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DA|太和】 那个男孩教我的事

灵感来自@AzureS蔚蓝于20141108 21:04 转的@old先的#19天#系列漫画时的一段话:

    “突然想起你揍我的拳数差三个到一千,于是我决定回到你身边。”

 

    但其实在这之前还有一个版本:

    “突然想起你还在家里等我,想起你被子上的味道,想起你不情不愿的表情,却依然张来的手臂,或者突然挥过来的拳头,我想,我要回到你身边。”

 

    戳到了。

虽然开了脑洞,可温情路线从来都是我的痛。

(这是一个只会虐和逗比的渣渣)

只把童年的第一部和第二部大半补完了,人物的把握应该还是一很不到位的地方,见谅啦~

  快一年没敲过像样的东西了,很多地方都退步了不少吧。

  这是我的第一篇#太和#,也许坏会有第二篇第三篇,请小心食用~

 

 

 

    隔壁的八神君和石田君又吵架了。

    这是今天的第二次本周的第十三次这个月的第二十八次。

    简直比我和十八年之痒的丈夫之间吵架频率还高,现在的大学生都那么容易生气吗。

    不过我都已经习惯了,反正小打小闹不消一会就会和好的。

 

    “八神太一,你以为你是谁!”

    仿佛是为了反驳我方才的小心思,门被重重地摔上了。

 

    啊喏,好像这次比较严重呢。

 

 

 

 

 

————————————————

   

  

    突然想起你还在家里傻等我,想起桌上难以下咽的黑暗料理,想起你蠢得要死的表情。也是时候该回家了,为了补上差三个到一千的拳数,也为了带你去楼下面馆安慰你的胃。

 

    《那个男孩教我的事》

DM同人

八神太一×石田大和

高石岳×八神光

同居梗

    第一部八年后,即双方均19岁 刚升入大学

官方已被咬杀 

勇气被爱情爱心和基情友情双重NTR的怨念在此

 

 

 

————————————————

 

 

 

 

 

  也不是没吵过这么凶。

当年文件岛四分五裂,好不容易找到那家伙时不就打了一架么。那时候的自己虽然也是个毛毛躁躁的小子,可是看到被压制在身下的男孩子哭泣的样子时拳头还是没再落下。

 

只是自从上了国中之后,大和就变得不怎么爱找太一的茬儿了。一方面是因为经历了数码世界的种种成熟许多,另一方面大概是因为两人的身份有了微妙的不同。

    呐,简单来讲就是小学毕业后这俩货就在一起了。

 

 

不过就在刚刚,同床共枕了一年的大和眼角泛光地推开他,太一如七年前告白被拒时一般的手足无措,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摔门而去。

你看,男神如八神者,也有这般凄惨时候。

 

 

    一开始的导火索不过是一顿糟糕的饭菜。

    因为乐队通宵排练,太一心疼眼底一片乌青的大和而揽下这一天全部的饭菜,本来是一件体贴恋人的好事,却败在了盐和糖混淆这种低级错误上。

    基于小时候就开始照顾妹妹,太一家政课的成绩还不赖,只是自打同居生活开始后就没怎么进过厨房,连调味料的具体位置都不清楚,后果可想而知。

    稍微带着点起床气的石田君睁开眼后尝到的第一口饭菜——如果可以用视觉来形容的话就是一坨一坨的马赛克——惨不忍睹着呢。

  起床气和麻木的味觉再加上连日的体力透支与通宵后的疲乏,让这个本就不善表达的大男孩没有控制好自己本不算暴躁的脾气。

    太一也知道大和在新学校里兼顾着学习和乐队有多辛苦,也不是不想体谅,只是这个年纪的少年,哪里时能随随便便压住火气的呢。更何况,足球队的训练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两个大男孩剑拔弩张着,火气上来了自然谁都不愿意退让。

    争吵的理由也幼稚得可笑,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从最开始难吃的饭菜变成了太一总也打扫不好的卫生,到乐室里总会出现的粉红色情书和足球场边络绎不绝的泛着粉红色泡泡的女孩子,再到下雨时忘记关窗户以及双方的忌口等。仔细想想一切都离不开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阿和你睡觉总把被子卷走啊!”

“你睡姿太差!”

 

“昨天早上你都没叫我起床!”

“我也差点迟到好吗!你以为是谁害的我没睡好?”

 

“邻居不止一次说过声音太大了!你稍微给我节制一点!”

“床是你挑的!天天晚上吱吱呀呀的我也很烦啊!”

 

“每次你都不愿意再做一次啊!”

“每次腰都快痛死了谁还愿意再和你折腾!”

 

……如此这般的。

 

漂亮的脸蛋不知是因为羞还是恼而微微泛红,石田尴尬地移走视线刚好看到厨房角落里的一个饭盒。

——是小光曾经给太一做柠檬渍时用的那个。

就这么突然想起了什么。

 

“阿岳和小光交往的事情,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吧。只瞒着我一个人算怎么回事?”

