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oooo

#一只随性的咸鱼
#在各种墙头间爬来爬去的重度长情患者
#互攻 & 无差 & all本命all & 杂食
#常年自我拆逆
#喜欢写日常 & 傻白甜
#慎fo啊各位

#刷的东西比这些还杂↓
太和太 | 洋三 | 悟贝 天特天 | 响王 | 海圭 攻圭 | 山狱山 | 豪烈豪 | 启拓 | 净八净
索香索 | 利艾利 | 沃尼沃 | 段龙段 | 临静 | 光亮光 | 奇杰 | 优散优

【KHR|白狱】 人间何世

| CP: 主:白狱/10059 次:山狱/8059 |
= 《家庭教师 Hitman Reborn》同人相关
=不知所云有,慎食
=超短篇

 

叫自己怎样形容那个人呢?
那个,肆意地闯进自己生活、搅乱自己生活的人。

Byakuran

白兰。
他还记得那人刺目的白发,眼角盛开的紫色刺青,嘴边那笑里藏刀的细小弧度,那微微上稍的甜腻语调。
满脑满脑,全是那个人。

白兰•杰索


他的臂自如地勾过他的腰,带来微微的搔痒感觉。
Ha-ya-to
Hayato~~~
身体就那样不由自主地瘫软。
该死的。

滚……
抑着心中不知名的情绪,他咬着牙怒吼。
给我……滚!
那人凤眼紧蹙,极尽妖媚。
小隼人,不可以不乖喔~~~
他用力地扳着他的肩,膝盖死死地压着他的腿。
动弹不得。
领结被扯下,缚住了双手,衬衣被撕成破布。双腿猛得被分开,没有丝毫前戏地被侵犯。
止不住的疼痛从下身泛滥开来。
唔……呃啊……
呦,没想到你的小情人儿连碰都碰过你吗~~哈~~
混,混蛋……


再醒来是满眼的光芒。
狱寺君,你还好吧?
-这是十代目的声音。
章鱼头你刚才被极限地从白兰那里抢回来了呢!!!
-是草坪头的声音。
隼人你身上好多伤,有没有出事……
-是……
一把推开。
一股厌恶的滋味没来由地浮上来。
不是对凶本武,是对自己。
自己,好脏。
离我远点。
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冰冷无情。


狱寺君,你怎么了…
不,属下没什么大碍,有劳十代目费心了。只是属下有一事相求……
恩,什么事?
请让我亲手杀了白兰 
这……
kufufufu……刚刚失败归来就打算着重蹈覆辙么?岚•之•守•护•者?
骸!
我亲爱的彭格列你也不想让刚才的伤亡重新发生对吗?
十代目,抱歉。给您带来困扰了但是请您放心这次属下一定…不会,再失败了。
那好,我的狂岚守护者。
赭色的发燃起纯净的大空之炎。
不能完成任务的话,你就不必回来了。
是,属下遵命。
嘴里好苦,左心腔好闷。
不过,只要挺过去就好了。
只要挺过最初的疼的话……


可有又谁会想到,再见到那个男人竟会是此般的场景。
曾经深色的眼角刺青变得暗淡近乎无色。
升腾起一丛紫色的烟雾。
kufufu……狱寺隼人你应该感谢我呦~~
那人的表情似是孩童:
你很漂亮呢,叫什么呐?
是,失忆了么?
不过,也好。
他拥住他如雪的白发。
隼人。
烟发青年释然地一笑。
隼人•杰索
咿?
对方疑惑地仰起头:
你……
我,是十代目永远的左右手。
你的敌人。


清脆的枪声是我能给予你的唯一的安魂曲。
睡吧。
不是不爱,而是不敢表露。
他的爱,一旦投入,便会大动干戈,倾尽所有。
而他,是万万不能够如此的。


Tomorrow will come an it’s time to realize.
Our love has finished forever.
Just one last dance.


Good Bye,
My Love.

----- Fin ----- 


中二真要命第二弹

评论

© Chocooooo | Powered by LOFTER