富裕了,从休息室里退了出去。

 

 

待人散尽,包裹在一身纯白西服里的石田大和才从角落的屏风走出。

低头注视着左手无名指许久,大和推开隔间的门。

 

 

 

阳光从教堂正中的彩色玻璃窗倾斜而过,洒在身着长袍的神父以及站于两侧的两对男女身上。

神父站在讲道台上,捧着圣经缓缓道:

“创造宇宙万物的神阿,今天我们来到这里,是按照你在人心中所种下的期望,让新郎和新娘在……”

站在新郎身后的伴郎垂下眼帘,眼前的这个人就要结婚了,在这里,在亲友的祝福下。

而自己,只能作为他最好的哥们站在身旁祝福他,也必须这么做。

 

“……武之内空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石田大和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穿着洁白婚纱,橘色长发的女子抬眼看着眼前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人:

“我愿意。”

 

神父点点头,随后侧过身,询问站在另一侧的石田:

“新郎石田大和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武之内空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由于角度问题,太一看不到大和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的声音,稍微有些低沉的熟悉的好听的温柔的声音响起:

“……我愿意。”

 

这样就好了。

 

“现在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从胸前的口袋掏出小小的盒子,明明里面只是装了个普通的圆圈,却要圈住他最好的……朋友此后一生。

“TAICHI?”大和轻轻的疑问。

“啊。”迎上大和的目光,太一扯开嘴角,虔诚地打开丝绒盒子。下午的阳光照射在钻石戒指上,折射出的光很温暖。

太一看到大和抿了下嘴唇,湖蓝色的眸子闪了闪,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戒指套在双方手指上的时候太一看到台下模糊的笑脸,听到陌生的声音说着祝福的话语。

“……下面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在一群人的欢呼声中,一対璧人牵着手接受着众人的祝福。太一攥紧拳头,率先走到两人面前。

毫不犹豫揽上大和一边的肩膀,“抱得美人归,你小子不错啊,”却并没有看着大和的眼睛。

“太一,你……”

一阵欢呼声打断了大和口中的话,两人扭过头看到的是被女孩子簇拥着的八神光抱着捧花一脸幸福的模样。

“小光就交给你家阿岳了,别让你家的弟弟欺负我家宝贝妹妹啊。”未等对方回答,太一顺势把大和推到人群中间,消失在层层人影中。

 

 

 

熟识的人都知婚礼前夜的单身派对上,年轻的新郎喝的酩酊大醉,导致婚礼当天大和一直头痛难忍。

只有爽约的太一不知道。

不知道当光子郎扶着大和到洗手台清理呕吐物时,大和把他误认为另一个人,狠狠揍了一拳。

忍者腹痛的光子郎托起烂醉的大和,好像听到了他轻声嘟囔着什么。

 

 

 

不知不觉回了家,这时的太一额头已出了薄薄的汗,领口也是一阵湿的触感,黏腻腻的令人恶心,手心也湿湿的。

他打开房门,迈着很大的步子走进房间。

手在书柜下面的抽屉把手上停顿了会儿,又猛的拉开。

抽屉里东西很少的可怜,只有一张皱巴巴的照片和一部磨得发旧的神圣计划。

照片上的是当年的八个孩子及她们的数码兽,还有玄内老人、天马兽和奥加兽。太一低着头,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把神圣计划攥在胸前,额头抵在书柜上缓缓下跪。

    安静许久,他的肩膀开始微微颤动,嘴角的弧度不知是上扬还是下拉。

他就这么一个人坐在地上,明明是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像是个孩子一样发出小兽般的呜咽。

不知无声地哭了多久,他仰起头,瞳孔看不出没有焦距。

 

 

 

 

 

 

 

他/他说:

 

——胆小鬼。

 

 

 

>>END

 

 

 

 

 

 

    FT:

    感觉文里没说清楚,解释一下。

 

首先,在我这篇文里,阿空不是炮灰。阿和也是真心喜欢阿空的。

但是心里的还是有太一的位置,友情也好,爱情也罢。

我尊重每一个角色,我也认为(在这篇文的设定下)阿和不是那种会因为和太一赌气而和女孩子在一起的人,他一定也是对阿空有好感的。

阿和对太一的感情,大概是那种,不知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这种感觉吧。

 

至于太一,应该是确定心里喜欢着大和但发现时大和和空已经在交往了,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太一都不允许自己告白。

 

所以还是我太渣什么都没表达出来。

码了两天,中途还失去了接着写下去的欲望。

【才不是因为舍友拉着我出去吃饭了呢

 

各种意义上都很糟糕的一篇。

我还是去撸逗比的东西好了……再也不写这么糟心的太和了绝对不。【哭死


评论(3)
热度(22)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