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SR|净八】 那个时候

《最游记》同人
CP:沙悟净×猪八戒

[OOC原创人物有Bug有]


沙悟净自诩是个情圣,抚过无数的长发,亲吻过数不清的嘴唇,搂过无数纤细的腰肢,把过数不清的香软妹子,和那么多的女人做过爱。

按悟空的话说就是个色河童。

河童暂且不提,若单单说他色,他断然不会承认。对他而言,性爱已不仅是肉体的发泄,更是一种享受。那是给予与接受双方的享受。

他有着足够强大的男性魅力,既不会像那只笨猴子一样只会吃,也不会像那个暴力下吊眼一样只会摆着臭脸。多年的闯荡除了令他熟练掌握了在这世间的生存之法,更让他领悟了如何周旋于各色女人之中。游刃有余的他,不欺骗,却也不真诚。

可即使是窝在女人的香肩上时,心里的空落还是挥之不去。

无论是孩童时期母亲与哥哥之间荒唐的肉体关系,还是为了索求温暖而将儿子作为替身的母亲,或是为了安慰母亲而乱伦的哥哥。如此这些,都如梦魇般烙在悟净的记忆里,也许一生都不会淡化。

还记得一次云雨过后,他赤裸着身体躺在床上抽着事后烟,怀里不着一丝的年轻女人被烟味呛得皱起了眉,用不轻不重的力道掐着悟净的乳首。

“宝贝,还要?”

“才不呢。”女人一翻身,光着脚在地上翻找着胸罩,黑暗中依稀可见女人饱满的身体。见此情景悟净轻佻地吹起口哨,眯起酒红色的眼欣赏起美好景致。

找到内衣的女人爬上床,将长长的卷发拢到一边,“别抽了嘛,帮我扣上。”光洁的背就这么映入悟净的眼帘。

他摸索着胸衣的扣带,咬着烟,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

“悟净,”女人的声音不知为何显得冷冰冰的,“我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悟净忙着打断她,连带着头上的触角也兴奋地一动一动,“那这可麻烦了,你知道我可是很受欢迎的……”

“——可我不喜欢和你做。”

“诶?!”惨遭女性友人打击的家伙很是受挫,叼着的烟也一并耷拉下来,挑着眉打量起两腿之间的小伙伴,“可我觉得还不赖啊,不是么。”

“不是指那个啦,”女人把身子扭过来,一只手像母亲爱抚初生婴儿般轻轻地抚上悟净火红的眼,“没有哪个女人喜欢在做的时候对方眼里没有自己的,就算只是床伴关系也是一样的。”

那漂亮的透亮的红色玻璃珠子,分明映不出我的面容。

“你看我时就像在看着别人。”涂着鲜红丹蔻的葱白手指戳着悟净的鼻子。

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我的话,你又是在想谁呢。那么空洞的眼睛可不适合你啊,悟净。

“明明心里有人,去还到别人怀里寻求温暖,小气的男人可不可爱的噢,悟净。”说完这话,她便套上裙子,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踩着高跟鞋离开了房间。





“啊……”悟净怔怔地坐在床边,嘴里的香烟不知何时已掉在了毯子上,发出焦糊的味道。

斜过眼发现Hi-Lite的香烟盒子正皱巴巴地躺在地上,下意识去够却忽略了自己坐在床上的事实。

一阵乱七八糟的响声过后,顶着一头乱糟糟头发的家伙从毯子和被扔得到处都是的衣服里探出头,摊开右手蓝白相间的香烟盒子被捏的空瘪,已然是一根烟都没有了。

“啧。”难得皱起眉头,悟净想了想,捏起方才和毯子一起摔到地上烟屁股,不顾掌间的灼热,碾灭星点的光亮。

悟净索性就靠着床沿坐在地上,通过舔着嘴角抵过烟瘾。

不能抽烟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

那样的神情简直像是一个首次遗精后茫然失措的小孩子一样。

记忆里好像也有过类似这样的情况,明明香烟盒子就摆在眼前的桌上,结果只能傻兮兮地忍着烟瘾。更糟糕的是床还被人占了(虽说人是他亲手抱上去的),结果就是只能干坐在地上等着对方醒来。仰起头时还能看到家里的灯正在头正上方再偏一点的地方兢兢业业地散发着刺眼的光。

哎?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了。

不管的话就会会着凉吧,病如果加重了就麻烦了。

“……可恶。”好麻烦。自己在想什么,简直蠢死了。

索性撑起身子坐到床边,一边感慨着还是床比较舒服一边大刺刺地替对方掖好被角,另一只手随意地杵在枕边。

好像是淡绿色的吧,那家伙的眼睛。

这么想着,那漂亮的眼睛就睁开了。




那个时候。

 

-END-

结尾略仓促(不知道怎么写了而且当初下笔时的确也只想写这么个小片段(你闭嘴


唯一一篇净八

评论
热度(42)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