    说到能戳到石田大和痛点的人,高石岳算一个。

 

    身为妹控的太一腹诽着眼前的弟控,一边想拉开攥着领口的手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那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啦,我觉得挺好啊,你管的也太多了,”眼神也飘飘忽忽的。

就这么在无意中犯了个大忌。

 

 

    声音放轻了些,手上的力气松了半分,“所以就把我排除在外,”大和咬了咬下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也不是排除啦,只是那天我刚好撞见他们两个约会,本来打算告诉你的可那天晚上你回家倒头就睡,”局促的大男孩不安地挠了挠脑后的碎发,“反正我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没放在心上……”

在妹控眼里自家宝贝妹妹早就被高石家的小子拐走了,不过大和也被自己拐跑了仔细想想也没那么亏就是。

但是另外一只弟控就没那么豁达了。

   

“……你觉得好就可以不考虑我的感受了吗?”

皱眉。

“太一。”

 

“Yama……”回过神来的攻君发现自家恋人的低落后赶忙抓过对方的肩膀,手却被利落地打开了。

    “八神太一,你以为你是谁。”

 

 

不得不说,大和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即便是在那块漂亮的冰蓝色闪着点点泪光的时候。

 

——说到底就是狠不下心。对他。

世界上独一无二仅此一个的,石田大和。

 

 

 

混蛋太一。

拧开街边直饮水的笼头,大和双手捧起一汪水向嘴里送去,鼓起嘴漱口。待驱逐走嘴里的奇怪味道后,顺便用冰凉的水洗了把脸。

竟然、竟然……竟然给他吃那么难吃的料理!

明明给小光做饭时就不会搞砸!

死性不改的妹控!

 

 

就算眉毛拧成那个样子,嘴唇被咬出白色印子来,我家的阿和还是好漂亮……好帅。

尽管现实很残酷,但是太一被推开时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上面那个样子的。

不得不说,他是真活该。

 

“搞砸了呢。”

被推倒(咦)在地的太一无奈地晃了晃脑袋,支起身子打算追出去,不过刚跑出门口又折回了房间。 

“围巾围巾,我记得……是在这里啊,”打开衣柜胡乱翻找着,“啊!找到了!”

    “这样阿和就不会着凉了,”自我感觉良好的大男孩满意地点点头,完全忽视了一地的狼籍。

    用力将棉质围巾从叠好衣服堆中拽出来的话会导致周围的衣服全部被扯出来呢,八神君。

显然他的注意力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住了。

“没想到阿和这家伙还留着这东西啊。”

打开从地上捡起的袋子,看着里面的衣服,太一扯了扯嘴角,笑着笑着感觉眼角有点湿润。

“真是、你这个家伙……叫我怎么放得下你……”

两套尺寸不符合十九岁的八神与石田、但套在十二岁的他们身上刚刚好的深色礼服。

以及两条叠着整齐的红蓝领带。

 

小学毕业的那个春季,《旅立ちの日に》的尾声还没结束,难得会老老实实穿着礼服的小八神就一手攥着毕业证书一手扯着穿着同款礼服的小石田“啪嗒啪嗒”跑出体育馆。

“我说你、哈、到底抽什么风……”跑到足球场边上大和实在跟不上太一的步子,停在了一棵樱花树旁甩开对方的手,撑着腿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藏蓝色条纹的领带由于胸口的起伏从礼服外套中滑出。

两个小家伙的礼服样式是一样的,不过由于班级不同,领带的颜色并不相同。

这边系着暗红色领带的反而没有了方才的气势,低着头拧巴着眉毛,也不理会他。

“喂,”阿和稍微低下身子,歪着头用水汪汪的眼珠子打量太一,“你怎么一回事……啊呜!”

突然被扑倒在草地上,而且肩膀被捏得生疼的小家伙脾气顿时上来了,质问的话语还未出口,就有什么又软又滑的东西伸进嘴里了。

“恩……唔——!!!!”

我靠八神太一你在干什么!

