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KHR|山狱】 Every G Has His Y -片段2

140E,35N

 

“所以说,那丫头是跑到那里去了啊。”银发男人边叹气边支起额头,眨了眨因为长时间注视着计算机屏幕变得干涩起来碧绿色的眼睛。

 

与十多年前相同的航班,同样的从东京转罗马再转西西里。只是这次方向逆转了过来,独自跨越洲湖的也换成了和曾经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儿。

 

日本的确是个令人向往的国家呢,母亲。

 

父女俩的脾气秉性,在这一点上到是不谋而合。

 

 

 

黄昏时的景色总是这么暧昧不清,天边被晚霞染上各色的云彩互相拉扯着,温暖的橙黄色与天蓝色交织在一起。

 

千代漫无目的地走在并盛町的街道上,尽管她手里拉着的只是个20寸的旅行箱,可将近13个小时的航班和几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还没有调整好的时差以及对这个小镇的陌生让这个平日里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吃了不少苦头。

 

从桥上走过时可以看到河堤上追逐的小孩子,路过商业街时遇到了向自己推销蔬果的大妈,穿梭在民居时撞到了赶着回家的国中生。

 

与欧洲完全不同的景致,与意大利完全不同的房屋,与西西里人完全不同的肤色。

 

这片土地,是千代体内四分之一血缘的根源。

 

 

不知不觉,千代来到了一块空地边。几个高中模样的少年挥洒着青春的汗水打着棒球,千代只有在电视转播上看过这种运动(还是在她那个固执的父亲视线不及的时候,左右手大人对这项运动总是有着莫名的敌视),少女旺盛的好奇心致使她驻足良久,直到一颗脏兮兮的棒球滚到脚边。

 

“啊啊抱歉……”逆光中,高挑的少年挠着自己刺刺的头发向她走来。

 

 

 

 

“呐,狱寺,从第一眼看到你家小丫头时我就知道哦,她一定是你的掌上明珠。”

 

“呃……总觉得意图不良啊你个变态,不就是因为外国人很少见么。”

 

“不是啦,不信你看,”说着捧起狱寺隼人的脸庞,碧绿色的宝石直直撞进那片琥珀色,“这么漂亮的眼睛,只有狱寺才配拥有吧。”

 

灰绿色的虹膜由于色彩混杂、颜色偏浅,在夕阳的映衬下反射出金黄的光。

 

嘛……就是这个,这辈子再也不会放开的宝物。

 

 

 

山本武偶尔还是会想起那个夏日的傍晚,本来打电话说好留宿同学家的儿子掀开竹寿司的门帘,左手拎着书包和棒球用具,右手拉着一个小巧的玫瑰色旅行箱。疑问脱口而出前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就映入眼帘,滑顺的银色长发、透亮的绿色眼珠子、高挺的鼻梁和白皙的皮肤都像是泛着光。

 

步入中年的山本武就以站在柜台头面傻张着嘴的姿态迎接来了他未来的儿媳妇。

 


评论(5)
热度(3)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