 

说到底还是两个力气相当的孩子,大和挣扎了一会才推开眼前放大数倍的太一的脸,待看到对方的眼睛时愣住了。

好久都没有看过太一这样的眼神了,上一次……好像还是为了打倒究极吸血魔兽,等待希望与光明弓箭的时候。

只会注视着石田大和一人的,坚定的目光。

 

 

 

    太一哼着不知名小调,正回味着小学的尾巴的回忆时电话响了,他只得把刚穿上的鞋子蹬掉。

    “哥!”这是阿岳。

    “哥哥~”这是光。

嗯嗯啊啊了会儿得知两个小家伙刚好路过这里,想借探视哥哥们之名来蹭顿饭。

 

 

而这时本该离家出走的石田大和现在正在家门口的超市选购食材。

“那家伙上次好像说想吃厚蛋烧,家里鸡蛋不够了……”

“做炸猪排的话里脊肉也该买了。”

“今天土豆打折买回去做咖喱好了,太一也不讨厌吃……”

尽管,大部分都不是他特别喜欢吃的,而是同居人中意的料理。

逛着逛着石田君停下了脚步,好像想起了自己正在和八神君吵架中的事实,认命地叹了口气,不擅长甜食的他又从冷库中挑了一盒草莓大福丢进购物车。

明明是收到了阿岳的邮件打算给他做最喜欢的蛋包饭才来的超市。

人妻是怎么炼成的。大辅你学学前辈。

 

“一共2100圆,请收好零钱。”

大和一只手拿着小票核对着有无遗漏的物品,另一只手拎着购物袋,低着头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心里盘算着回家要怎么惩罚同居人。

脑子里想象着对方吃瘪的样子,大和不禁笑出了声,这时前方传来稍微有些低沉的嗓音。

“说了多少次了,走路要看着前面啊笨蛋。”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他仿佛看到记忆中的少年裹在风里微笑,栗色的头发在夕阳下金黄色的一片。

他向他伸出手:“小光和阿岳来了,在家里等呢,回去吧。”

 

 

当年也是眼前的这个人。

只是个头要比现在矮上不少,本体护目镜也好好地呆在脑袋上。

还是小时候好啊,以为自己告白失败了会变得蔫巴巴的情绪低落,长大了就学坏了,不管什么要求被拒绝了就默不作声地把头枕在大和的肩上、或者用宠溺的眼神淹死大和。

有点犯规啊。

 

 

    大和别扭的走到太一身边,恶狠狠地瞪着他,“我可没原谅你,只是为了怕阿岳他们饿肚子,”没有拎着购物袋的手不动声色地轻轻碰触着太一的。

    “是是是。”嘴角勾起笑容的太一显然是发现了对方的小动作,然而并没有回应他,一只手接过便利店的塑料袋子,另一只手将带来的围巾环在大和脖子上,迅速拉下。

    “你想打……”余下的“架”字吞没在彼此的亲吻里。

    “嘿嘿,回家吃饭啦。”掐着大和的脸咧开嘴笑的太一,在被掐者眼里非常讨打。

被太一抓住手向家的方向走了好几步,大和仿佛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混、混蛋!太一!你在大街上干什么呢!”

    太一扭过头,褐色的眼里漾满温柔的光:“亲你啊。”

    

    我才不舍得再和你打架。

   

 

    石田大和一只手将脖子上还带有另一个人手心温度的围巾裹得更严实点,另一只手用力地回握住和那人相连的手。

 

怎么可能不原谅你啊,笨蛋。

惩罚什么的就算了。

    嘁,如果喜欢偷袭的毛病能改改就更好了。

    

    石田大和,男,19岁,又一次沦陷于八神太一的温柔乡中。

    同时这也是今天的第二次本周的第十三次这个月的第二十八次。

    

 

    

    然后两个人拉着小手回家,在楼下的公园前刚好碰上岳光两人,四个人有说有笑地上了楼。

    “说起来今天天气真冷。”摘下围巾,阿岳不禁缩了缩脖子。

    “你们在客厅等下,阿岳,我给你找件厚点的衣服套上。”

    “哥不用啦,一会吃饭了就暖和了。”

    太一突然从一边窜出来,压着大和的肩膀的力度颇有打算把他按进沙发里的架势,“对对对对对,小光都没说冷呢阿岳肯定没……”

    “阿嚏——”小光吸了吸鼻子,无辜地看向自家哥哥。

    推开太一,大和径直走进卧室。

    “那个什么,我去给你们做饭好了……”太一说罢躲进厨房。

 

    “八——神——太——一!”

    “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咱俩的衣服都在地上堆着要不然今天别想吃饭!”

 

 

 

    TAT

    这是吃不上饭在角落里默默宽泪的八神同学。

 

 

 

 

 

当年的自己呢,是怎么回应他的来着?

 

 

“阿和!交往吧!”

“你、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

“那你不接受我吗?”

“接受?开什么玩笑!”

“阿和你……不喜欢我吗……”

“……哪儿有人先强吻了再确定关系的啊。”

“诶?”

“你真是笨死了。”

 

暗红纹路的领带被拉直,牙齿碰撞在一起。

 

    

 

    其实那天我想说是你的吻技真是烂死了。

当然我也差不多。

 

 

 

 

    说到能戳到石田大和痛点的人,高石岳算一个。

    八神太一是另外一个,也是唯一的另外。

 

 

>>END

 


评论(3)
热度(73)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